第115章 你会选谁

    见到孩子的那一刻,秦依媣只觉得孤寂了很久的心,瞬间被温暖了。孩子安静地待在秦依媣怀中,睁着明亮地大眼睛注视着她,秦依媣握住他小小的手,看他的目光好像是对着自己的孩子,眼眶有几分温热。

    如果她没有小产,自己的孩子也可能和他一样漂亮吧。他的肩上有两颗蓝色的痣,想蝴蝶一样连接在一起,秦依媣抚摸着他的肩膀,欣喜之时也渐渐有了疑问:“他的父母为什么要抛弃他?”

    卖客见她打心底喜欢,自知这笔生意十拿九稳:“这孩子当时被挂在半山崖的树上,有人采药时见到,也就救了下来,转卖给了我。”

    详细询问了一下孩子的来路,秦依媣决定将这个孩子带回去。既可以让夫君多疼爱自己一些,身边又能有个人陪伴着,倒也是件好事。没有过多的犹豫,孩子来自祁国又如何,到了她秦依媣这里,他便是楚国的人,是楚国丞相的外孙。

    叶离涵做梦都没有想到白若娴还会回来,她迎面撞上回宫的白若娴,心中惊了几分,还是强装着镇定,冷漠地看着她。

    白若娴握成拳的手几乎快要滴出血来,她眼中的恨意没有丝毫掩饰,挡在叶离涵面前,想要伸出手将她活活掐死。沈陌迟握住了白若娴的手腕,将她推向一旁,对叶离涵恭敬地行了一礼:“臣送娴妃娘娘回宫。”

    虽不再与白若娴正面相对,但她眼中的恨意还是想着刀子一样刺向她,叶离涵感觉有些恐惧,混身都不舒服,轻咳了一声,没有多说一句话,绕开两人冷然拂袖离开。

    “我会杀了她的。”白若娴背对着叶离涵,不管她是否走远,有些沙哑的声音吐出这句冰冷无比的话。叶离涵的身影颤了颤,当作什么都没有听见,加快了步伐远去。

    这样的白若娴让沈陌迟很不安,叶离涵在楚澜君心中的地位是无法动摇的,若是白若娴真的做出了过火的事情,不知道楚澜君该怎样对她。

    沈陌迟看着白若娴越走越远,始终不敢开口告诉她,淑云在回宫的半路上被人拦杀了,她消瘦的身影让他有些心疼,一夜间,她的头发间生出了几根刺眼的白发,那种心酸让人难以言说。

    一直以来都期待楚澜君可以多看看自己的白若娴,这次竟然对楚澜君避而不见,回宫以后没有去见楚澜君,一直缩在寝宫之中哪里也不肯去。楚澜君前来看过她几次,但白若娴将宫门反锁,把他拒之门外。

    “臣妾本是一贱女,不用皇上如此费心照顾,请回吧。”这次白若娴躲在门后对他说的话,语气中没有任何情绪,冷漠的声音让人难以适应。

    楚澜君的耐心是有限的,他可以容忍白若娴任性几次,但次数多了,他也就动怒了,不由分说地命人直接踹开房门,再次看见白若娴,发现她比以为多了几分苍老。白若娴缩在床角里,长长的头发包裹住她的身子,听闻寝宫中的响动,她还是一动不动的,没有关注分毫。

    感受到熟悉的气息靠近,白若娴静静地闭着,看着她,楚澜君心中的怒火顿时消散了,他走进她,俯下身子抚摸着她的长发,一点都感觉不到她的气息。

    白若娴像是死去了一般,静的让人有些恐慌,楚澜君将她拥进怀中,发现她短短地几日瘦的不成人形,竟然开口安慰道:“孩子,以后还会再有的。”

    怀中的人儿气息终于有了变化,白若娴睁开了眼睛,麻木的眼中似乎再也装不下任何东西。没有给他任何回答,安静地靠在他的怀中,没有说一句话。

    “在想什么?”安静的气氛却带着几分尴尬,楚澜君一时猜不透她心中所想,她的木讷让他感觉将要失去什么。

    总觉得孩子出声时的啼哭声就在耳边,白若娴的目光有了些变化,她张了张嘴,沉默了片刻答道:“杀她。”

    楚澜君知道白若娴口中的那个‘她’指的是谁,尽管心中不想承认这一切都是叶离涵所做的,但是一些证据的出现让他不得不接受。即使如此,他还是无法去责怪她,虽然心疼白若娴,却还是装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明显可以感觉楚澜君的身子有些僵硬,白若娴退出她的怀抱,跪坐在床榻上,待在他的身旁,看着他的侧脸:“如果有一天,主上只能从我和皇后中选一个,那么,主上会要谁呢?”

    明明知道这个问题是有多么的傻,明明知道答案会是什么,但她还是忍不住问了。那怕,他骗她,她都可以心甘情愿地接受。可是,他偏偏就是懒得欺骗,他抚摸着她的头发,眼中有些无奈,但心中的挣扎只有他自己清楚,楚澜君摇头道:“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白若娴感觉泪水已经无法代替伤心了,她突然想要笑,但脸上却无法露出丝毫表情。主上,你何苦自欺欺人呢?在叶离涵下杀令的时候,那一天就已经离的很近了。

    表面上所有的和谐,已经被人捅破,再多的掩饰,也无法阻止她和叶离涵将要敌对的命运。

    楚澜君捧着她的脸颊,想要将她心中的所以怨恨抚平,当对上她有些绝望的眸子时,无力感从心中蔓延开来:“你想要什么,朕都给你。”

    手心的温度,感动不了她丝毫,她握住楚澜君的手腕,定定地看着她,眼中没有了以往对他的敬畏胆怯之色:“我要,皇后之位。”

    本该是一句沉重的话,她说出来太过轻描淡写,仿佛只要楚澜君一个命令,就可以轻易做到的事情。白若娴知道这句话会给楚澜君多么大的压力,她看着他眼中的每一个神色,用自己的行为告诉了他,她不会善罢甘休的。

    “娴儿。”楚澜君叹息地唤道她的名字,手腕上传来的力量将他推开。

    白若娴放开了楚澜君的手腕,她别过头去,闭上眼睛不再看他。楚澜君不知道心中是恼火还是无奈,他摇了摇头,起身想要离开,却听闻白若娴说道:“主上做不到的事情,娴儿会亲自动手去做。”

    大皇子在白若娴回宫的第三晚,暴毙。叶离涵看见皇子尸骨的那一刻,哭叫声响彻了整个宫殿,她抱着孩子死死不放,未凉的尸骨上没有一丝伤痕,就这么安详地熟睡了过去,再也没能睁开双眼。

    深夜迎着大雨,叶离涵跑到白若娴的住所,在她的脸上留下重重地一耳光,雷声响起,半个天空明亮了起来,白若娴清醒过来,看着脸上带着狰狞之色的叶离涵,她整理好衣装起了身,然后站在叶离涵面前,看着她恨得颤抖的手,冷笑一记,伸出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怎么了,遭报应了?”白若娴的声音让人不禁发寒,在黑夜的掩饰,叶离涵看不清白若娴的神色,但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她的杀意。

    放在她脖子上的手并没有用力,心中想到楚澜君,也许是认定了白若娴不敢对她动手,她反掐住她的脖子,力道在白若娴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血痕:“贱人,你偿我孩子的性命!”

    沙哑的声音中有哭过的痕迹,白若娴在黑暗中死死定着她的眼睛,心中的悲愤无比,她的孩子是条命,她疼爱她珍惜。那她杀害自己的天儿时,心中有没有一点怜悯之情!

    其它的话语叶离涵还未来及骂出口,白若娴就重重地丢给了她一巴掌,腥甜味从口中散开,叶离涵只感觉有些眩晕,一时间腿有些发软。白若娴没有再给她退步的机会,再次掐住她的玉颈时,几乎不留余力。

    她在白若娴的手中苦苦挣扎,第一次在她的面前感到害怕,她真的敢不顾及楚澜君的颜面想要杀了她吗?心中本来抱着一丝幻想,但白若娴的行动却告诉她,她心里已经容不下任何人了。包括楚澜君,她也一样容不下了。

    窒息感让叶离涵感到死亡越来越近,脸上溅上几滴温热,空气中有血腥味蔓延开来,脖子上的手松了下来,叶离涵立刻挣扎开,大量的空气促使她不断咳嗽,她瘫软在地上,再也不敢动弹。

    “白若娴!”声音寒冷的刺耳,白若娴的心轻颤了一下,殿中被宫灯点亮,楚澜君站在不远处,眼中的怒火似乎想要将她烧尽。

    白若娴毫不畏惧地对上他的目光,手腕上的血滴落到地上散开,不知道他是用什么伤了自己,只感觉手一时无法动弹,痛到心底。

    “你……”屋中混乱的局面,使楚澜君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理,愤怒的话语只说出这一个字,看到白若娴脸上的指印时,他竟不由心软了下来。

    叶离涵躲进楚澜君的怀中,小声低泣着,不用过多的言语,单单是用这哭泣声,便已经状告了一切。楚澜君有些心烦意乱,下令道:“把她押下去。”

    侍卫听命上前,却在靠近白若娴的那一刻,刀影闪过,血光溅起,白若娴像是在冬日中被人泼了凉水,一直冷到心底,她手握的匕首带着血,所以的感情早已崩塌:“谁敢过来,我就杀了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