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让他们闹

    酒杯,啪的一声被丢在地上,楚澜清邪笑地看着一身红嫁衣的穆池西,挑衅道“公主,这是等不及和本王洞房了吗?”

    穆池茜从小娇身惯养,何时受过这等委屈?一个快步走向前去,手一抬,往楚澜清脸上挥去。楚澜清眸子眯,冷笑一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按在椅子上。

    只听,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穆池茜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痛呼声还未出口,楚澜清便伸手点了她的哑穴。

    泪水本往外涌,却又被她逼了回去。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穆池茜怒火地瞪着他。

    楚澜清拍打着她的脸颊,哼笑道“嫁到谦王府,你就给本王老老实实的。”

    说着,便伸手解了她的哑穴,将她往喜床上丢去。手指,拨开她衣领,白皙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穆池西的脸立刻通红。

    “你……你不是断袖吗?”穆池茜看到楚澜清眼中的**,一脸不可思议。话刚刚出口,穆池茜便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再次看向楚澜清的目光,她便觉得不妙。想逃,却被楚澜清一把禁锢在怀中。

    暧昧的气息喷洒的穆池茜耳边,他笑道“不管本王是不是断袖,既然你自己来了,那就怨不得别人了。”

    穆池茜一惊,发觉到了楚澜清的威胁性,两人在婚房中撕扯。而婚房之外,两双眼睛却是朝这个方向看来。

    “姐姐打算怎么办?”王妃的嚣张,她们倒是也感觉到了。这往后,暗姬若真的嫁给了楚澜清吗,怕是日子不怎么好过。

    白若娴不理解男人善变的心理,也不理解暗姬此刻为什么还可以这么淡然。

    夜色之中,暗姬的声音淡淡传出“让他们闹……”

    翌日,王府的侍人都要去给王妃问个安,混个脸熟。暗姬本不打算去,但又担心日后碰见了,面子上过不去,还是携着白若娴一同前去。

    堂堂花魁之首,站在下人群里,毕竟还是突出的。穆池茜自是察觉到了暗姬的存在,眸子一挑,目光直直看向暗姬,以及——白若娴。

    白若娴低着眸子,没有露出她漂亮的眼睛。感受到穆池茜的注视,一向心高气傲的暗姬也看了回去。

    带着傲气的目光,让穆池茜心底憋了一口气。而楚澜清,直到晌午还未出现。一个怒火,穆池茜没有受伤的手重重地啪在了桌子上,刚刚换上的茶水,全部洒在了她的手上。

    穆池茜吃痛的看着下人给她包扎伤口,待再次抬起头时,暗姬与白若娴早已不见了身影。

    暗姬一向不是喜欢放低身份的人,更何况,看见穆池茜的第一面,她就不甚喜欢。可她没料到,穆池茜的性格却那么硬,这次,暗姬给她自己闯了大祸。

    “食指,勾这一根弦。”雾纱阁内,暗姬悉心教导着白若娴。

    白若娴白皙的手指,在焦尾琴上轻轻拨弄。一首简单的曲子,她却练了半个月不止,指腹上,结了一层薄薄的茧。

    轻轻的一个用力,白若娴的手往后缩了一下。暗姬将她的手摊在眼前,血液正从指缝中不断流出。

    “叫你小心一些的。”暗姬将她的伤口细心包好,随便擦拭掉琴弦到了一抹血迹。

    这已经数不清,这是她第一几次受伤了。不过,白若娴的坚毅,却是让暗姬刮目相看。

    短短的一段时间,两人的关系倒是亲密了一些。暗姬正准备收琴,却听闻阁外传来了下人的痛呼声。

    “姑娘,王妃来了……”下人的额头上还带着血迹,话音未落,便见穆池茜闯了进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