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等待封妃

    嬷嬷想要辩解什么,却被楚澜侧打断了话语:“她是不是楚定王妃,嬷嬷,你认错了。”

    肯定的语气,让人不敢反驳什么,嬷嬷只好低下头,道:“即使如此,皇上这么对待一个不明身份的女子,也是不合规矩的。”

    “不明身份?”楚澜侧挑了挑眉,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哼笑一声道:“她很快就是皇贵妃了。”

    “皇上,太后还未允许……”嬷嬷听见他的话,脸有些失色,只好搬出太后来压制楚澜侧。

    却不料,楚澜侧的脸色立刻变得阴冷起来,手中的玉碗被他重重丢在地上,磕出几个缺口:“这是朕的后宫,还是太后的后宫?”

    嬷嬷看他大怒,急忙跪地,但还是说道:“皇上绝对不可以立此等女子为贵妃。”

    “你信不信朕杀了你?”楚澜侧将声音压的很低,眼中带着怒气:“滚!”

    嬷嬷无奈地叹息一声,只好转身退下。楚澜侧眼中的怒火依旧,丝毫没有感受到怀中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睛。

    白若娴看着他尖尖的下巴,可以从他的声音中感受到他的怒气,她皱了皱眉,没有哼声,在他低头看向她时,她把目光落到别处。

    楚澜侧怒火未消,见她已经转行,觉得有些尴尬:“是朕吵醒了你。”

    “皇上要立谁为皇贵妃?”白若娴躺在他的怀里,声音冰冷至极,虽然身子丝毫没有力气,但她还是挣扎着离开了他的怀抱。

    楚澜侧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将她把被子盖好,道:“太医让你多多休息。”

    见他转身要走,白若娴拉住了他的衣袖,她侧着身子,道:“皇上……”

    “求你,放了楚定王。”白若娴的声音有气无力,她几乎是哀求道。

    “那就,等待封妃吧。”楚澜侧背对着她,语气没有任何的感情。

    “你一定要让我恨你吗?”白若娴几乎是嘶吼出这句话的,她的嗓音有些沙哑。

    楚澜侧不再回答她的话,他从她手中不留痕迹地将自己的衣袖扯出,心中有些难受但丝毫没有表现出来。若是正对着他,也只能看见他冷漠的神情。

    白若娴疲倦地趴在床上,肩膀上有了些知觉,手也可以稍微动弹了一些。但是,她没有丝毫的欣喜,内心像是被沉甸甸的石头压抑着。

    从这以后,楚澜侧很少来看她,白若娴的身体日益见好,舞剑的手也变得有力了很多。她坐在内室,轻揉着肩膀,逐渐愈合的伤口让她痒的难受。

    封妃的圣旨来的突然,楚澜侧没有给她任何做出反应的机会,宫廷嬷嬷便已经将圣旨宣读出了。圣旨里,她的名字不再叫白若娴,而是叫萧七七。她的身份,她的家室,全部在瞬间变了。

    白若娴看着明黄色的圣旨,手轻轻抚摸过那个名字,陌生的一切让白若娴有些想笑。她没有想要接旨,但嬷嬷二话不说便将旨意放到她手中,尽管这是大不敬的行为,可也没有人说什么。

    白若娴明白,这一切都早已经让楚澜侧安排好了,她想要去找楚澜侧,告诉他,她不愿意当妃子。可是,脚步还没有踏出宫门,一群宫女们便挡住了她的道理。

    宫女的手中呈着精致的宫装,虽然,封妃不似娶嫁,但衣着礼仪还是把关的很严格。

    “我要见皇上。”白若娴淡然地瞥了宫女手中的宫装,冷漠地走出殿外,却听宫女说道:“皇上让奴婢传话,废王是放是杀,这都要看您的意思了。”

    白若娴的脚步到底是停下了。

    封妃那日,白若娴穿戴好宫装,看着铜镜中陌生的女子,她不情愿地别过了头去。她走到窗边,深吸着窗外的空气,宫殿外的侍人们已经催促了许久,但还是未见得她的影子。

    没有等白若娴走出殿门,楚澜侧就率先赶到了仁清宫中。这本是皇帝的住所,当白若娴来以后,这里便被她一直居住着。

    他站在门前看着白若娴落寞的身影,挥手示意下人退下,楚澜侧走到他的身后,语气中没有宠溺也没有冰冷:“所以的脾气,也该收敛了。”

    “贵妃之位我已应下了,楚定王,你又何时放过?”白若娴没有看他,以往对他的笑容都在此时被冷漠取代。

    白若娴的话刚刚出口,便被楚澜侧拉进怀里,他拉着她的手腕有些用力,白若娴有些吃痛,他依旧没有松开:“可不可以,不要只想着他?”

    有时候,也多少为你自己想一想好吗?

    白若娴是感受不到他内心想说的话的,面对他的动怒,她以为他是恼羞成怒,心中更加将他看轻了几分:“皇上,这是要用强的吗?”

    面对白若娴带着鄙夷之色的目光,楚澜侧不想做任何解释,他心中有些悲楚,却还是说道:“你觉得你有反抗的余地吗?”

    这样陌生的楚澜侧,让白若娴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她用力将他推开,快速从他身边走过,想起以往教他练剑,白若娴心中觉得自己看错了人。

    两人相顾无言,楚澜侧留在仁清宫中批奏折,白若娴则带在内室为未出去看他一眼。有人侍女传言,新晋的贵妃恃宠生娇,晋封当日就敢与皇上闹脾气,就是这样,白若娴在后宫的名声几乎没有好过。

    新婚入夜之时,楚澜侧终于从奏折中抬起了头。白若娴已经换下繁琐的宫妃中,她从内室走出,像是想到了什么,她走到楚澜侧身旁,问道:“楚定王要的麒麟角,皇上给他了吗?”

    不知何时起,楚澜侧听见有关于楚澜君的一切,便有些厌烦。他压制住心中的不愉快,抬头冷然说道:“交换的条件没有满足,所以,朕不能将麒麟角给他。”

    “你出尔反尔!”白若娴愤怒说道。

    楚澜侧将手中的朱笔重重拍到桌案上,墨汁溅到了奏折上缓缓散开,他起身,怒极反笑道:“你以为,朕不会治你的罪吗?”

    “那你杀了我便是。”白若娴的话中带着恨意,她无法接受这样的楚澜侧。

    “你听好,没有让楚澜君拿到麒麟角的人,是你自己。”楚澜侧看着她怨恨加深的目光,继续道:“你一次次忤逆朕,朕不杀他且放了他,已经是一种恩赐了。”

    话至如此,白若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楚澜君知道她有被人强要的威胁,还是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推了出去。心中,骤然有些痛意,白若娴咳嗽了几声,低头时,看见手心有一抹血痕。她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楚澜侧感到有些不对劲时,她已经握住手,将手别在了身后。

    但是,她嘴角那么刺眼的血红,楚澜侧看的清清楚楚,他的气愤在一瞬间冷了下来,他走到白若娴身边,用手指擦去了她嘴角的血,道:“好好的,待在朕身边,不好吗?”

    楚澜侧的语气温和了几分,她看着她的倔强、她的恨意,他是比任何人都要感到难受的。白若娴倔强地转过了头,不想再多说一句话。

    她背过身子,将自己的衣服已一件件tuo下,但最后一件衣衫褪去时,她道:“你想要的,我都给你。”

    白若娴没有再提及楚澜君,但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楚澜侧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悲哀,他看着她背上的一道道伤痕,眼睛有些湿润。那般待你的她,就值得你如此付出吗……

    他没有多说什么,拿了一件貂裘,遮挡住她的身子:“这样的你,很——”

    很让他心疼。楚澜侧到底没有说出那句话。

    白若娴误解了她的意思,羞辱使她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下贱吗?她就是这样一个下贱的身份,又何必在乎她下贱的人呢。

    楚澜侧离开了,留下了白若娴一人,大殿有些冷意,白若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一直待到天明。

    白若娴不知道,这一个夜晚,皇宫外都发生了什么动荡。

    众诸侯因为兵符而反目成仇,但不约而同地在封妃这个夜晚,发生叛变。

    本是觉得,这晚皇上和太后的警觉性最低,但是没有人料到,太后已经病倒在宫中,皇上暗暗掌握着大局。在众诸侯叛变的时候,楚澜侧设下的各各埋伏逐一发动,于是,叛军伤残的惨不忍睹。

    白若娴在这场战争后的第三天才得知消息,与此同时,她见到了楚澜君。

    楚澜君站在仁清宫的内室中,看着跪在地上的白若娴,本想责怪,但最终都化成了一声长叹:“打算怎么弥补这次的损失。”

    白若娴知道他所指的损失代表什么,没有问她身体是否还好,也没有一句关心的话语,他在乎的只有麒麟角,只有叶离涵。

    “属下会,不惜一切代价拿到麒麟角的。”白若娴知道自己没有恃宠生娇的资格。当年,是他将她从绝望中拉回来,是他用五年的时间弥补了她失去亲人的痛苦。

    他已经给予了她太多,白若娴知道自己有些贪心了,现在,她得到了这么多,也该知足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