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归来

    “那本座就不留你们了,回去后好自为之!”创世之神说着眼神扫过阿月和灵儿。

    “谨遵创世之神教诲!”阿月和灵儿心下黯然,两人分别的时间要到了。

    “冥王,回去后把事情处理完,你便带这女娃娃回冥界吧。冥界的彼岸花被龙牙害死了不少,仅靠花妖和叶妖的眼泪来洗去凡人的记忆略显不足。这个女娃娃是个爱哭的,本座看她的眼泪倒胜过了彼岸花。女娃娃心善,今后就让她帮那些往生的凡人洗去前世的记忆吧!”创世之神瞅瞅灵儿,就这么把她的未来安排了。

    “是!”冥王连忙答应。

    “至于你这个男娃娃,本座看你心善重情,不如今后就去凡界负责凡人的姻缘吧!”创世之神说着,将一个传音符一样的东西递给冥王,“想必你回去后你定会去凌霄殿,到时候把这个当众打开,本座有话要说!”

    “是!”冥王毕恭毕敬地接了过来。

    “如此,你们就出发吧!”创世之神掐了个决,衣袖一拂,冥王等人顿时眼前一暗,仿佛脚下突然失去了引力,阿月和灵儿都觉得身子离开了地面,情不自禁在空中轻盈飘舞,但一切不过是一瞬罢了,待眼前恢复视觉的时候,三人惊觉自己已经出现在了南天门外。

    “阿月尊君,冥王?!”四大天王看着凭空出现的三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年前开始天界就在传言冥王得了重病,没几天可活。别人不知道,他们四个可是知道的,那一段清樱仙尊可是天天进出南天门,四处为冥王找药。大约十天前阿月也带着月灵儿去为冥王找药,天帝还将二郎神派去了冥界。四大天王私下问过司命和圣元星君,可那两位一提起这个就黯然神伤,摇头不语。故而大家都觉得冥王一定凶多吉少。可如今冥王完好无损地出现,实在是太意外了。眼前的冥王,周身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气质,整个人从头到尾散发出一种与此前完全不同的霸气。如果说,以前的冥王一出场就能带给人一种威压,那么现在的冥王则一出场就让人想膜拜。四大天王都忍不住用仰视的眼光来看他了。

    “四大天王,我们回来了!”阿月此时也有些不平静,虽然前后只离开了十余天,可自己和灵儿却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当初抱着必死的心态离开三界,如今却带着康复的冥王归来,这样的心情堪称复杂。他一边应着四大天王,一边摸出一个传音符想要通知清樱。

    “阿月尊君,你是要找清樱仙尊么?!”南天王就站在阿月身边,自然把这个小动作看在了眼里。

    “正是!”阿月并未隐瞒。

    南天王脸色一变,压低嗓音轻声说道,“你还不知道吧,三日前清樱仙尊被陛下关进天牢了!”

    “什么?!”阿月大惊,“这是为何?”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只听说与紫莹二公主有关。”南天王的声音更低了。

    “和她有关?!”阿月眉头一皱。

    “嗯。听说是二公主无意中撞破了清樱仙尊与云鹤尊君的私情,清樱仙尊欲杀她灭口。不曾想陛下在二公主身上种有符咒,清樱仙尊刚一动手,陛下就赶到了,抓了个现形。陛下一怒之下将清樱仙尊扔进了天牢,这两日就要当众审问了。” 南天王简明扼要地陈述了原委。

    “这怎么可能?!清樱仙尊与云鹤尊君怎么会有私情?她又怎么可能出手伤害紫莹二公主?”阿月一脸的震惊,“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陛下现在应该在凌霄殿吧,他怎么就相信了?”

    “我们也都觉得不可思议。”其余三个天王也悄声议论,“可此事是陛下亲自抓到的,听说陛下当时还和清樱仙尊过了招,若不是云鹤尊君劝着拦着,陛下就会被清樱仙尊所伤。真是没看出来,这云鹤尊君什么时候暗中和清樱仙尊好上了。更没想到,他竟然还是个有情有义,有担当的人。”

    “云鹤尊君?!”阿月和灵儿迅速对视了一眼,还来不及说什么,冥王冷冷地开了口,“阿月,灵儿,既然陛下在凌霄殿,不如我们就前往凌霄殿吧!”

    “好!”阿月连忙答应。四大天王心里直嘀咕,这冥王怎么越来越冷越来越酷了。

    冥王也不说话,带头向凌霄殿走去,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似乎刚才那个爆炸性消息一点都没让他动容。可是灵儿分明感觉到自南天王说出这个消息后,冥王周身的气场就冷得吓人。对于清樱,冥王始终是有不一样的感情的,就算此刻他已经没了情魂,可他依然会有喜怒哀乐的感觉。显然,这个消息让冥王怒了。

    三人出现在凌霄殿门口,殿内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就连那端坐在上方龙椅上,竭力掩饰着一脸倦容的天帝,也愣住了。随即,天帝站起身唤了一声,“冥王!”短短两个字,嗓音分明有些发颤,带着欣喜,带着如释重负的感觉。

    “陛下!”冥王对着天帝拱拱手,抬脚走进凌霄殿,阿月和灵儿紧随其后。司命、圣元星君和二郎神等人看着缓缓步入的三人,神色中都有些掩不住的激动。

    “冥王,你平安归来,朕甚感欣慰。”天帝依然站着。

    “陛下,若不是你派阿月尊君护本王前往太虚神境疗伤,恐怕此刻本王早已灰飞烟灭了。”冥王的话里充满真诚,“本王特来感谢陛下!也要谢谢阿月尊君。当然,本王还想谢谢清樱仙尊,若不是她的续命丸保着本王的命,本王也到不了太虚神境。”

    众人一片哗然。虽然大家都知道冥王生病的消息,却从来没有正面得到过印证,更不知道原来阿月竟是带着他去了太虚神境。而且,冥王居然当众说出感谢清樱的话,难道他不知道清樱现在可是天帝的禁忌?

    天帝自然也没料到冥王会将阿月带他去太虚神境的事情说出来,这件事情他和清樱等人一直对外保密。但想到冥王向来心思缜密,此时说出来一定有他自己的用意。只不过,听到冥王提起清樱,天帝心里生生地刺疼。他装出没事人的样子,轻轻一挥衣袖,“冥王多礼了,这样的事情何足挂齿?”

    “陛下,这可不是小事,若不是陛下和清樱仙尊,本王已经消失于三界了。”提到清樱,冥王一脸的感激,“也不知清樱仙尊在哪里,本王想亲自向她道谢。过去的大半年来,她一直到处奔波,为本王寻药制药,这份情,本王没齿难忘。”

    话说到这个份上,阿月和灵儿已经完全明白了,冥王装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提出要见清樱,显然是要替清樱出头呢。两人悄悄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真腹黑”三个字。只是,他们心里也免不了狐疑,冥王啊冥王,我们才刚刚返回三界,你怎么就这么有把握清樱仙尊是无辜的呢?

    “这个……”天帝面露难色,犹豫了一下,终于道出了实情,“冥王,不瞒你说,清樱被朕投入天牢了。”

    “什么?!”冥王一脸的震惊,“敢问陛下这是何故?”

    “清樱欲行刺紫莹,朕亲眼所见,她也供认不讳。”天帝一脸的黯然,“此事虽有些蹊跷,可朕不能不秉公执法,只好先委屈她一下,待查清真相后再给众仙一个说法。”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冥王的话里明显带着怀疑,“既然此事还有待查证,本王可否大胆请求陛下,将清樱仙尊与有关人等一并带至凌霄殿,本王也想了解了解当时的情况,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也好。冥王心细如尘,也许能发现朕尚未发现的疑点。”天帝点点头,当即命二郎神去天牢将清樱和云鹤带来,同时又命一个天兵去找紫莹。众仙则带着看好戏的心态期待着冥王的“表演”。谁都知道冥王和清樱关系不一般,如今清樱自己都承认了的“罪行”,冥王还能给她扳过来不成?就算当初月灵儿的事情冥王力挽狂澜,力证了月灵儿的清白,可是冥王难道真的就能每次都化腐朽为神奇么?

    片刻之后,清樱和云鹤跟着二郎神走了进来。紫莹也被天兵带上殿来。

    “阿月,你们回来了?”云鹤看见阿月和灵儿,先是一愣,随即打了声招呼。他的眼神迅速扫过冥王,一丝疑惑从眼里飞快地闪过,当然,那眼神里还有点什么,只是太快,让人来不及捕捉。

    “回来了!”阿月点点头,并未多说。

    倒是清樱,看见冥王和阿月,嘴巴动了动,却一个字也没说,脸上也没有流露出丝毫喜悦,只是低下头走上前默默站立。

    “阿月哥哥!”紫莹看到阿月难免有些激动,可一看到阿月身旁站立的灵儿,她的表情又僵了一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