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放她离开

    慕容婉将懿旨放到白若娴的怀中,正准备解释,窗外便有一道黑影闪过。一支暗箭直直地往慕容婉射去,慕容婉会武,衣袖一挥轻巧地躲过了这次进攻。

    黑影消失,但是窗户却突然开启,数支极短的暗箭射进房中。这次,暗箭的目标不在是慕容婉,而是白若娴。

    白若娴有些惊慌失措,慕容婉见白若娴已经夺不过去,直接将白若娴拥进怀中。慕容婉的身子颤动了一下,她看着怀中平安无事的白若娴,无所谓地笑了笑,看了她最后一眼,说道“快走!”

    话音刚落,血液便从慕容婉的口中流了出来。白若娴看着软到在地的慕容婉,目光变得有些呆滞,她低着头,凌乱的发丝搭在她的脸颊一旁。半响,泪水一滴滴落下,白若娴的世界犹如崩塌了一般,痛呼了一声“娘!”

    第一次, 白若娴用民间最亲切的呼唤叫着慕容婉,可惜,这也成为了最后一次……

    楚澜清听闻屋中的动静,急忙冲了进来。看见刺进慕容婉身后的暗箭,楚澜清的手往衣袖中藏了藏。

    但是,白若娴回头时,依旧发现他藏匿在衣袖中的暗箭。那一刻,两人之间已经不单单再是距离了。楚澜清想要解释,可是,看到她杀意的眼神,他突然明白,再多得解释都没有用了。

    慕容婉的手缓缓落在了地上,气息微弱地她,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走……为娘报仇……”

    屋中一片死寂,暗侍很快包围了这里。白若娴静静地看着楚澜清,将慕容婉轻轻放在地上,她站起身,眼中清明的可怕。

    “楚澜清——”白若娴安静地叫道他的名字,道“我,一定会杀了你。”

    言语之间,白若娴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白若娴将藏在衣袖中的懿旨紧紧握住,犹如看不见他和暗侍一样,想门外走去。

    暗侍想要拦住她,却被楚澜清一手挥退。他挫败地看着白若娴离开的背影,那么一刻,他突然想放了她。于是,他也那么做了……

    白若娴的衣衫上,还带着温热的血液,她有想晕过去的冲动,但内心的悲痛却把这一切都显得不算什么。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王府别苑、怎样走到空荡的大街上。是什么时候开始,她周围的人开始一个个离去?奶娘、暗姬姐姐、那群侍人、现在,连母亲都离开了……

    白若娴在心中一个个数着,石头绊住了她的脚,她一下摔倒在石子路上,脸上却是没有一丝吃痛的表情。

    她坐在路上,取出袖中的懿旨,上面的字字句句让她明白了一切。

    柳氏——淑妃,不守妇道,与人私通生下孽子,取字为‘清’。柳氏玷污皇家尊严,特诏慕容府慕容薛大人,替皇上斩贱妇、灭孽子,以示皇家尊严……

    白若娴指尖泛白,握着懿旨的手微微颤抖。她将懿旨收好,看着身上的血污,手艰难地触及。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刻骨铭心的场景。

    口鼻之中,开始流出鲜血。白若娴只觉得头越来越晕,靠着墙沿,瘫倒在地。

    楚澜清派人厚葬了慕容婉的尸骨,一人坐在出事的放中发呆。血,正顺着他的手腕留下。没有人知道,他受了伤。楚澜清看着手中的暗箭,带着寒光的暗箭,明显有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