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那就乖点

    楚澜君看着卑微地她,他缓缓蹲下,用手指抬起了她的头。看着她有些落寞的神色,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就这么突然的,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白若娴的心一紧,觉得思绪都在这一刻停止了,她听闻楚澜君说道:“很快,本王就会让你回来的。”

    白若娴笑着点了点头,在楚澜君离开的那一刻,一滴泪水掉落在白若娴的手上,她的眼中闪着泪光,心中不知是欣喜还是悲哀。

    百草园,白若娴看着院中的奇花异草,她走到一株娇美的花前,看着那娇艳的色彩,伸手想要去触碰,却被医女阻止了下来。

    “娘娘,此花有剧毒,碰不得的。”

    听着医女的警告,白若娴怯怯地收回了手,然后尴尬笑道:“若是食用了,会怎样?”

    “一日之内,内脏受损而亡。”医女恭敬答道,随后退下。

    白若娴看了眼那朵花,便将目光落向了别处,从百草园中选取了些补身子的药物,便离开了。她带走的,还有两瓣带着剧毒的花瓣。

    白若娴对医术不甚了解,她看着丝绢上静静躺着的两片花瓣,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随着夜幕的降临,白若娴狠下了心,命令宫人备上满桌的食物,去请楚澜侧前来。

    这位新晋的贵妃对皇上一直是不冷不淡的,第一次见她热情起来,她身边的宫人们也就跟着高兴了起来。

    楚澜侧看着白若娴难得的笑容,心中知道这绝对不是求和那么简单。白若娴为他倾了一杯酒,心中装着心事,酒一不心撒了出来,白若娴有些慌乱。

    她将酒杯递给楚澜侧,道:“谢谢你这些天的照顾。”

    楚澜侧看着杯中的清酒,丝毫未动,目光定定地看着她。

    白若娴感觉到有些不自在,抬眸对上了他的目光,讪讪笑道:“怎么了?是酒不好吗?”

    楚澜侧收回目光,没有多言,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白若娴看着他将酒饮下,心中松了口气。

    白若娴端起酒杯,用衣袖遮挡住杯子,将两片花瓣含进了自己的口中,然后将酒饮尽。

    楚澜侧没有注意到白若娴的小动作,当白若娴将手中的杯子放到桌子上时,只是感觉她的脸色微微有一些不好。

    本以为白若娴的身体有些不舒服,想要离开不再打扰她休息,却被她叫住,听她说道:“不可以,多陪我一会吗?”

    说着话时,白若娴是强忍着眩晕的。她没有想到,毒性会发的这么快。

    楚澜侧细心地观察到,白若娴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些冷汗,他握着了她的手,感觉到她的手片刻间凉得惊人。

    “哪里不舒服?”楚澜侧扶住她,以为是肩膀上的伤复发,急忙地命人去叫御医。

    白若娴趴在楚澜侧的肩膀上,五脏六腑像是纠结在了一起,她意识变得有些模糊,再也忍受不了胃中的不适,张口便吐了一大口血来。

    无限的黑暗包围了她。楚澜君看着满地的血液,没有估计身上粘上的血腥,立刻将昏迷过去的白若娴抱上床榻。他试图保存住她的体温,但用尽办法都无济于事。

    太医来时,地上已经满是鲜血,诊脉结束,只能摇头叹息道:“贵妃娘娘这是中了剧毒,老臣无力回天。”

    本是不解白若娴怎么好好的就中了剧毒,但当他想起这场晚宴,以及婚夜白若娴的模样时,他似乎什么都明白了。

    吐了几口鲜血,白若娴觉得意识清醒了些。楚澜侧叹息一声,道:“麒麟角呢,麒麟角能不能救她?”

    太医听闻,慌忙跪地道:“皇上,不可呀!麒麟角乃是皇家的圣物,怎能用于后宫身上?”

    楚澜侧没有心思与迂腐的太医置气,他看向那桌子上的酒杯,道:“有人想要谋害朕,却不料让贵妃把酒饮了去。朕要贵妃活着,朕要捉拿凶手。”

    太医劝阻无效,还是眼睁睁地看着楚澜侧把麒麟角请了出来。无可奈何之下,太医切取麒麟角的一小部分做为了药引。

    白若娴渐渐转醒,楚澜侧虽说有怒气,但还是没有怪罪。他手中拿着麒麟角,看着白若娴重新清澈起来的眼睛,问道:“为了他,你都可以去用生命做赌注吗?”

    她看着牛角似的东西,伸手将它拿了过来。楚澜侧也没有去夺,只是始终不明白,楚澜君到底哪里值得她豁出性命去帮助。

    “你会把它拿走吗?”白若娴问道,他此时若是想要夺去,她是没有任何赢得胜算的。

    楚澜侧轻吐出了一口气,道:“拿去吧,别再拿性命去争取一些东西了。”

    白若娴有些惊讶于他就这么把麒麟角给了她,她看着他的眼睛,只是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些怜惜之色,没有任何算计的意思。

    心中,对他的埋怨减少了许多,她问道:“为什么要这般待我?”

    对于一颗没有用处的棋子,他完全可以抛弃掉的。

    “就当,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吧。”楚澜侧风轻云淡地笑了。这是第一份礼物,恐怕,也是最后一份了。

    对于不听从楚澜君指挥,而贸然出兵的诸侯将领,楚澜君一一记住了账上,没有给他们养精蓄锐的时间,一举将他们全部歼灭。

    此时,祁国百姓已经死伤无数,这段时日也是祁国最黑暗的时候。楚澜君回军营后,命人发放粮食药物下去,并派人去医治祁国的百姓们。本是用兵需粮之际,楚澜君的如此做法另人不赞同,但最终还是照做了。

    “东西呢?”楚澜君从窗户一跃而入,他站在窗边,看着白若娴的身影,发现她的气色越发不好。

    白若娴没有想到楚澜君会这么突然前来,一向警惕地她险些将枕头下的匕首刺了出去。当她抬起头看见楚澜君时,稍微舒了口气,道:“拿到了。”

    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送到了楚澜君面前,楚澜君把玩着手中的物品,大概是没有想到传说中的圣物就这么大点,他打开盒子,看着缺了一小块的麒麟角,倒也没有说些什么。

    白若娴显得有些无奈,一时见忘了礼仪,竟然问道:“主上您……什么时候也开始走窗户了?”

    楚澜君把玩麟角的手顿了顿,然后瞪了白若娴一眼,将手中的东西丢如盒子中,收入怀里,道:“怎么,想本王了?”

    此时,白若娴才发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她低着头怯怯地答道:“属下的意思是,属下可以去找您,您不用这么冒险前来。”

    看着她胆怯的样子,楚澜君走到她的面前,环抱住了她的腰肢,在她还没有叫出口以前,他将她压在了床上,用手捂住了她的嘴。

    “难道是,没有想本王?”楚澜君声音中带着几分威胁的意思。

    白若娴被他压制在床上,丝毫不敢动弹,她愣愣地看着楚澜君的眼睛,不知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楚澜君没有再在语言上威胁她,只是一手解开了她的腰绳,撩开了她的外衣。

    “主上,这里是皇宫!”白若娴急忙制止住他的动作,她握住他的手,低声说道。

    一如既往的,拒绝楚澜君不会有好果子吃,双手被他用腰绳绑住,身子强行背对着他。

    楚澜君将她的衣衫一件件扯下,手指划过她带着伤痕的背,冰冷的指甲让白若娴颤了颤身子。

    “不想被人发现,那就乖一点吧。”楚澜君伏在白若娴的耳边低声说道,他将她的衣服丢在了地上,眼中倒映着她的酮体,心中有欲望渐渐升起。

    他用手分开了她的双腿,不轻不重地啃咬着她的颈处。白若娴轻哼出声,她想要挣扎,却被楚澜君紧紧的束缚着。

    当楚澜君挤进她的身体时,白若娴感到有些崩溃,她轻咬这他的手臂,不敢出声,感受到他身体的温度,白若娴只觉得痛意倍增。

    她眼中激起泪光,在他完全进入时,泪水落下。他一点点啃噬着她的灵魂,尽管带给她更多的是痛苦,但她一丝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当楚澜君心满意足地退出时,白若娴拉住了他的手,眼中的泪光并未退下,声音有些沙哑:“主上,你还记不记得,大婚之前,你答应许我两个愿望。”

    楚澜君大概没有料到,在这种时候她会想起这件事,但还是有耐心地问道:“你想要什么?”

    “若是您登上皇位,我想求您,饶楚澜侧一命……”白若娴放开了他的手,用被子遮挡住了自己的身子。

    楚澜君眼中寒光一现,下一刻,他的手抚摸过她的颈部,最后用食指勾起她的下巴,道:“可以,本王答应你。”

    现在,她虽说名义上是楚澜侧的妃子,但楚澜君却从未强行要求过她什么。白若娴觉得,自己也许是哪里误会了他,再加上他将麒麟角赠于了她,白若娴对他是有愧疚之心的。

    三个月后,太后薨,皇宫大乱。楚澜侧真正意义上的从掌大权,只是,掌管皇权的时间太过短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