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想要就争

    夜空中,没有繁星没有日光,犹如一潭死水一般,安静地令人心悸。

    楚澜清对窗饮酒,时而抬眸看向夜空,表情有些凝重。

    ‘吱呀’一声,门应声开启。一名抱着琵琶的女子站在门前,轻风吹进房门内,夹杂着一阵暗香。女子半抱琵琶的手,纤细如葱,宛如绸缎一般光滑而柔软。

    小巧的瓜子脸上,含着一丝笑意,明眸看向楚澜清的方向,轻声唤道“爷……”

    楚澜清收回思绪,酒杯还凑在唇边,他看向女子,笑容取代了方才的凝重。

    “暗姬,好久未见呀。”楚澜清将杯中的酒一饮而进,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暗姬低眸微笑,自觉坐于屋子中央的昙花椅上,手指拨弄起琴弦“爷,今日想听什么曲子?”

    询问之中,带着几份魅惑之意。可若仔细琢磨这个女子,她倒也不像什么狐媚之人。她举目之间,都优雅无比,多看几眼,似乎就可以让人着迷。

    楚澜清没有言语,只是一直注视着暗姬。暗姬心中已经明了,手指在琴弦上轻轻一勾,闭眸,嘴角微微弧起。起初,乐声入流水一般,缓慢入耳。待,一番清明过后,琴声变得快速起来,嘈嘈切切,铿锵有力,宛有一份兵临城下的悲壮之情。

    楚澜清沉醉与这一曲之中,嘴角的笑意加深,入情之时,琴声却又嘎然而自,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爷,想要得,就去争吧。”

    楚澜清从琴声中醒来,不可思议地看向眼前娇弱的女子。暗姬整理好衣衫,将琵琶放置一旁,面色平静地对上他的眼睛,仿若刚刚的话并非她所言。

    “你,想要本王争什么?”楚澜清明知故问道,目光故作不在意地停留在远处。

    暗姬自是明白人,话点到为止,倒也是不说透。走到楚澜清身旁,为他倾上了一杯酒,道“听闻,爷从府外带回来一个姑娘?”

    楚澜清举杯大笑,握住暗姬的手,一把将她拥入怀里。

    他亲昵地在她耳边吐着气息,酒香缭绕在暗姬鼻边,暗姬不满地推了他一把,捂唇笑言“姬儿,还真想见见,王爷看上的女子,是什么样子的呢。”

    楚澜清眯了眯眸子,他怀中的女子,是猫还是狐狸,目前还不敢判定呢。

    暗姬瞥了他一眼,装作赌气地站起身,站在窗前,她自怜哀叹道“楚谦王,奴家算是高攀不上了。”

    “奴家告退。”暗姬躬身一礼,说话,便要取琵琶离开,却被楚澜清一把揽住。

    “姬儿,下月本王生辰,生辰过后,娶你进府如何?”楚澜清轻咬着她的耳垂,惹得暗姬一阵娇羞。暗姬白了他一眼,指尖戳了戳他的胸膛,笑而不语。

    楚澜清抓住她不老实的双手,紧紧地将她禁锢在怀里。暗姬知道,事到如此,不可再继续下去。她知趣的离开他怀里,说了些暧昧的言语,便要告退。

    “明日,本王带你去见见那个丫头。”楚澜清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倚在窗边,潇洒地继续饮酒。

    暗姬笑魅地应了一声,转身,眸中却是一片清明。

    暗姬,祁国醉香居花魁,芳龄十又六岁。在她笄礼那日,她遇见的楚澜清,便从此跟随了他。如今,不知不觉已是一年。

    暗姬抱着琵琶走在王府的小道上,侍女提灯,两人共同融于月色之中。半响,暗姬听下,悄然说道“那名女子,叫什么名字?”

    侍女噤声,半响,她缓缓说道“奴婢……奴婢不知姑娘说的是谁。”

    暗姬轻瞥了她一眼,冷笑轻哼道“就是,你们王爷前不久从府外捉拿回来的那位。”

    侍女脸色煞白,本想说不知,但见暗姬威胁的眼神,只好跪地惶恐道“奴婢……奴婢只知,她是白家的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