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创世之神的故事(2)

    创世之神说着转过身来,看着清樱淡淡一笑,“你心里一定也埋怨本座将阿月和月灵儿分开,并将冥王的情魂剥离吧?”

    “清樱不敢!”清樱慌忙屈膝,“创世之神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用意,清樱只是不明白罢了,绝不敢有任何怨言。”

    “本座并非喜欢棒打鸳鸯,更不是不想成人之美,只是,这月灵儿与冥王之间实在微妙,本座担心悲剧重演……”

    “悲剧重演?”清樱有些奇怪,不知此话从何说起。

    创世之神转过身,看着那波光粼粼的七彩水面,手一招,湖面中央渐渐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那漩涡搅得湖底咕咚咕咚冒出不少水泡,水泡越来越多,漩涡中水流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看上去漩涡里的水就像要沸腾了一样。紧接着,漩涡里慢慢冒出一张白玉床,而床上竟躺着一个一袭白袍、双目紧闭的绝世美女,那种美直逼人的双眼,素来有天界第一美女之称的清樱,觉得自己连她的十分之一都不及。

    漩涡消散,一股柔和的水波慢慢将沉睡的美人推送到创世之神和清樱面前。

    “诺儿,你还要睡多久?你什么时候才会愿意醒过来?”创世之神痴痴地看着眼前的女子,那眼神里满满的都是爱。只见他将食指放入口中咬破,将血滴到女子唇上,那女子略显苍白的脸色渐渐泛起一丝红晕。创世之神贪恋地看着,若不是清樱在,估计他已经将这女子紧紧搂在了怀中。

    “这是……”清樱实在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开了口。

    “诺儿,本座的未婚妻。”创世之神手一挥,水波带着白玉床渐渐远去,回到湖面中央,白玉床重新沉了下去。

    “三百万年前,本座爱上了青梅竹马的诺儿,可她那时尚且年幼,一心只爱探索宇宙的奥秘,不想过早成亲。于是,本座一有空就陪着她四处历险,只等她长大及笄,便迎娶过门。谁知道有一次本座随父王去处理一次星际大战的时候,诺儿遇到了一个黑暗之神宁沐,此人能言善道,很会讨人欢心,第一次见面便得到了诺儿的好感。后来只要本座不在,诺儿都会去找宁沐,并与他越走越近。到最后,诺儿已经无法选择,她不知道自己是更在意宁沐,还是更在意本座。”

    “本座那一段一直在忙着带兵作战,根本没有发现诺儿的此等变化。等本座发现的时候,诺儿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离开本座,撕毁我们的婚约,她做不到,毕竟我们青梅竹马,双方的家族也有太多的利益交织在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个道理诺儿不是不懂。可若是离开宁沐,她又割舍不下,因为宁沐似乎比本座更会哄她开心,而且宁沐可以一直陪着她,不像本座总有太多要尽的责任,需要随时远征什么的。”

    “发现诺儿内心的挣扎,本座也很痛苦。本座甚至在想,如果没有家族利益,没有所谓的身份与责任,诺儿是不是毫不犹豫就会选择宁沐,离开本座。在痛苦的同时,本座暗中派人对这个宁沐进行调查,结果发现他的背景极其可疑。再继续追踪查下去,本座意外发现宁沐所在的黑暗家族竟在暗中策反,意图篡权夺位,他本人接近诺儿本就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不过是利用诺儿的天真无知罢了。当真相摆在诺儿面前的时候,她的心被伤害了,她将自己关起来谁也不见。而父王则勃然大怒,要本座亲自带人前去讨伐黑暗家族。本座就这样和黑暗之神宁沐展开了生死之战。”

    “谁也没想到,宁沐的修为并不在本座之下,而且他早就从诺儿口中得知了本座的弱点,当本座与他在阿朗星决一死战的时候,他显示出了真实的实力,招招狠厉,直逼本座的命门。本座的手下被黑暗家族其他人拖着,根本无法前来援助,就在本座被宁沐重伤之际,诺儿突然出现了,替本座挡下了致命的一招。宁沐对本座使出的那一招叫‘暗黑反转,生机尽灭’,那是黑暗家族最厉害的绝招,他们家族的创始人当年独创这一奇功之后,整整五百万年没有一个后人练至这最高境界。被这招击中,绝无生还可能,且神魂在一盏茶的时间内皆会消散。宁沐自然也没有想到诺儿会出现,眼见着诺儿挡在本座前面,他最后一瞬间将手偏了一偏,可还是击中了诺儿。虽然宁沐利用了诺儿的感情,却也在相处中真的爱上了诺儿,眼看诺儿受伤,他心疼不已,冲上前来。诺儿则在本座怀里悄悄告诉本座,宁沐的命门在他的脚心。本座趁宁沐走神之际,用尽全力,一招毙命。而诺儿则微笑着在本座怀里停止了呼吸。”

    “本座寻遍了所有的方法,诺儿都不曾醒来。她的娘亲便是宇宙中最伟大的医师,却也无法唤醒诺儿。就算她用最神奇的医术凝聚了诺儿所有的魂魄,并用自己的精血重塑了她的肉身,但重生后的诺儿只是沉睡,并没有醒来。于是,本座带着诺儿走遍了整个宇宙,找到了最适合她沉睡的地方,此处不但灵力充沛,能保证诺儿在沉睡中必须的灵力,而且还能栽种各类珍奇的药材,让本座能随时熬制药汁喂食诺儿,所以本座将此处打造为了太虚神境,守护沉睡的诺儿。只可惜,本座守护了她整整两百万年,她还是没有醒过来。”

    “创世之神,原来您并非不懂感情。”清樱听完这个故事,心里无限感叹。阿月离开天界之前也和她详细说起过在太虚神境的事情,当时清樱的想法和灵儿一样,认为创世之神高高在上,其心里一定认为自己所创造的三界很重要的,维护三界的秩序也极其重要,感情则是可有可无的。如今方知,创世之神不是不懂爱,他比谁都爱得深沉。一个人独居此处,守护自己沉睡的爱人两百万年,甚至连宇宙之神的王位都可以放弃,这是怎样的一份情?!

    “诺儿当年曾说起她的心愿,便是希望能找到一片洪荒之地,创造一个新的空间,放上一些物种,让其在这个空间中繁衍生息,从而使得广袤的宇宙能多一些生机和生气。在她沉睡的日子里,本座竭尽全力去达成她的这个心愿。本座从自己和诺儿身上取了部分神识,分别创造了父神和母神,将他们放入本座选定的混沌之中,没想到父神诞生,心魔也随之诞生,一切的故事发展都偏离了本座的预设……”

    创世之神说到这里,停了停,“但本座遵从诺儿的意思,只是静观其变,绝不横加干预。只是,看着冥王对月灵儿不计后果的付出,看着月灵儿知晓真相后的犹豫和彷徨,看着阿月隐隐的担心,本座突然担心他们会重蹈覆辙。如果月灵儿因着报恩,或是因着亏欠,在冥王和阿月间摇摆不定,这三人迟早会因感情而出问题。为了避免当年的悲剧重演,本座才会提出将冥王的情魂剥离,送入凡界历劫,为的是要冥王能有机会放下对月灵儿的执念,遇到自己的有缘人,找到属于他自己的幸福。至于月灵儿和阿月,本座让他们分离,并不是真的要他们永远分开,本座要的是他们在漫长的岁月里,真正明白自己心里在意的那一个人是谁。这样待他们重新在一起的时候,才会真正放下从前的种种隔阂,更加懂得珍惜。”

    “创世之神,您的一片苦心,清樱终于明白了。清樱代阿月和月灵儿谢谢您,也代冥王谢谢您!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也会明白您的良苦用心的!”清樱感概万分,怎么都想不到,原来创世之神的安排如此的有深意。

    “本座并非用心良苦,不过是希望你们安好罢了,这样诺儿醒来后看到才会开心。”创世之神看着湖心白玉床消失的地方,“若不是父王突然来访,本座根本没打算和你说起诺儿的事情。她在这湖心沉睡了两百万年,本座知道,终有一天,她会打开自己的心结,微笑着醒来。”

    “清樱相信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清樱丫头果然是个懂事的。”创世之神浅浅一笑,又问清樱,“知道本座为什么召你前来么?”

    “清樱愚钝,的确不知。”

    “你的孩子可好?”

    “不好。”一提到孩子,清樱一下就红了眼睛,她抬头看着创世之神,“孩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小丫头都在瞎想什么呢?!”创世之神淡淡一笑,“小家伙好得很!”

    “真的么?!”清樱眼睛一亮,随即又黯淡下来,“为何我们看不到呢?”

    “因为你们两人的修为都没有这孩子高,所以看不到他的情况!”创世之神耐心地向清樱解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