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不该出现

    白若娴被家丁看得紧紧的,翌日清晨,韩夫人就派人去给白若娴梳妆打扮。

    没有使用穆池茜的花药已经很多日了,这段时间,她常常被梦魇折磨的不行。看着铜镜中自己苍白的脸色,她没有一丝力气挣扎。

    侍女在她的容颜上描着淡妆,但无论如何还是压不住她的憔悴之色。正准备给她换一身新衣时,外边却是响起了锣鼓声。韩夫人着急地闯进房中,将一件华丽的衣衫套在了她的衣外。

    看着一切准备好的白若娴,韩夫人再也没有了起初的和蔼之色。她逼迫白若娴喝下一粒药后,才安心地放开了她身上的一切束缚。

    韩夫人半蹲在地上,手抚摸着白若娴的脸颊,道“记住了,你现在就是我们韩府的千金。”

    白若娴想要叫喊,喉咙却是说不出一句话。随后,她被放到玉塌上,被下人抬了出去。当出了房门,白若娴完全被震住了。

    外边来接她的人,不是谦王府的侍卫,而是皇宫的禁卫军。她在宰相府长大,随爹爹进过宫,自然见过禁卫军的装扮。而今日,宫里既然被派出了如此多的禁卫军,只是为了到一个商户之家迎接一个女孩!

    韩夫人看着她被抬走,装作哭泣地在她身后追赶,却被禁卫军拦下。

    她没有被抬进皇宫,而是抬到了皇家祭天台。她被放在祭天台的最中央,午时三刻时,众皇子大臣开始举行祭天仪式。往年,皇家祭天不过是用牛羊,而今日,为何会换作了人?

    首先走到祭天台的是楚澜君,而后是一名道长。

    楚澜君站在最高处,白若娴瞪大眼睛看着她,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与他在这里相见。

    道长慢步走到了祭天台,拿起一把锋利的刀,割开了白若娴的手腕。白若娴疼的一声冷汗,但却始终叫不出一声。刀刃被放到了白若娴喉咙处,等待着楚澜君的一声命下。

    可是,等了片刻,却没有听见楚澜君哼一声。道长不解地看向楚澜君,只见楚澜君走到白若娴面前,看着她流血的手腕,淡淡吐出一句“韩家千金的手腕上有颗痣,可她没有。”

    此言一出,低下顿时混乱。楚澜君没有看白若娴的眼睛,而是点了她手腕上的几个穴道。今天的他,换上了一身毕竟低沉的紫色朝服,朝服上还有金丝绣着一条霸气的蟒。蟒的目光,没有凌厉之色,但却似乎可以让天下人臣服,就像——他本人一般。

    白若娴感受到他冰冷的指尖,觉得身上的痛意减轻了不上。面前的男子,就想迷雾一般,让人解不开。

    “来人。”楚澜君重新登上祭天台的最高处,目光凝视着下面的一切,道“商户韩家,不顾圣上安慰,违逆圣旨。按我大祁法规,应抄斩满门!且,带来韩家女儿,继续举行祭天仪式。”

    白若娴被侍卫抬走前听着楚澜君的话,心中有一丝不解。这祭天,和皇上的安危能扯上什么关系?

    余光,不禁意间落在梯级阶梯的楚澜清身上。回首,正见楚澜清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她。

    她急忙躲避过他的目光,闭目装着一个陌生人一般,被人抬了下去。

    由于多日没有好好休息,加上这一折腾,白若娴一直睡到了午夜。醒来时,就见楚澜君背对着她,站在窗前。轻风,摇曳着楚澜君的发丝,可他却纹丝未动,像是融进了这片夜景了一般。

    “你醒了。”他没有看她,只是淡淡地一声问候。白若娴了一惊,然后轻轻点头,说了个‘嗯’字。突然惊喜地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

    楚澜君终于转过身来,他已经换下了在祭天台的衣装,穿了一件随身的衣袍。山上的风大,加上窗户未关,楚澜君如仙一般纤尘不染,白若娴有些恍然。

    “既然已经逃出来了,你就不应该在出现在京都。”淡然的声音,让白若娴身子一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