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一生相随可好

    时光如水,总是无言,也从不为谁停留,也从不为谁驻足。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一日,黑白无常从凡界带回一缕孤魂。

    只一眼,冥界的人便都能确定,这是灵儿无疑!对,她一定就是当年灵儿身上被剥离的一魂两魄。那模样,那身段,那姿态,那气质,那声调,举手投足之间,都与当年尚未化身孟婆的灵儿一模一样。

    “黑白无常,你从哪里将这姑娘找来的?”转轮王一探,便已经发现这孤魂的确只有一魂两魄,他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带着一丝颤音。

    “转轮王,这丫头是我们今日在南山寺附近遇上的,她戴着面纱坐在一棵桃树下,看那样子似乎是在等人。诡异的是,这丫头周身上下没有一点鬼魂的味道,大大方方地坐在阳光下,看上去完全是阳寿未尽的小姑娘。若不是刚好刮过一阵风将她的面纱吹起,让我们看到她与灵儿完全一样的面庞,我们就与她擦肩而过了。”白无常向众人解释道。

    “那你们怎么发现她其实是孤魂的?”秦广王也盯着这孤魂上下打量。

    “当时我们正想上前细看,突然有个骑马的白衣男子打那桃林经过,这丫头猛地站起身来,追上前去,我们才发现她的双脚根本没有着地,完全是在飘。”黑无常补充着当时的情况,“我们这才心生怀疑,用招魂幡一引,她果然跟着我们就到冥界来了。只是不知道她是不是就是冥王要寻的人?!”

    “秦广王,你将凡人的生死簿呈上来。”一直沉默不语的冥王听到这里终于开口了。

    “是,冥王!”秦广王从袖子里拿出生死簿,快步上前放在了冥王面前。那簿子在秦广王手里只有小小一本,但放在桌上后却迅速变成了厚厚的一百本。

    冥王静静地翻看着,冥殿的大殿里突然安静了下来。那孤魂倒也没怕,抬眼看看这里看看那里,似乎还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到这个地方来了。只是,谁都能看出,她的眼神里有太多迷惘,也掺杂着一种欲说还休的凄苦。

    “凡界最近一万年的簿子都在这里?”冥王有过目不忘之本领,从密密的蝇头小楷中挑选自己想要的信息易如反掌,片刻之后,他已经将那一百本簿子都看完了,随即抬头望向秦广王,“你确信没有遗漏?”

    “禀冥王,都在这里,绝无遗漏!”秦广王自然不会说假话,这么多年来,他执掌凡人生死,还从未出过差错,他所记录的生死簿,绝对不可能有遗漏。

    “姑娘,你可记得你是谁?”冥王缓缓合上手中的簿子,抬眼看着眼前的孤魂。灵儿和阿月失去一魂两魄不过二十余年,按凡界的时间来算也就是不到一万年,可这一万年的生死簿里记载的凡人死后亡魂基本都被带回了冥界,偶有因各种原因做了孤魂野鬼的,秦广王都有批注,显然没有一个是眼前这个女子。

    “我?!”那孤魂抬眼看着冥王,那眼神像极了当年灵儿受委屈时的模样,“我早就忘记自己是谁了,只记得自己是南山寺外桃花林里的一只鬼。”

    “既然是鬼,为何不来冥界报道?”冥王的声音不带一点起伏。

    “有时候,我都忘记自己是鬼了,我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没有来冥界,或许是因为我一直在等一个人。”孤魂看着冥王,一脸的无奈和迷惘。

    “你在等谁?”冥王继续发问。

    “等谁?!”孤魂轻轻摇了摇头,“到底等谁我早已忘了。我只知道自己要等他,一定要等到他。可是,我等了好几百年了,不,或许已经有上千年了,可是,他一直没有来。我的脑子叫我不要再等了,可我的心却叫我等下去。我想,我还会继续等下去,直到他来到我身旁,我好想问问他,为何没有遵守约定来找我。”

    “冥王,她等的会不会就是阿月的一魂两魄?也不知道创世之神在他们俩的魂魄上施加了什么东西,他们投生到了凡界我们却不知道,即使变成了亡魂,也没有一丝亡魂的气息,难怪我们怎么也找不到他们。”转轮王在冥王身旁低声说到。

    “或许创世之神根本就不想让我们找到他们,创世之神是想让他们自己在凡界寻觅自己的缘分,拥有不被冥界和天界控制的自由人生。”秦广王看着眼前的人若有所思,“可是,创世之神这么做的本意是什么?难道就是要让他们分开么?”

    冥王并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这张酷似灵儿的脸,他的神识早就将这孤魂探测了一遍,这是灵儿的魂魄没有错,可她怎么会孤身一人?她等的人是谁?她在凡界的缘分真的与阿月的魂魄有关么?

    冥王沉默,其他人也相继闭了口,众人都怕扰了冥王的清静,更怕扰了他的思路。这孤魂什么都不记得,生死簿里又没有关于她的任何记载,要如何证实她的身份,这显然不是件容易的事。

    片刻之后,冥王突然手一伸,掌心中出现了一面观像镜,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孤魂,“本王帮你找到你要等的人可好?!”

    “真的么?!”孤魂眼里闪过一丝光亮,随即又黯淡了下去,“我都不记得他是谁了,也快忘记他的样子了,你真的能帮我?”

    “本王说能帮,自然便可以。”冥王将手里的观像镜抛上半空,双手暗暗运力,一道金光从他手中发出,笼罩在观像镜上,镜子里渐渐的人影绰绰,开始有了影像和声音。“你和他第一次相遇,是在南山寺外的桃花林么?”

    “嗯,是的。”孤魂点点头。

    “那你好好看看,这里面可有他?!”冥王一边说话,一边用神识向女子探来,随即他的神识带着女子的气息返回到观像镜中。只见镜面上出现了一片桃花林,粉色的桃花延绵数里,像一片粉红色的花海。一个二八女子身穿翠绿螺纹百褶裙,怀里抱着一大束桃花缓步走在桃花林里,如花似玉的面容在漫天飞舞的粉色花瓣中看上去愈加明艳动人。这女子显然就是此刻冥殿中站着的孤魂。看来,冥王的修为又精进了不少,能直接将查找对象的气息带入观像镜,准确无误地找到自己要找的信息。否则,要在这画面上查找一万年的人和事,那还不把人累死?

    只见女子怀抱桃花一边走一边轻声哼着歌谣,心情甚是愉悦。就在这时,一条剧毒的蛇从草丛里慢慢游了出来。少女的歌声惊动了毒蛇,它昂起三角形的脑袋,怒睁着细小的眼睛,信子在嘴边微微晃动。当毫无觉察的少女走过它身边时,毒蛇的身子猛地一下窜起,一口咬到少女腿上,尖尖的毒牙当即便将毒液注入到少女体内。

    少女遭遇这突然袭击,当场就晕倒在了地上,毒蛇得意洋洋地松开口,缓缓游进了草丛中。不一会儿,有个白衣男子打马从桃花林经过,他发现了地上昏厥的少女,立即跳下马,向少女走去。

    转轮王和秦广王等人面面相觑,这男子不是阿月又是谁呢?

    只见男子将少女抱在怀中大声呼唤,见少女嘴唇发乌,瞳孔发散,他连忙细细查看,终于发现少女白色中裤上有两个小孔,正往外渗出略带乌黑的血渍。男子念了句“多有得罪”,慌忙将少女小腿处的裤子撕开,先是点了少女几个穴位,用手将污血挤出,又俯下头去,将那些毒血全部吸出。末了,男子为少女包扎好伤口,又喂给她一粒解毒的丹药,并将她抱至桃树下,用手为她遮挡着阳光。

    半个时辰之后,少女醒来,男子连忙告知其事情的始末,少女起身施礼,看着如此英俊不凡的救命恩人,她羞得满面桃花。“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都是二八年华,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眼前娇羞的少女也让男子心里一动,他凤眼一挑,“姑娘如何报答在下?”

    少女倒也是个率性之人,她抬头一笑,“一生相随可好?”

    一问一答中,两人情缘已定。男子和女子翩然行走在桃花林中,浅笑低语,数只彩蝶在少女身边飞舞。末了,男子承诺,一年后来桃花林接她。

    又是一年桃花开,女子在桃花林里日日等待。可她等来的不是自己日夜思念的情郎,而是一个蒙面的杀手。杀手的短剑刺穿了女子的胸膛,女子倒地时只问了一句,“为什么?”

    “公子说了,让你死了这条心!三日后他便要进京做驸马!”杀手鄙夷地看着渐渐咽气的女子,啐了一口唾沫,转身离去……

    “不用再看了!我都想起来了!”孤魂就在这时开了口,她突然上前一步,跪倒在冥王面前,“请送我去投生吧!”

    “你真的决定了?!”冥王一挥手,观像镜里的画面和声音都静止了。

    “是的,我决定了。”孤魂抬头一笑,笑容显得有些惨淡。看在转轮王等人眼里,只觉得无比凄凉。怎么也没想到,创世之神为阿月和灵儿安排的,竟是这样的“缘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