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留住宫中

    “边关的生活可还好?”在众大臣面前,楚澜君问道。

    白若娴行跪礼,抱拳颌首道:“臣等很好,谢皇上挂念。”

    即使是这样的一套虚礼,白若娴还是觉得心中有几分安慰,她傻傻地想到,至少,他的心里还是有一点她的影子的。

    晚宴上,叶离涵一身盛装,红色的绸缎将她衬托的格外娇美高贵。她怀中抱着一个安静的婴儿,温柔地轻抚着怀中的孩子,气色看上去很好。曾经她拼了半条命换来的麒麟角,应该将她身上的毒解了吧。

    白若娴注视着楚澜君温雅如玉的面容,他的嘴角噙着笑意,恍然间,白若娴像是看到了十年前的楚澜君,心中微微一悸。他温柔的笑容从不是面对她着,即使如此,白若娴还是觉得心满意足了。他

    有着天下最高的地位,有位深爱着他且倾国倾城的女子相伴,还有着忠诚的众臣们,他应该很幸福了。白若娴的嘴角不禁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但心中的落寞之有她自己清楚。

    叶离涵坐在楚澜君身边,皇子被宫中的奶娘抱下。待一切礼仪结束,歌舞升平时,她倾了一杯酒,站起身对着白若娴说道:“白将军可是祁国的功臣,本宫且敬你一杯。”

    她眼中带着笑意看着白若娴,白若娴拿起案上的杯盏,没有去看叶离涵的神情,她恭恭敬敬地对叶离涵行了一礼,然后将杯中酒饮尽。

    她到底是不胜酒力的。一杯清酒入腹,白若娴便觉得有了几分眩晕,待叶离涵坐下后,她才随之回到自己的位置。可人情世故总是由不得她,一国之母都为其敬酒了,大臣们也不能干坐着。

    楚澜君一声不吭地看着白若娴一杯杯酒灌下去,指腹轻抚着杯上的图腾。

    她有心事……

    楚澜君的眸中有些波澜,见到她真的要醉了,他终于说道:“各位爱卿别再为难白将军了。”

    于是,白若娴手中的酒杯停下了,她出神地看了楚澜君片刻,然后无力地将酒杯放下,保持着最后的清醒说道:“臣醉了,可否先行退下?”

    楚澜君瞥了她一眼,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允了:“夜深了,留住宫中吧。”

    白若娴住在离宸和殿不远的玉华宫中,她将蜡烛一根根点亮,直至将整个大殿全部照亮。她不仅仅是人醉了,心也跟着醉了,眼前的灯火越来越朦胧,白若娴趴在床榻边,抚摸着柔软的被褥,喃喃自语道:“你知道吗,他对我笑了……”

    说话间,一滴温热的泪水悄然消失在两鬓间。很可悲不是吗,如此的卑微我,就这样深爱上了着你……

    楚澜君推门而入的时候,白若娴坐在冰冷的地上,趴在床榻边,睡得很沉。

    他轻轻地抚摸过她粘有酒气的唇,看着她睡梦中淡淡的笑意,有一瞬间想把她拥进怀里。白若娴低喃了一声:“主上……”

    楚澜君的手愣在了那里,他注视着她的神情,良久,将她抱起放在了床榻上。

    第三日,白若娴向楚澜君请辞,边关不能没有人镇守,所以,她必须要回去。

    楚澜君瞥了眼跪在殿下的人,批改着奏折的朱笔从未停止,也不知他沉默了多久,样子有些心不在焉:“沈陌迟的伤已经好,你就京里吧。”

    “主上,沈将军中的是毒,倒是……让他再休息些时日吧。”白若娴悄悄看了一眼楚澜君的面容,心中有些慌意,她害怕自己会太过迷恋他,竟想要逃离。

    楚澜君的朱笔顿了一下,他终于正眼看向白若娴,将奏折合起,朱笔重重地按在桌子上:“什么时候起,你开始教自己的主上做事了?”

    “臣逾越了!”白若娴急忙说道,再也不敢多出一句话。

    她的头低得很低,但依然可以察觉到她的紧张,楚澜君有些觉得好笑,他是洪水猛兽还是怎的,就让她如此畏惧?表面不将情绪外露,只是命令道:“过来。”

    明显觉得白若娴的身子颤了一下,但目光还是逼视着她,楚澜君手指轻击着案面,直到她抬起头对上他的目光。白若娴握了握自己的衣袖,起身走到他的面前,去不料被他拉进了怀里。

    霎时间,脸上浮现了红意,她握着自己的衣袖,将身子往后靠些,不敢贴进他的胸膛。楚澜君见她刻意与自己保持距离,眉头很不满的皱了一下,他将她逼到桌案边,直到她无法逃离,才紧紧地将她拥住:“有没有想朕?”

    白若娴低着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一动也不敢动地依偎在他怀里,怕那里做的不对而惹怒了他。

    楚澜君用手抬起了她的小脸,他看着白若娴清澈的明眸,不知何时起,她的眼中装满了畏惧与无奈。

    “说话!”楚澜君再次命令道。

    “想……”白若娴看着他墨色的瞳孔,那里倒影着她的身影,在他清冷的眼睛中,白若娴也觉得有些冷意了。

    楚澜君看着她的玉颈处微微一笑,然后手就放在了她的衣领间,白若娴下意识的握住了他的手,有些惊慌失措:“主上,别,这里是御书房……”

    他没有顾及她的慌乱,手停留在她的衣领间轻轻一扯,白若娴缩了缩身子,也不敢抵抗,当楚澜君将手拿开时,只见他的手中多出了一个线头,看着白若娴微愣地神情,他好笑道:“你觉得朕要做什么?”

    白若娴顿时放下了心,她从楚澜君的怀中退出,却听闻他说道:“以后住在玉华宫,哪里都不要去了。”

    白若娴抬起头看他,本来想要拒绝,但看着他温雅如玉的面容,跟失了魂似的,低低地说了声:“是。”

    白若娴带上面具出来书房,却看见叶离涵已经在门前等候,她行了一礼打算离开。

    “等等。”在白若娴背对着她准备离开时,叶离涵叫住了她。

    “白将军。”叶离涵将这三个字说的很重,她走到白若娴面前,嘴角带着丝笑意但目光冰冷至极:“知时务者为俊杰。天下的子民,还需要将军守护。”

    这短短的一句话,却像魔咒一般,在白若娴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深夜楚澜君来到她的寝宫,在她耳边轻洒着气息,室内暧昧一片,白若娴本是迷离的目光却变得清明起来,她的手放在楚澜君的肩膀上,看着楚澜君有纹理的肌肉,样子有些出神。

    楚澜君不满地用力撞击她一下,白若娴蹙眉轻哼了一声,她被楚澜君反过身去,本以为又是一场狂风暴雨的蹂躏,却听闻楚澜君略有威胁在她耳边说道:“在想别的男人?”

    “没……”白若娴下意识的答道,逐渐从叶离涵的话中清醒过来。

    “那在想谁?”楚澜君质问道,下身又往里冲撞了几分。白若娴吃痛地咬着牙,手紧握着身下的被褥,一声不哼。

    “楚澜侧?沈陌迟?还是……”楚澜君这次出奇的有了耐心,开始琢磨起了她的心事。

    “主上……”白若娴打断他的话,拉住了他的手腕,轻轻吻了吻他的手,带着几分诱惑的感觉。楚澜君的话让她愈加不安起来,不知为何,她越来越害怕他猜中自己的心思。

    第一次,她变得主动起来。楚澜君见她想要逃避的话题,掰过她的脸,看着她的神情,突然就不想再追问下去了。她想着谁不重要,现在,她的人在他身下不就可以了吗。于是,他咬上了她的肩膀,再次没有怜惜地用她的身子发泄。可心里,总觉得有哪些说不上来的烦闷。

    翌日,叶离涵派人前去请白若娴到宫中做客,这本是不合规矩的事,她倒也不怕被落下话柄,甚至没有避开宫人,执意将她请了去。

    叶离涵往香炉中撒了香料,听闻白若娴前来,头也没回一下。白若娴站在下方给她行礼,叶离涵从香料上将目光转移,她侧目看着白若娴,笑道:“赐座。”

    白若娴看了眼下人端上来的椅凳,犹豫了片刻,终于坐下。香炉中散发出缕缕青烟,香味很快蔓延了整个宫殿,白若娴不习惯空气中的味道,轻蹙了眉,耳边,却传来了叶离涵的声音:“白将军可喜欢这香料?”

    白若娴猜不透叶离涵的心思,她的目光凝聚在香炉上,渐渐感觉味道有些让人安神,只好应道:“是。”

    叶离涵就轻轻地笑出了声,漂亮的眼睛直视着白若娴:“那将军想要吗?”

    “臣……”白若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若是让她布阵杀敌还好,但与宫妃纠结,就真的不是她的长项了。

    “也是,没有女儿家会不喜欢它的。”叶离涵接过了她的话,殿中的宫人都悄悄地瞥了白若娴一眼,气氛一下就凝重了。

    白若娴面具下的脸有片刻失色,但还是镇定地坐在那里,没有露出丝毫慌乱。叶离涵摇头道:“瞧本宫,一时兴起就变得不会说话了,将军可莫往心里去。”

    叶离涵挥了挥手示意宫人们退下,待所有人退出殿外,她终于起了身,走到白若娴的面前:“但有些东西,不是将军可以得到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