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又梦见你了

    斗兽园中满是血腥味,楚澜君皱着眉,衣袖中的手在微微颤抖。白若娴的力气不足以砸死一直老虎,反倒更加惹怒了它,白若娴手中的石头无力地落在了地上,她的瞳孔有些发丝,眼睛缓缓闭上,天空中刺眼的太阳变成了一道阴影,好黑,好黑……

    它尖锐的牙齿抵到白若娴的脖子上,在它准备咬断白若娴喉咙的那一霎那,只见白光一闪,老虎的血一滴滴落在白若娴的脸上,它的心脏处,被楚澜君的长剑刺穿。

    楚澜君看着老虎身下不成人形的身子,眼中流露出痛惜,他狠狠地将剑拔出,血珠溅起,地上一片猩红。

    楚澜清见状,挥出一支暗箭,刺向白若娴的天灵盖。楚澜君挥扇把暗器打落,他将白若娴从地上抱起,她的血液很快浸湿了他洁白的衣衫:“不想死的话,立刻去叫大夫。”

    他在乎她。这是楚澜清想到的第一句话,像是遇到了稀奇好玩的事物般,他眼中的笑容越来越盛:“去叫大夫,给小若娴疗伤。”

    楚澜君给她把脉,发现她体力透支的厉害。当医女脱下她的衣物时,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害数不清。楚澜君抚摸向她的头发,从她的头皮上,看着一条骇人的伤痕。

    霎时间,楚澜君险些落泪,他轻轻抚过她紧皱的眉头。一滴泪水从白若娴的眼角处流下,她低低呻吟了一声,脸上满是不安。

    白若娴醒来时,是在深夜,楚澜君没有办法带她这样冲出去,只能陪着她。白若娴睁开眼睛看见他的时候,泪水一涌而出,呆呆地看着他。眼前的场景犹如梦幻,太不现实。

    “娴儿……”楚澜君看着她眼中的悲伤,低声地叫着她的名字。

    白若娴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是微张着唇,安静地待在他的怀中。时间似乎在两人间凝固,不知这种沉默保持了多久,终于听见白若娴沙哑开口。

    “我又梦见你了……”

    “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

    楚澜君听着她喃喃自语,感觉有痛意从心脏渗出来,让全身的每一个地方都觉得窒息:“娴儿……”

    “你从来都没有好好抱过我。能不能,抱抱我呢,就一次,就一次好不好……”白若娴还在注视着他,泪水早已经朦胧了她的眼睛,她开始泣不成声。

    楚澜君听着她低低地哭泣声,心中千万分不是滋味,他上了床榻,轻轻地将她抱进怀中。这一次,不是为了泄欲,不是为了惩罚,只是单纯地想要抱一抱她。

    他温暖着她冰冷的身体,轻轻地将她脸上的泪水擦去。白若娴的手紧紧攥着他的衣袖,眼睛缓缓地闭上了。有一句话,即使是在她以为的梦境里,也没有敢说出口。

    我爱你……

    纵使万般深情,最后,莫不是我依旧带着爱孤独一生,即使再多的我爱你,也没有意义。

    这就是她悲哀的命运,她白若娴的命运。

    一滴眼泪毫无征兆地落到了白若娴的脸上,闭上眼睛的她不知道,这位高傲的君王,竟然会为她落下泪水。

    在黎明到来时,楚澜清推开门看着相拥的两人,他道:“皇兄,打算何时离开呀?”

    楚澜君抽出剑落在他的脖子上,他强忍住杀他的**,道:“要么退开,要么现在就死。”

    楚澜清竟然没有丝毫阻拦,他让身后的人统统退下,然后给楚澜君让开一条道路:“皇兄尽管带着小若娴离开,但只怕,她回宫以后会受到更大的伤害呢。”

    楚澜君没有在意他话中的意思,只当是嘲讽之言了,他收起剑将白若娴抱着,再也没有看他一眼,便转身离开。

    沈陌迟看着伤痕累累的白若娴,很想上去关心她,但碍于楚澜君在旁,只好压下心中的那份痛惜,赶了驾马车,叫上一位大夫,急忙地赶回京去。

    楚澜君将近半个月没有管理朝政,奏折已经堆积如山。他派了几名宫中的心腹御医,在玉华宫中照顾着白若娴。

    沉沉昏睡了几天,从脉相上看身体终于有了好转的趋势。待白若娴醒来时,她已经回宫了三日之久。她的记忆还停顿在楚澜君去看她的时候,当看见玉华宫熟悉的装饰时,一时分不清自己到底身在何处。

    沈陌迟做为白若娴唯一熟悉的人,一直在她的身边陪伴着她。白若娴意识渐渐清醒之后,第一个看见的人便是沈陌迟,她愣愣地问道:“沈将军怎么会在这里……”

    身上强烈的痛意让她知道自己绝非在梦境中,她回来了,回到了她想念已久的地方。白若娴四周扫了眼,却没有见到楚澜君,心中有些失望:“是你带我回来的吗?”

    她的语气微弱得很,本想给沈陌迟一个笑容,但身上的疼痛让她感到说话都艰难。

    “是……”

    “沈将军,劳累你了,先回去吧。”

    沈陌迟本想将楚澜君去就她的事情一一告知,却没想到楚澜君推门而入打断了他的话。他再次看了白若娴一眼,见她意识总算是清醒了,也就松了口气,给楚澜君行了一礼便退下了。

    白若娴看见楚澜君熟悉的身影,那日他抱她的场景就在脑海中浮现起来,目光有些迷茫,也忘记了规矩,就傻傻地看着他。

    “没有经过朕的允许,就敢轻易伤害自己,你可知罪?”楚澜君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只是对她有了些心疼,但毫无情绪的话语让白若娴误以为他是在质问。

    白若娴艰难地想要起身,却被楚澜君按在了床上:“你还想做什么?”

    不经意间,语气中有了几分担忧。白若娴看着他的眸子,还是觉得那晚的一切恍然如梦,只是低低应道:“让主上担心了,臣……”

    听着她无力的语气,他捂住了她的嘴,命人端了碗粥,放到她面前:“还用朕喂你吗?”

    跟楚澜侧相比,他少了太多的柔情。楚澜君一向不喜欢身边围绕太多的女人,所以,也不知道如何让女人开心,即使是对叶离涵,她生病时也从未给她喂过药或怎样。

    白若娴听闻,挣扎了好久才起了身,身上的伤口又开始流血。楚澜君一时有些手足无措,他按住白若娴的肩膀,让她半躺着身子,端起粥想要喂她。

    “我……我自己可以的。”白若娴一时有些受从若惊。

    她企图结果楚澜君手中的粥碗,手却被楚澜君打了下去。

    “没规矩。”楚澜君说道,取了勺粥,没有顾及是否烫,就递了过去。

    这顿粥白若娴吃的极其别扭,他喂了,她就吃,直到把整碗粥喂下,楚澜君才满意地放下了手中的勺子,取来丝绢,给白若娴擦拭嘴角。

    “皇上,皇后娘娘到了!”楚澜君身边的公公看见叶离涵,立刻敲了敲殿门禀报。

    楚澜君倒也没有理会,叶离涵进入殿中便看见这样暧昧的景象。他将白若娴的嘴角擦拭干净了,才丢下丝绢,看向叶离涵:“爱妃有何事?”

    叶离涵站在殿门口,愣愣地看着两人,许久恢复以往的神色,勉强着一丝笑意走进殿内:“澜君,我们的儿子闹着要找你了。”

    以往在外人面前,叶离涵不会直呼楚澜君的名讳,她握住了楚澜君的衣袖,故作亲昵地往他身边靠了几分。

    “才半岁多的孩子懂什么?”楚澜君让白若娴躺下,给她掖了掖杯子:“不过倒是许久没看皇子。娴儿你多多休息,朕有空再来看你。”

    说完,他转身往外走去,叶离涵见状急忙跟上他的步伐。白若娴看着两人间有些冷淡的关系,心中有些不解,与此同时又想到,会是谁带她回来的呢?楚澜君吗?他是君王,要以天下大局为重,又怎么可能冒着危险带她回宫。

    白若娴认定了是沈陌迟冒死相救,有些感激但也有些失落,那晚的事情,真的是一场梦而已吧……

    楚澜君不想再让白若娴为国事而抛头露面,随便找了个理由除去了她将军的位置,把圈养在皇宫之中感觉也挺好,至少,不会再会为她担心什么了。

    他派人密切关注着邬蜀月以及楚澜清的一举一动,找到合适的时机,便动手除去她们。白若娴卧病了半年,面色才慢慢得好了起来。沈陌迟偶尔回来看看她,见她平安无事倒也安心了。

    “听闻沈将军的部下有在死牢做事的?”虽然两人是发小,但白若娴还是刻意地跟他保持了距离。

    沈陌迟将手中的茶盏放下,回应道:“我有让他们多关照废帝,曾经也悄悄请了太医给他治伤,白姑娘就不用担心了。”

    两人之间的称呼,都像是刚刚认识的人一般。沈陌迟知道白若娴是楚澜君的女人,无论她是废妃还是将军,他都不能太过接触她。本是两个朋友,却只能一直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

    “沈将军。”白若娴低眸沉思了片刻,四处看看见无人,她才走向前去,用口型说道:“如果有机会,能不能将放废帝出来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