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打入牢中

    湿冷的牢房里,依稀可以听闻液体的滴落声,阴暗的冷光从不大的窗栏中照射进来,老鼠躲避过几缕光线,从牢房中穿梭着。

    白若娴握着短剑的手在微微颤抖,她的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腹部,始终想不明白,一个她从未感受到的生命,怎么说没就没了。一只老鼠窜到她的衣服上,白若娴惊了一惊,然后侧过身子,将衣服上的老鼠丢到地上。

    看着地上老鼠的大小,白若娴下意识地用手比划的了一下,那孩子离开她的时候,因该,很小很小吧。起初,白若娴并没有感受到悲伤,当她在死寂的牢房中待了很久时,一遍遍回想起太后所说的话时,心中的痛意狠狠地加深了几分。

    白若娴感受到腹部有些绞痛,她皱着眉头用手捂着了太后踢到她的地方,不知是牢中太过阴冷,她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眼前有些模糊,当她重新看清眼前的景象时,却发现,手心中有抹刺眼的血液。

    白若娴觉得口中有些腥甜,她咳出血了,巨大的不安将她笼罩了起来,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她感受到一抹狠毒的目光再直直注视着自己。

    白若娴心中有些寒碜,她的手脚上被带上了锁链,每有动作便会作响。她将自己的衣服拉紧了几分,心中想着那个孩子的模样,神经久久无法放松。白若娴看着那几缕刺眼的光线,第一次有些畏惧光芒。

    一阵刺耳的锁链声传来,白若娴四周看了一下,因为牢狱中太黑,她看不清其它牢房中是否有人。那阵锁链声只持续了片刻,很快,牢狱中有恢复了死寂的气氛。

    白若娴可以察觉到暗处有人,那不一样的气息,让她觉得自己处于危险之中,手中的短剑不由握紧了几分。她微微眯了眯眼睛,想要看清四周的环境,她低声问道:“是谁在那边?”

    本是很小的声音,却像是在这里顿时放大一般,白若娴未闻应答声,以为是自己多心了。

    “呵。”一道冰冷的嘲笑声从她不远处传来,白若娴的双手放在地面上支撑身体,侧耳听着那声有些熟悉的声音。

    “堂堂的楚定王妃,怎么落得这个下场?”在极度昏暗的光线下,对面的牢笼中,一只手伸出了牢笼,他对着白若娴勾了勾手指,说道:“往这边靠近些。”

    那熟悉的声音,让白若娴松了口气,她没有依从那男子的话,只是回以他同样的笑声:“堂堂楚谦王,下场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

    楚澜清的手用力往牢笼上砸了一下,带起铁链的哗哗声,在这寂静无比的牢狱里清晰至极。白若娴闭上眼睛,她显得有些疲倦,听着离她越来越近的拖拉声,她无奈的睁开了眼睛:“你到底想怎样?”

    楚澜清已经贴近了自己的牢笼,他像是受了重伤,声音有些虚弱但在白若娴面前依旧不示弱的样子:“你想不想离开这里?”

    这像是一个可笑的笑话,白若娴噗嗤一声便笑了起来,她终于睁眼看向那抹身影,道:“楚澜清,竟然你又这么大能耐,那怎么不早些出去?”

    字字中都带着强烈的嘲讽,白若娴看向他的眼神变得鄙夷,她抽出了衣袖中的短剑,轻轻抚摸着冰冷的剑刃,当狱卒打开牢笼的那一刻,便是她走出去的时候。

    楚澜清似乎被自己折腾到累了,他无力地倚靠在墙上,像是看见了白若娴手中的短剑般,道:“仅凭你一个人,是斗不过那群狱卒的。”

    楚澜君若有所思的将话说出口,他看着自己鲜血淋漓的双腿,以及少了一根指头的手,眼中的恨意越来越深,但他还是再笑,笑容中带着阴狠也有着嘲讽。

    刚刚的动弹使他双腿上的伤口再次止不住地往外流血,白若娴可以从空气中嗅到血腥味,楚澜清不规律的呼吸声,让她有些防备的心完全放了下来。她从自己的中衣中撕下一条布条,取出随身带的一些药粉,直直地将东西往楚澜清所处的地方砸去。

    楚澜清目光一凛,受伤的手还是准确地接住了白若娴抛来的东西,他玩弄着手中的小药瓶,轻嗅了一下,道:“这是在同情,还是在心疼呢?”

    他转过头去,想要看清楚白若娴的神情,但他能看到的,只有她的身影。她瘦了,楚澜清这么觉得。

    白若娴冷笑了一声,回应道:“这次可以丢给你一瓶药,下次丢向你的也许会是刀。”

    听着她威胁的语气,楚澜清倒是没有怒意,他将药粉撒到自己受伤的伤口上,吃痛地皱了皱眉,但语气任然保持着平和:“你知不知道你娘是谁杀死的?”

    楚澜清所问的话将白若娴的倦意都驱走了,白若娴立刻转身面对着他,目中闪烁着一抹对答案的期待:“你知道是谁干的,对不对?”

    “暗姬她没有死,当时杀你母亲的人,也是她。”楚澜清将手中的药瓶放到了一边,不咸不淡地回到道。

    白若娴顿时觉得全身无力,她紧握着手腕上的锁链,心中已经明白了楚澜清的意思。今天,给她的震惊实在是太多,她可以相信暗姬恨透了她的哥哥,但是却不愿意接受,那位曾保护她对她笑的女子,竟然是杀害她母亲的仇人。

    “怎么,不愿意相信?”楚澜清一边说着,一边将白若娴撕给他的布条缠在了伤口上。这布上,有白若娴的香气。

    见白若娴一时沉默,他也不再想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回到最初的主题上,他问道:“你到底想不想出去?”

    白若娴的脑海中有些混乱,当她理清自己的思绪时,楚澜清的话已经说了很久。她抚摸上自己手腕上的枷锁,抬起目光看向身影模糊的楚澜清,问道:“你当真有办法出去?”

    她对楚澜清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但是,白若娴总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兴许他真有主意,她也就自然少了和太后的正面冲突。

    牢狱中再次陷入了寂静中,两人这有些对不上的话语,让白若娴感到烦躁至极。她直接起了身,已有了些怒气:“在这种时候开玩笑,楚澜清,你很过分。”

    楚澜清终于将自己的伤口包扎好,虽然,还是阻挡不出鲜血流出。

    “我可以帮助你出去,但是——”楚澜清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也艰难地站起了身来,目光中带着几分算计:“但是,你要帮我把穆池茜救出来。”

    “你是想让太后亲手杀了我,是吗?”白若娴咬牙问道。穆池茜不知被太后关押在哪个牢房中,找她已经是天大的难事,更何况将她救出去。

    楚澜清摇了摇头,道:“穆池茜现在被关押在皇帝的寝宫密室之中,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把她带出去。”

    白若娴错愕地看着她,一个被长久关押在死牢中的人,又是如何摸清他人的底细的。

    她质疑的目光定定地注视着楚澜清,很久,她回答道:“告诉我,如何离开吧。”

    “你找到牢房中偏南角的老鼠洞,用东西把它刨开,就可以看见出去的路了。”楚澜清听出了她话中的质疑,隐匿了自己眼中的算计之色,他叹息回答道。

    入了夜之前,牢房中偶尔还会有狱卒进入。入夜之后,这里便没有了丝毫人气,就连白日里对她嘲讽地楚澜清,也不再发出声音。

    牢房高高的窗户中,时而会有冷风吹进。白若娴感受着风的冷意,可以确定已经到了下半夜,这时候,很少再有狱卒进来了。

    于是,白若娴抽出了衣袖中的短剑,找准了楚澜清所说的位置,将剑狠狠的刺下。有老鼠凄厉的惨叫声传出,白若娴觉得自己的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冷意,她可以感受到剑上有血液的粘稠,那是老鼠的血,虽然看不见那鲜艳的颜色,却还是让她有些不适。

    楚澜清依然没有丝毫动作,白若娴甚至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消失在了牢房之中。正当白若娴想要回头一探究竟时,短剑之下,已经有洞口出现。白若娴没有再顾及其它,她不费余力地将洞口刨开,不大的洞口,却刚好可以让白若娴通过。

    白若娴不知道那个密道有多远,她艰难地在里面匍匐前进着,也许是过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她终于看见了光明。

    当白若娴想从洞口钻出时,外边所发生的事情,却让她愣住了。

    太后一个耳光重重地打在楚澜侧的脸上,楚澜侧跪在她的面前,任由着她打骂。

    “求您,放了若娴吧。”楚澜侧面对太后砸过来的杯子,没有丝毫闪躲的一丝,杯子直直的砸向了他的额头,使他的顿时头破血流。

    血液顺着他的脸颊流淌下,一滴一滴地掉落在地上显示格外刺眼。白若娴捂着了自己欲呼出的嘴,身子一下也不敢动弹。

    “再胆敢提起那个贱人,你就,去皇陵守着先皇吧!”太后的表情有些狰狞,白若娴虽仅仅见过她两面,却也是厌恶极了那张嘴脸。她强忍住心中的怒火,将自己的气息调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