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乙熏尊君

    天帝稳了稳心神,手微微一抬,应了一句,“冥王请说!”

    “陛下,你可认得这个人?”冥王的手一动,布袋子里掉出一个人,那人见风就长,由一寸大小迅速变成了一个三尺男儿。众仙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这不是乙熏尊君么?”天帝面带惊讶,他的话音一落,就连一直低垂着头的清樱也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这被冥王带来的人。而那些资历较长,年岁较大的神仙显然都惊住了,司命和圣元星君也张大了嘴巴。

    “乙熏尊君?”阿月和灵儿闻所未闻,更不知道此人是个什么角色,见众仙如此惊异,自然心里也充满了好奇。

    “对,他就是乙熏尊君,就是留下手札的那位尊君。当年他乃天地之间的一方青石,父神与心魔大战时就在这青石旁打了三千回合,两人的血渍不断洒在青石身上,后来这青石就开了智识,采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逐渐修炼成仙。”冥王压低声音给阿月和灵儿解释。

    “可我们怎么一直看不出他的本体?”灵儿皱了下眉,若说是青石得道,那至少自己也能看出他的本体是块巨石吧。

    “此间自有玄机。”冥王没有点破。

    “乙熏尊君,你失踪了这么多年,到底去了哪里?怎么今日会与冥王相遇?”天帝看着站在那里沉默不语的男子,忍不住开口问到。

    男子并不回答,也没有看向任何人。他的眼神有些空洞,平视着前方,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乙熏尊君,你……”天帝心里诧异,随即又问冥王,“冥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在哪里遇到乙熏尊君的?他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陛下,本王并没有遇到他,倒是阿月和灵儿遇到了他。”冥王的话听上去怪怪的。

    “阿月,你来说说,难道乙熏尊君也在太虚神境?”天帝越发奇怪了。

    “陛下,非也!我和灵儿遇到创世之神的时候,他正在历劫,而此人趁机袭击创世之神,后被创世之神收服……”阿月来不及多想,简要陈述了当日这乙熏尊君刺杀创世之神的事情。

    “刺杀创世之神?!”众仙一片哗然,看向那乙熏尊君的眼里全是震惊和不可思议。

    “你是说他居然想取创世之神的性命?”天帝也惊呆了。这个乙熏尊君失踪了数十万年,只留下了一本通往太虚神境的手札,还是不久前清樱为救冥王时无意中在典籍堆里翻出来的。大家都以为他因为痴迷探寻神秘之境而丢了性命,谁能想到,他居然一直躲在太虚神境,还伺机刺杀创世之神,他到底想干什么?这实在是匪夷所思!创世之神是谁?是这三界的缔造者啊!其修为深不可测,三界最强大的人,即使是冥王和天帝见了他都只有跪拜的份,居然想刺杀他?难道这乙熏尊君是想取而代之,成为三界真正的主人?还是乙熏尊君在那神秘之境受了什么刺激,脑子短路了?以卵击石,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轻易尝试,何况他还是个活了一百多万年的神仙呢。

    “的确,这乙熏尊君意欲刺杀正在历劫的创世之神,后被创世之神收服了。”阿月点点头。

    “那创世之神对此事可有什么说法?”天帝看看站在那里面不改色的乙熏尊君,想必要从他嘴里问出点什么是不可能了,只好继续问阿月。

    “创世之神什么也没说,只是将他收进了布袋里。”阿月指指冥王手里的小布袋,“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乙熏尊君的用意。”

    “冥王,创世之神将乙熏尊君交给你带回,想必有给你提过吧,你是否清楚这其中的原委?”天帝再问冥王,其他人也都看向冥王。

    “本王并不清楚,创世之神只说此人胆大妄为,要本王带回后交给陛下惩罚。至于原委,他没说。”冥王摇摇头。

    “这可要怎么办才好?创世之神什么也没说,乙熏尊君又是一副打死也不说的样子。陛下要怎么处理?”下面的神仙议论纷纷,都觉得很不好办。天帝的脸上也写满了为难。这创世之神交办的任务实在棘手,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怎么能做到公平公正处理呢?

    “陛下,本王倒是有办法让乙熏尊君开口。”就在众仙和天帝觉得一筹莫展的时候,冥王淡淡地开了口,“虽然他早已不会说话了,但本王会让他说出实情。”

    “什么?!他不会说话了?!”天帝眉毛一挑,由惊讶变得面露喜色,“冥王你有办法?是什么办法?对他用刑,让他写下来?!”

    “当然不是,他若不想说,用什么刑他也不会说。再说本王并不是那种刑讯逼供、屈打成招的人。”冥王依旧淡淡一笑。

    “那是什么办法?冥王快快请说!”天帝有些急不可待,既然惩罚这乙熏尊君是创世之神的旨意,那就越早完成越好。

    “那本王就献丑了!”冥王说着转向了乙熏尊君,“你也是个可怜之人,本王虽不想这般对你,但为了让众仙知道真相,只好得罪了!”

    众仙听冥王这么一说,心里有些疑惑,完全不知道冥王这话是什么意思。阿月和灵儿也觉得莫名其妙。众人死死盯着冥王,生怕错过了什么。就连云鹤也暗暗关注起冥王和乙熏尊君来。

    只见冥王慢慢抬起双手,手心相对,在胸前不停旋转,口中默念口诀,掌心之间缓缓出现了一道金色光芒。随着他双手不停扭动,金光中渐渐出现了一个七彩光球,那光球越来越大,越来越亮,但光芒虽然耀眼却不刺眼,看上去让人觉得异常喜欢。就在众人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冥王将双手撤回,金光消失,那七彩光球缓缓飞到乙熏尊君头顶。

    一直面无表情的乙熏尊君浑身颤栗了一下,接着他的脸上露出了十分痛苦的表情。只见他突然伸出双手在自己身上抓来抓去,甚至难受地用手去掐自己的脖子。他双眼圆睁,五官痛苦地扭曲在一起,想喊却又发不出任何声音。在众目睽睽之下,乙熏尊君终于倒在了地上。

    随即,乙熏尊君的头顶上渐渐冒出一道白烟,白烟慢慢凝聚,竟变成了一个透明的人形。负手而立的冥王轻轻一招手,那七彩光球飞了下来,逐渐将那人形包裹在其中。

    “乙熏尊君,你可认识本王?”冥王说这话的时候,看向的并不是地上躺着的那一位,而是看向七彩光球中那透明人。众仙这才看清楚,那透明的人形与乙熏尊君完全一模一样。这是什么?众仙完全搞不懂。

    “不认识。”那透明人摇摇头。

    “不认识本王没关系,本王只想告诉你,本王是受创世之神的委托找你调查一些事情。本王知道你此时很痛苦,希望你能忍耐。”冥王说完,并不等那透明人说话,右手轻轻一个翻转,那透明人形在七彩光球中轻轻旋转起来。

    大约半盏茶的时间过后,七彩光球消失。透明人浮在半空中,看上去神情略显呆滞。

    “本王问你,你为何要刺杀创世之神?”冥王抬眼看着透明人。

    透明人显然中了法术,说话一字一句,没有起伏,“我是被人害的,我的魂体被人控制了,刺杀创世之神绝非我的本意。”

    “哦?是谁对你下了黑手?”冥王背剪双手。

    “此事说来话长……”透明人话里透着浓浓的悲伤,“数十万年前,我经过多次尝试,在三界之外找到了一条前往太虚神境的路径,欣喜之余,我回到天界,想做好充分的准备之后再次启程前往。当时我回到天界,第一个来看我的是云鹤尊君。要知道那时天界还有几位尊君也对探寻三界之外的神秘之境充满兴趣,对这几个仙友,我都将他们看作志同道合之辈,云鹤尊君也是其中之一,因此我对他并没有刻意隐瞒。云鹤尊君得知我找到去往太虚神境的路径,一面向我道贺,一面提出要与我一同前往。我想三界之外路途凶险,多个同伴也就多个帮手,故而欣然同意。那时,云鹤尊君说神秘之境的路变化无常,恐夜长梦多,不如早些出发,我觉得他言之有理,便少许做了做准备,次日一早就与他一起出发了。”

    “如此说来,当时知道这事的只有云鹤尊君?你回到天界,尚来不及告知其他人,便与云鹤尊君一起再次出发了?”冥王插了一句。

    众仙忍不住纷纷看了云鹤一眼,眼神里带着探究,这云鹤在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难道他就是害乙熏尊君的那个人?

    “正是!当时我不知是计,还觉得他的提议很好,所以来不及告诉其他人便出发了。只是,出发前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虽说不上是什么原因,但我还是悄悄将自己的手札留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