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一句实话

    暗姬被赎了身,定居在谦王府的雾纱阁。

    琵琶声从阁中传出屋外,宛如滔滔流水一般,让人迷醉。

    白若娴坐在暗姬下位,仔细地揣摩着她的指法。这雾纱阁的日子,虽然平静,可总是让白若娴内心不安。

    在仔细的学习中,白若娴的思绪却是不在阁中了。她想着这个有些暗姬,总觉得她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花魁那么简单。十年的宰相府生活,父母教导的影响之下,培养出了白若娴敏感的心思。

    “在想什么呢?”暗姬淡淡的一声问候,让出神的白若娴着实吓的不清。

    暗姬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这些日子里,楚澜清给她的阴影太大了。

    暗姬放下琵琶,走至她身旁,并没有教训她,而是退下了侍人。她抚摸上白若娴受伤的脸颊,有些怜悯道“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袋,留下疤痕可就不好看了。”

    白若娴不自觉得躲避开她的指腹,目光暗藏几份惬意。

    “在我这里,没有会伤害到你,不用那么胆怯。”善于揣摩人心思的暗姬,怎会没有看出她内心的恐惧。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楚澜清的做法,确确实实越过了她可以承受的范围。

    “告诉姐姐一句实话,你很恨楚谦王,对不对?”本以为,一句‘姐姐’,可以多少让白若娴亲近自己一些,但她认生的性格,着实让暗姬失望了几份。

    白若娴抬眸,漂亮的大眼睛天真而又显得无辜,她看着暗姬,没有说话,很安静地与她对视着。从她来到这里,一直到现在,暗姬都没有听她哼过一声。

    暗姬轻叹了一口气,心底暗念道,这个孩子,定要悉心教导才行。

    见她准备离开,白若娴的目光从未从她身上落下,终于,她开口说道“我,不喜欢琵琶……”

    清脆的声音,让暗姬心中一喜。她转过身去,正见白若娴正炯炯有神的看着她。

    “我想学焦尾琴。”白若娴的目光,从她身上转到正阁桌间的焦尾琴上。

    暗姬心中没有由来的一紧,美丽的眸子眯了一下。

    焦尾琴,整个祁国就独一无二。其乃是上好的梨花木所制,梨花木易腐烂,制作与保养起来及其麻烦。琴弦,乃是金雀蚕丝制作,易断,且琴很难驾驭。稍有不慎,手便会与琴弦同时毁了。放眼天下,能驾驭住焦尾琴的人少之又少。而她暗姬,也不过只是略懂皮毛而已。

    暗姬坐在白若娴的身旁,将白若娴的手搭在她的腿上。手指纤长,指甲也很有光泽,手的柔韧度倒也是及其的好。暗姬轻捏着她的手骨,可惜地摇了摇头。不过,这双手并不适合学习焦尾琴,若真是用心起来,必定会有不少苦吃。

    “琵琶,不好吗?”暗姬颦眉,坐在一旁开导她,希望她可以改变主要。

    “我喜欢它。”白若娴走到焦尾琴旁边,期待的目光落在了暗姬身上。暗姬也看出来了她的倔脾气,无奈了应下了。

    白若娴的脸上浮起一抹淡笑,嘴角呈现两个可爱的梨涡,宛如冰雪融化后,迎春的第一朵花儿。这是入府以来,她的第一抹笑容。不经意间,暗姬既为她着一抹淡笑,愣住了心神。

    当缓过神来,暗姬有迅速恢复老练的样子。不过,心中暗暗定下定论,她若不能被她所用,就只能被她所杀……

    小小年龄,便就有倾城的趋势,这若是大了,且不真的是倾国倾城了。

    “暗姬姐姐,你不高兴吗?”白若娴收起了笑容,面露的是她依旧不变的淡然。

    暗姬婉转一笑,未语,转身,派人下去做些点心。

    白若娴拨弄着琵琶弦,心中稍稍宁静了几份。可谁也没料到,短短的一月,谦王府却暗涌风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