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后宫心计

    百花节这天,后宫全部到齐,这是后妃们第一次聚集在一起庆祝节日,没人胆敢不来。叶离涵在主座上教导宫廷礼仪,所有的仪式结束后才来到万花园与各妃嫔赏花且谈论茶道。

    白若娴心不在焉地拨弄着茶叶,叶离涵怀中的猫直直注视着她。白若娴停止了动作,看向叶离涵怀中那只雪白的猫咪,只听闻它的喉咙中发出威胁似的叫声。

    在众人还在欢笑时,只听闻猫凄厉地叫了一声,猛地往白若娴身上扑去。白若娴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下一刻,她拿起桌子上的杯盏,狠狠地向白猫砸去。片刻间,血顺着猫的皮毛流了出来。

    叶离涵拍案而起,指着白若娴狠狠地说道:“那还有没有点规矩!”

    众人都站起了身,统统跪下不敢出声。白若娴将被抓流血的手背到身后,也缓缓从桌位上站起,一言不发地看着叶离涵。

    那种冷傲的眼神,让叶离涵心中一悸,但很快怒火就更旺了,她呵斥道:“你还不跪下!”

    白若娴可以感觉到手上的伤口不是一般的深,她冷瞥了一眼地上白猫:“是她从皇后娘娘怀中扑过来的。”

    “你的意思是本宫有意害你?”叶离涵带着嘲讽的笑意,她慢步走到白若娴身边,抬起手想要她的脸挥去。

    只看见她的手还停在半空中,白若娴立刻抓住了她的手,面纱下看不清是怎样的神色,但目光的冰冷清晰易见:“臣妾并无多想,这话可是娘娘自己说的。”

    手腕上传来一阵痛意,叶离涵痛的想要皱眉,她甩开她的手:“看来这新来的妃嫔们还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了。”

    身后的妃嫔将头埋低,没有一处目光胆敢看向两人,只是有些人眼中有幸灾乐祸之色,谁都没有想到,娴妃竟然胆大如此。只是,叶离涵下面的话,让各妃子的眼中立刻出现的委屈。

    “好呀,竟然你不愿意跪,那么,就让她们替你跪。”叶离涵以往温和的模样不复存在,她轻扫了一眼地上的妃嫔们,笑道:“可不是本宫想罚你们,只是一人犯错,所有人都要一起受罚,后宫一项如此。”

    说完这些,叶离涵再也不搭理任何人,衣袖一挥,转身带着宫人离去。白若娴看着她的背影,知道叶离涵是有意帮她树敌。她不顾身后妃嫔们愤恨的目光,走到身体奄奄一息的白猫面前,擦拭了一些它嘴角处的血液,放在鼻尖觉得气息很熟悉。

    没错,是叶离涵送给她的那种香料,她早就已经挖好坑在这里等着她了是吗。她转身看向不满的妃嫔,疲倦地说了句:“你们都回去吧。”

    有人想要呵斥她,但念在她倍受楚澜君宠爱,又是身处妃位,所以把愤怒和不甘压了下去。

    看着她们一动不动地挺直身体跪在地上,白若娴觉得甚是无趣,将地上低低呻吟的猫儿抱起,独自回来宫,不再管身后诧异的目光。

    “娘娘抱只快死的猫回来做什么?”淑云皱着眉头,觉得有些晦气,想要把它丢出去的架势。

    白若娴将它受伤处的毛发剪掉,娴熟地给它包扎好伤口,淑云只是愣愣地看着,怎么也没有想到太师的千金会做这些事情。

    “很可爱呀。”白若娴的回答让淑云有些出乎意料,在她身边待了这么长时间,到真没发现她喜欢和动物亲近。

    白若娴身上没有了那股香粉的味道,倒是觉得自在了很多。猫儿在她怀中低叫了一声,显然是有了些意识。她顺着它的毛发,有些出神的想着什么,她拿起那瓶香粉,目光渐渐变得凝重了。抬头间,见楚澜君推门而入。

    “怎么,把你放在后宫中,兴趣就变得跟那群妃子一样了?”楚澜君瞥了眼她怀中的猫咪,看上去不像是来兴师问罪的。

    白若娴站起身将它交给淑云,示意淑云退下,走到楚澜君面前给他捏着肩:“有什么事情需要娴儿分忧吗?”

    “朕只能在有事情的时候才能找你吗?”楚澜君侧目看见白若娴的手上有一道红色的印记,他抓住她的手,把她的衣袖拉倒手腕上面,发现她的手腕处有一道深深的抓痕,衣袖里粘上了一些血迹:“怎么弄的?”

    “被树枝划到的。”白若娴道。

    “好锋利的树枝。”楚澜君哼笑道。

    白若娴低着头不再应声了,继续给楚澜君捏着肩膀,心思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后妃们为什么会受罚?”楚澜君冷不防地问了一句,白若娴终于集中心思面对他。

    楚澜君拉过她,将她安坐在自己身边,握起了她受伤的手。

    “是我让皇后生气了。”白若娴没有说明过程,直接干脆地就这样回答了。只是想到叶离涵那张愤怒的容颜,她皱了皱眉。

    楚澜君不再问话了,用过晚膳后,与白若娴温存了一会,便离开了南华宫。对于楚澜君这种不管不问的举动,白若娴虽心有不明,但也没有揣测什么。用丝绢擦拭了一下猫儿嘴角处的血迹,趁着夜色便去了太医院。

    入夜本不允许走动,但太医院的人见是白若娴,谁都没敢拦着。白若娴将丝绢递给他们,道:“我想知道,这血液里混有什么药物。”

    太医很快就给了白若娴回复,虽然知道叶离涵给她的香粉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听闻太医所说的话,她还是微微吃惊了一下。

    “这血液中有一种会让人上瘾的毒药,少量服用会使人兴奋,大量服用则是可以直接让人死亡。”

    白若娴踩着霜华似的月光,手中握着那条粘着血迹的丝绢,心中有些无奈。人心当真都是肉长吗?叶离涵,一个表面温柔似水的女子,心中又装载着怎样的罪恶。有些人,白若娴是读不懂的,所以,她干脆什么都不想去想。

    一道黑色的影子落下,男子穿着一身黑衣停在了白若娴的面前。白若娴的脚步停下,她抬头看着眼前的人,嘴唇轻轻抿起,眼中多了几分冰冷。

    “小娴儿,在宫中待得可还好?”楚澜清缓缓转过头看向白若娴,嘴角带着浓浓地笑意。

    话音刚刚落下,白若娴捡起一个落在地上的树枝,快速地往他的喉咙处攻去。风吹掉了她的面纱,月亮在她的脸上撒下了一层美丽的光华,她的眼睛和月光一样的冷清,凌厉的招式载着杀意。

    楚澜清别过脸去,身子往后退了一下,手指抓住了她手中的树枝,脸上的笑意没有消失分毫:“娴儿真是被养的越发美丽了,嗯?”

    寂静的夜晚,树枝的断裂声非常清晰,白若娴缓缓放下了手,折断的树枝掉落在了地上,有血顺着她的手指滴落在树枝上:“我早就该杀了你。”

    楚澜清只是大笑,笑的格外猖狂,声音在这夜里回荡着,丝毫不担心引来侍卫。白若娴的手还是一阵阵麻痛的,他的武功确实高强,以至于轻而易举地就弄伤了她。

    白若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楚澜清走进她,玩味地挑起她的下巴,然后吻上了她的唇。白若娴睁着眼睛,没有丝毫地反抗。楚澜清很满意地将她拥进怀里,白若娴抬头看着天空皎洁的月色,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笑容柔美极了,下一刻,一支簪子刺入楚澜清的胸口处。

    粘稠的血液弄脏了他的衣服,白若娴嘴角的笑容凝固了,手不留余力地将簪子拔出,血珠溅了出来,楚澜清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他后退了一步,手捂住胸口处,那里还在不断地流着血。

    “你还真是,够狠。”楚澜清的脸色很快就苍白了起来,他觉得呼吸变得有些艰难,但眼中邪魅的笑容依旧存在:“楚澜君肯定没有发现,他养的是一匹狼,而不是一只狗。”

    白若娴的眼神漠然,她重新捡起地上的树枝,放在了他的喉咙处:“如果这是一把剑,你会立刻死去。”

    她将树枝丢到一旁的花丛中,转过身去准备叫宫中的侍卫,但身体一下被楚澜清束缚中,他拥抱着她,在她耳旁低声说道:“你这只小狼,一定会亲口咬死自己的主人。”

    白若娴回过头狠狠地给了楚澜清一巴掌:“你还是想想,你该怎么逃走吧。”

    不远处,已经传来一阵脚步声,她淡漠地瞥了眼临近的灯火,再次看向楚澜清时,他已一跃到高墙之上:“我们,很快会再见的。”

    他的身影融进茫茫夜色之中,月亮被云遮挡住,天地间更黑暗了。

    “娘娘,你可见有人经过此地?”侍卫齐齐地行了礼一,领头的人恭敬问道。

    “没有。”白若娴背对着侍卫,用面纱蒙上了自己的脸,她遮挡住受伤的手,微微一笑,然后往南华宫走去。

    小皇子被人刺杀了,这是白若娴回宫之后,听见淑云提起的。她往手上撒着药粉,不用猜就能想到这件事情是谁做的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