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被下圈套

    白若娴在花瓣的作用下,舒心地在浴桶里熟睡了过去。这一觉睡的特别昏沉,最后她连自己是如何出的浴桶都不清楚。

    醒来时,楚澜君正站在她面前,她让喝了杯热茶才许她开口说话。

    白若娴看着身上已经装好的衣装,脸突然红了起来,她怔怔地张了张口,可是心中的疑问却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衣服是侍女给你穿的。”楚澜君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后,他将手中仅剩下的一点花药丢到了她面前“这是从哪里弄到的?”

    白若娴捏紧了被褥,第一次听到他严厉的语气,她小声地回答着“是当初在谦王府,谦王妃送的。”

    她本想把它收起,却被楚澜君直接拿走。楚澜君看向眼前这个单纯的丫头,毫无情绪地打击道:“她想要毒死你。”

    他的话一出口,白若娴就有些震惊。她想起楚澜清说这个没有毒的……

    “这东西,用多了会上瘾。看来,你用的似乎不少。”楚澜君掂量了一下药包,他的话一下让白若娴的心凉了半截。

    “上瘾了,会怎样?”白若娴吞了吞口水,有些害怕地问道。

    “重者,会死。”楚澜君打破了她心中仅有的一点念想,白若娴瞬间苦了脸。

    她偷瞟了眼立在自己对面的铜镜,面色确实比以往憔悴了太多,她委屈地念道:“仇还没有报,我怎么可以死?”

    原本无意的一句话,却还是一字不落的被楚澜君听得清清楚楚。

    白若娴看到楚澜君的脸色有些微变,突然想起了他收留她的时候给她的警告,他不许她为仇恨而活……

    白若娴自知自己说错了话,低头想要认错,却听见楚澜君说道:“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自己戒掉吧。”

    说完,楚澜君便将仅剩的药通通撒在了窗外的花丛里,然后转身离开。他若她不知道珍惜自己的性命,他教她再多东西又能怎样?

    白若娴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球,靠在床上,看着铜镜中愈发憔悴的自己。

    她自我安慰地想到,不过是一个月而已,怎样都可以撑过去。但是,她却小瞧了穆池茜给她设下的圈套。

    此后的一段日子,楚澜君再也没有出现过,甚至也没有再给她准备平日里服的药。白若娴有些失落,他是不是打算不要她了?

    几日没用那让人上瘾的花药,白若娴倒也是撑的住。三天、五天、一周……白若娴都平安的度过了。但是,她没想到,这药力若是发作起来,既然会这样猛烈。

    入了秋,天气转凉。白若娴将自己包裹在被褥中,夜很深,她却是怎样都无法入睡。于是,在床上滚来滚去,心里的闷热突然转变成了一阵刺痛。

    前些日子,那些鲜血横飞的场面又出现在她的睡梦中,那些天醒来便是一阵呕吐,最后导致她连眼睛都不敢合上。而如今,她虽困意大增,但畏惧起那些血腥的场景,怎样也无法入眠,心口传来的疼痛更是让她面色一阵惨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