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只想自保

    “伤的很严重吗?”白若娴将药瓶一一摆好,想起那个孩子天真的笑颜,心中还是觉得有些犯堵。

    “应该伤的不重吧,不然,皇宫可该闹翻天了。”淑云看着白若娴的伤口,把她手上的血迹擦拭干净,眼中有点心疼:“娘娘,你也不好好关心自己。”

    白若娴只是一笑,她轻轻地抚摸上自己的腹部,心中想着,自己若是能有个孩子,孩子该是什么样子的呢。可想多了,心中只会徒增一份落寞。

    过了些时日,白若娴抱着那只伤口愈合了的猫咪,去花园中闲逛。这个时候,一般是叶离涵出来赏花散步的时候,两人就不约而合地撞见了。

    她看着白若娴怀中的猫儿,讽刺地说道:“在你眼里不过是只畜生,你又何必救它呢?落碧,把本宫的猫抱回来。”

    白若娴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她将猫儿放到婢女怀中,在叶离涵接过它的时候,它突然疯了似的将叶离涵的手臂抓咬地血肉模糊。

    叶离涵惨叫了一声,额头上渗出汗珠,宫人急忙用丝绢按住她的伤口,一时都乱了阵脚。她眼中的怒火烧得很旺,带着痛意的脸上眉头紧皱:“你……”

    猫儿叫了一声,急忙跑回白若娴的怀中。白若娴偏了偏脑袋,无奈地抿了抿嘴角,在她暴怒的时候,从怀中拿出当日叶离涵送给她的香粉:“听闻这香粉还有治疗伤口的作用呢,娘娘,要不要试试?”

    说完话,白若娴就走上前几步,叶离涵看着她拿着香粉靠近,面色顿时难看至极,她吓得不断往后退,白若娴不顾宫人的阻拦,将瓶子里的粉状倒在了叶离涵的伤口上。叶离涵惊恐地大叫起来,眼中有了泪光,她抓着自己的伤口,像是想要把那块肉生生撕下来。

    花园中的混乱,很快引起了宫女们的注意,有人快速跑去转告楚澜君。

    当楚澜君到达花园时,叶离涵还在哭着去抓自己的伤口,手臂被她抓的鲜血淋漓,任凭宫人怎么阻拦都没有办法。她拉住楚澜君的衣袖,哭泣道:“皇上,娴妃她想害我,她想毒死我啊。”

    白若娴跪在楚澜君面前,眼中没有丝毫畏惧之色,看着叶离涵说的差不多了,她将手中的药瓶送到楚澜君面前:“只是普通的药粉而已。”

    楚澜君的目光在白若娴身上顿了顿,然后从叶离涵手中拉出自己的衣袖,他轻抿着唇,良久后说道:“一瓶普通的药物罢了,怎么会害了你?”

    他将她脸上的泪水擦拭干净,然后命人去叫了御医,叶离涵的眼泪始终没有停过:“是她让那只猫抓伤我的,然后,她……”

    “别闹了。”楚澜君打断了她的话,将她拉进怀中,目光扫过白若娴:“你,回去把宫规抄百遍。”

    白若娴只是应下,抱着猫儿起了身,准备离开时,她突然回过头说道:“皇后娘娘,你的猫,你可还要抱走?”

    叶离涵的哭泣顿时止住了,她动了动唇,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看向楚澜君时,只觉得楚澜君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她低低了叫了一声:“皇上……”

    白若娴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她行了一礼:“臣妾告退。”

    猫儿乖巧地待在白若娴的怀中,用粉粉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白若娴揉了揉它的脑袋,突然觉得养着猫陪着自己也是件开心的事。

    楚澜君看着白若娴远去的身影,眼中出现一抹不明的情绪,他看向叶离涵的目光渐渐冷漠,然后开口说道:“你以后保管好自己宫中的物品,免得伤了别人又害了自己。”

    一些妃嫔听闻花园里的事情,纷纷赶过来观望,入宫以前一直听说皇后非常受宠,本以为楚澜君会狠狠地责罚白若娴一顿,却没想到,皇后反而挨了训斥。

    宫中的妃嫔、宫人都感到白若娴不是一般的女子,自从此事过后,也有人开始渐渐给白若娴套近乎,但是有意找茬的人,却始终没有。

    “娘娘,你当真把那瓶香粉撒皇后身上去了吗?”淑云听闻这件事的时候,脸上的笑意跟花儿似的。每每当她看见白若娴手上的抓痕,她都会心疼好久,如今,也算是出了口恶气。

    “只是普通的药粉。我没有想要伤她,只是没想到,雪球看见她的时候反应会这么大。”白若娴揉了揉卧在椅子上而眠的猫,淑云见它可爱,非给它起个名字才好,然后,她们的身边就多了一只小雪球。

    淑云自然不明白它为何会那么讨厌叶离涵,但白若娴想起它血液中带有的香粉,心中可以猜到几分。叶离涵每日定是给它灌食了香粉,不然,也不至于如此。

    傍晚时分,楚澜君没有让人禀报,直接来到了南华宫,不由分说地将白若娴丢上了床,狠狠地要了她一遍。白若娴咬着唇低吟几声,带他尽兴了,才转过身面对他。

    “你如此对待皇后,就不怕朕再把你打入天牢吗?”楚澜君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白若娴疲倦地眯了眯眼睛,却还是回答道“娴儿只是想要自保。”

    楚澜君冷笑了一声,他捏住她的下颚:“你还害怕她敢杀了你不成?”

    “是的。”语气没有丝毫的停顿,白若娴肯定地答道。

    楚澜君瞪眼看着她,本想着怎么责罚她一下,当看见她满脸的倦意,怒火竟消去了一半。

    “以后不许在招惹皇后!”若是以往,白若娴定被他收拾地半月下不了床,可今天,只是给了她一个警告,然后起身离开了。

    手上传来的阵阵痛意,让叶离涵的脸色发白。她轻轻安哄着床上的皇子,心中惦记着楚澜君,再想起白日里的事情,她只觉得越来越委屈。

    楚澜君对她当真是失望了吗?即使是受了这么重的伤,他也没有过来看她一眼。叶离涵突然觉得有些事情自己做错了,当初在燕国和楚澜君中间,她应该坚定地帮助一方,也就不至于如今落得如此下场。

    即使背叛了燕国又怎样,她嫁到祁国,便是祁国的人了。回想起楚澜君,在想到白若娴,叶离涵心如刀割,她捂着心口处,那里的压抑快让她窒息了。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白若娴受到恩宠。她只是个罪臣的女儿,而她是祁国的皇后,她的尊严与地位,不允许她触及分毫。

    可能是叶离涵不好的情绪影响到了皇子,熟睡中的皇子大哭了起来,她轻轻地安哄着他,眼中出现一抹狠绝。为了皇儿和她的地位,她一定要让白若娴万劫不复。

    白若娴心中的不安加深了几分,她在床上辗转反侧,虽然很疲倦,但怎么都无法入梦。她不知道自己是何时睡着的,但是她梦靥了,沉重的梦境压的白若娴喘不过气来。

    血,到处都是血。她看见一抹身影落到自己面前,来者的脸,让她险些摔倒,是楚澜清。他回过头笑着看着她,道:“小若娴,你会亲手杀了楚澜君的。”

    一道雷鸣将黑暗的天空撕扯出一条裂口,殿外大雨磅礴,不知道闪电劈中了什么,只听闻一声爆炸声传来。白若娴赫然惊醒,她看着床头边的铜镜,发现镜子中的自己憔悴不已。

    她抚上自己的额头,梦中,楚澜清的那句话如同魔咒般,在她耳边响的不停。

    晨光熹微,被雨清洗了一夜的天空干净至极,空气中带着泥土的芬芳。白若娴一整天的精神都不太好,食欲也差到极点。淑云看着她眼睑处黑黑的眼圈,轻轻地给她揉按着太阳穴:“娘娘这是怎么,夜晚雷声太大没有休息好吗?”

    白若娴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倒也不多说什么。梦中的血迹斑斑,像是真实的就在眼前,她梦见自己被逼到山崖边,周围到处都是血,那种无助与奔溃,是她从未有过的。

    胃中,只觉得一阵反酸。白若娴喝了口温热的水,想要将不适感压下去。可是,水刚流淌过舌尖,白若娴便呕吐了起来。淑云急忙抚摸着她的背,想要去请太医,却被白若娴拦了下来。

    “只是没有休息好而已,不用叫太医。”白若娴起了身,向内室走去,屋外照射进来的阳光让她觉得安心了很多,她卧在床榻上,一夜没有休息让她感到筋疲力尽,可闭上眼睛,海中便重复着那一些让她恐慌的画面。

    白若娴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时,已经夕阳西下。她整理着自己的妆盒,平日里是不喜欢碰这些东西的,她将里面带有红色的东西全部挑出来,统统送给了淑云。淑云莫名其妙看着白若娴,怀中捧着一堆东西,见她的妆盒快要空了,她终于忍不住要阻拦了:“娘娘,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白若娴只给自己留些了几个素色的东西,然后将空空的妆盒也递给了淑云,喃喃道:“都给你,拿走吧。”

    淑云眼中带着惊愕,她呆呆地注视着白若娴,心中琢磨着她是不是生病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