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灵儿的心愿

    “十三?!”司命和圣元星君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抬头看着转轮王,一脸的莫名惊诧。对于十三,他们记忆犹新,不就是当初那个松鼠妖么?这个被冥王派往地煞身边卧底,最后反被地煞和龙牙利用、在凌霄殿指证灵儿与地煞有奸……情的可怜女子,转轮王怎么就想到把她和冥王扯到一起?

    “其实,十三一直对冥王有意。而且我一直认为,当初若没有灵儿,说不定时间长了,冥王也会和十三在一起的。”转轮王将十三以前的种种简单说给司命和圣元星君听。

    “照你这么说,撮合十三和冥王倒也有些意思,说不定还真的能圆十三这苦命孩子当初的一个梦。”圣元星君捋捋胡须,“可是,冥王会不会也喜欢她呢?她当初可是造成月灵儿悲剧的一个导火索啊!再说了,转轮王,从你这簿子上看,十三不是在几千年之后的一个异世空间么?难道你准备也把冥王的情魂送那里去?”

    “我也没有把握,但我觉得我们可以试一试。与其让冥王和那些凡界陌生女子邂逅,还不如给十三一个机会。这孩子其实是个特别善良、特别忠诚的人,如果不是一心要维护冥界的利益,如果不是担心冥王被骗,她当初又怎么可能落入地煞和龙牙的圈套呢?我们可以把冥王的情魂安排在一个特别的空间,再将十三的魂魄召回,让他们相遇,说不定他们能重续前缘。”转轮王笑着说出自己的计划,“这个事情,刚好可以让阿月帮帮忙,他现在不是负责凡人姻缘的月下老人么?”

    “本尊觉得,这个可以有!”司命也比较赞同,“虽然我们作为神仙,不能强求凡人的缘分,但我们可以为他们牵牵线搭搭桥。至于成不成,那是后话!不过,为了避免创世之神说我们串通一气,干预冥王的情魂历劫,本尊建议还是多给冥王几朵桃花,让他自主选择,自己谱写自己的命运。”

    “这是自然的,我也只是想撮合他们两人罢了,并没有想过要主宰冥王情魂的命运,这点分寸我自然还是懂的。何况,冥王的性格你我都清楚,想必即使化身凡人,他那超强的自主意识也不会受什么影响,在选妻这个问题上,岂容你我强加干涉?!”转轮王虽然有意圆十三一个梦,倒也并没有强求的想法。

    “本尊突然觉得很有意思。一想到素来强大冷漠的冥王,会因我们而在凡界大走桃花运,本尊就觉得热血澎湃,司命老儿,转轮王,还等什么?不如,现在就送冥王的情魂去往生吧!”圣元星君完全是一副要看好戏的样子。

    “好,此事还真的是可以马上就做!”转轮王点点头,“趁冥王不在,我先送他的情魂去凡界好了!劳烦两位速去凡界找找阿月,将我们的计划告诉他,让他帮帮忙,牵牵红线。我们就可以坐等结局了。”

    “但愿冥王的情魂不会让你我失望!”司命和圣元星君一边说着,一边和转轮王告别,离开凡界找阿月去了。转轮王则向奈何桥走去。

    “转轮王,有事么?”今日往生的魂魄不多,灵儿有些百无聊赖,便去了花海,坐在那里发呆,陪在她身边的是死而复生的残音!

    原来,当日创世之神虽然罚灵儿终生留守冥界,驻守奈何桥,守护凡人往生,消除投生之人的前世记忆,却也知道她不能与阿月见面,内心必定凄苦,加之失了情魂的冥王异常冷漠,用脚指头都可以想到这灵儿在冥界的日子肯定不好过。所以创世之神暗中复生了花妖残音和叶妖琴幽,好让灵儿在漫长的岁月里有个陪在身边说话的人。当冥王为灵儿重塑肉身,让灵儿重新苏醒时,灵儿便欣喜地看到了再生的残音。无数个日子里,残音都陪在灵儿的身旁,无声地给予她安慰。冥界的花海,如今最常看到的一幕,便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陪在那白发苍苍的孟婆身边,两人坐在一起,也不说话,就这么依偎着,像是一对祖孙。

    “转轮王!”残音连忙起身给转轮王请安。

    “你们坐,我只是去轮回谷看看,把冥王的情魂送去凡界往生。”转轮王抬手接了个结界,不让其他爱八卦的花妖听到他们的对话,对于灵儿和残音他倒是并未隐瞒,“刚才司命大人和圣元星君来找本王,将装有冥王情魂的养魂葫送还回来了。”

    “对啊,我倒把创世之神交待的这个事儿给忘记了。”灵儿扶额,“看来我真的老了,什么都记不住了。”

    “说什么呢,灵儿,别因为化身老婆婆就在我面前说自己老了。”转轮王伸手在灵儿脑门上弹了一下,“你要是说自己老了,让我情何以堪?!”

    “转轮王,冥王他……”

    “灵儿放心,我们会尽力给冥王的情魂安排个好人家的。”转轮王当然知道灵儿在担心什么,“冥王是个好人,他的情魂自然会有好的归宿。”

    “我知道,大家都不会让冥王受苦的。”灵儿淡淡一笑,“至少当年我与阿月十世历劫那样的折磨,绝对不会发生在冥王身上。”

    “灵儿,过去的事情,你就不要再想了。”残音知道灵儿一定又想起了往事,连忙拍拍灵儿的手,“你还有我,不是么?”

    “嗯,我一直有你!”灵儿轻轻挽过残音的手,对着欲言又止的转轮王微微颔首,“转轮王,你快送冥王的情魂去轮回谷吧,不要耽误了他往生的好时机。”

    “好,那我先去了。”转轮王心里暗叹了一声,转身打开结界,只身向轮回谷走去,灵儿看着他的背影默不作声。

    “灵儿,你又在想什么?”残音柔声开口,“多想无益,不是么?你还是尝试着把此前都忘记吧,只有这样,你心里才不会这么苦!”

    “残音,深刻在心底的东西,不用想都会自动跳入脑海,我如何能忘记?我也舍不得忘记啊!”灵儿低头看着手里的簪子,那是阿月亲手为她手雕刻的橙红玉簪,当初她曾任性还给阿月,但两人在神秘之境打开心结,重新结合在一起之后,阿月便将这枚簪子重新插到了灵儿的发髻上。重塑肉身苏醒之后,灵儿化身孟婆,这簪子也被她从头上取了下来,平素就放在身边,随时拿出来把玩。

    “灵儿,你明明知道你与阿月已经没有未来可言,如果你一直纠结在过往的回忆之中,苦的是自己,你这是何苦?”残音说这话的时候,其实也不忍心,可是眼看着灵儿这般消沉,她觉得别无他法,“灵儿,放不下过去,你又如何能面对崭新的未来呢?”

    “未来?!”灵儿苦笑了一下,“残音,我这样的老妪还有未来可言?!”

    “灵儿……”残音一滞,她何尝不知道自己的说辞极其苍白呢?终生留守冥界,负责消除凡人前世记忆的灵儿,真的还能有未来么?

    “残音,你是不是想说,只要我不再化身为孟婆,以真面目示人,迟早是能在寻觅到真爱的?!”灵儿将簪子收起来,极其平静地转身看着残音,“就算我恢复自己的容貌又如何?甚至就算我可以自由出入冥界又如何?我的心里早已经放不下别的人了!”

    “灵儿,我明白,我只是……”

    “天界冥界总相思,寂寞万载有谁知。十世回眸两相忆,几成追忆几成痴。(亲们,这个改自河图的歌《三世》哈)”灵儿抬眼看着冥界暗红的天空,随口吟出几句诗,“残音,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相思虽苦,我也宁愿相思,因为我不愿意忘记阿月,也不可能忘记阿月。我只是心疼当初自己因为置气,明明心里有他却不承认,还一再拒他于千里之外,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可以和他相守的时间,现在想起来我真的好后悔。后悔那个时候没能早点向他敞开心扉,重新接纳他,否则如今想起彼此也能多一些甜蜜的回忆,而不是那些痛苦的相互折磨。不知道阿月每每回忆起过往,是不是也会怨我当初太过任性。”

    “灵儿,怎么会呢?正如你所说,这份情在你和阿月心中都已情根深种,爱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有怨呢?……”

    “其实,我倒是希望他能放下,能忘掉。”灵儿一边说一边缓缓向前走去,“如今他在凡界,身边什么女子没有,如果能遇到待他好的,谈得来的,我倒希望他能随缘再娶。”

    “灵儿,你……”

    “残音,若我不是心魔的再生,若我从前不是小草妖,很多故事都不一样,创世之神给我这样的惩罚,我并无怨言。我也没想过要离开冥界,漫长的岁月唯有回忆慰藉相思。可是,阿月他不该白白陪我这样孤苦一生。我爱他,我希望他不要过得这么苦!”灵儿心底何尝又没有矛盾,只是,正因为爱他才会更希望他幸福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