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在这跪着

    天明时,府中传来骇人消息,一向平静的谦王府,一名婢女却死于他人之手。

    任何人都知道楚澜清的手段,胆敢在谦王府杀人,那无疑是往枪头上撞。

    楚澜清淡定地看着后院的尸体,命人不得张扬过后,将尸体按照府中的规矩,丢到王府外的乱葬岗中。事情简单了结,也并未经起太大风波。

    反而,在府中引起风波的,倒是前些日子,被捉拿回来的罪女——白若娴,被楚谦王从暗室放了出来。

    白若娴站在阳光下,皮肤呈现一种不正常的白皙,她抚着额头,有些眩晕地靠在墙边。也许,是许久未见日光的缘故,她不适应的蹲在墙角暗处。

    侍卫看守着她,倒也没有为难她。白若娴轻咳了几声,却是咳出了血液。

    她扬起天真的小脸,看向侍卫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话毕,她扶着墙壁站起身,步伐有些虚浮。侍卫搀扶住她的手臂,道“王爷宣。”

    白若娴颌首,不语地随着侍卫往正堂方向走去。

    见得楚澜清时,楚澜清正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听闻响动,他睁开眼睛,眸子有些朦胧,脸上也没有了往日尖锐之气,倒是显得几份无害的样子,

    白若娴‘噗噗’在心中嘲笑几声,不亏是皇家子弟,生得一副好皮囊。可惜,皮囊之下,却是一个禽兽。

    “在想什么?”楚澜清清醒的倒是也快,突然的一句话,将白若娴吓的不清。

    白若娴挣开侍卫的搀扶,站在房中,不行礼也不低头,目光直视着他,带着几份倔强。楚澜清轻笑着摇头,抬眸,他对上她的目光,神色一冷道“不许这么无礼的看着本王。”

    侍卫知趣的逼迫白若娴跪下,然后自觉退下。白若娴咬着下唇,低下眸子,掩饰过心中的不悦之色。

    楚澜清站在她面前,半蹲下,捏住她下颚的手,有些用力。白若娴吃痛的皱了皱眉,任凭他的凌虐,也没有反抗。她犹如一个木头人般,任他摆布。

    没有灵动的人儿,不是楚澜清所喜爱的。他无趣地放开她,冷冷地一抚衣袖,冷言道“既然,愿意吃苦也不愿意低头,那你就在这里跪着吧。”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可没料到,楚澜清继续说道“待本王回来,若发现,你在偷懒。那就后果自负!”

    白若娴倔强的咬了咬牙,听见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上,且传来一阵上锁声。一日之内,楚澜清没有让她用一顿餐。

    桌子上的茶壶,干涸的没有一滴茶水。白若娴趴在桌子上,把玩着精美的茶杯,她可没有楚澜清预想的那么听话。

    不知不觉,又困又饿的她,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小孩子的天性,暴露无遗。当楚澜清回来时,看到眼前的情景,气得面色铁青。他平生,最厌恶的便是别人对他的许逆。

    暗姬站于他身后,抿唇轻笑。哪料到,楚澜清抽出腰间的马鞭,重重地抽在了漂亮的桌子上。桌上精美的玉石蟒杯,‘啪’的一声被击碎,碎片从白若娴的脸上划过,白若娴猛然惊醒,脸上呈现一道血痕。

    “呵,你好大的胆子。”楚澜清冷笑一声,一把将白若娴从正堂的椅位上抓了下来。白若娴肩上的上并未痊愈,这一拉扯,肩上又一次被血液染红。

    白若娴疼的面色煞白,眼看着,楚澜清的鞭子要落在她身上,却被暗姬一把拦住。

    “王爷,这是做何?”暗姬埋怨地看了他一眼,将白若娴拥进怀里,瞪着他手中的鞭子,轻哼一声。

    白若娴不安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想要挣扎,却又无力。暗姬低头,给了她一个示意的眼神,白若娴被肩上的伤疼的冷汗涔涔,也便随了她,安静了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