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古怪虫子

    “是啊,我和阿月也觉得想不通。”灵儿也迷惑不解。“创世之神不是至高无上的神么?他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怎么可能还会历劫?而且是在受刑台历劫?这分明就是接受惩罚的意思啊!而且那想行刺创世之神的人修为比阿月还高,可我们在三界却从未见过他。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行刺创世之神,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那人此时在哪里?”

    “创世之神将他收进了一个古怪的小袋子里面。”阿月回答。

    “此事处处透着蹊跷,本王需要好好想想。”冥王看看两人,“你们先退下吧。本王无碍,只是需要静养罢了,不必一直守着。有些事情本王正好需要一个人想清楚。”

    “这……”灵儿显然并不放心。

    “无妨,创世之神刚才不是说了么,他安排了灵兽照料本王,你们就放心退下吧。”冥王的语气很平淡,“这次为了救本王,你们辛苦了。尤其是灵儿,修为这么低,却执意离开三界来寻找这太虚神境,一想到你们一路所受的苦,本王心里就觉得过意不去。如今本王醒来了,你们就放放心心地轻松一下吧。此处灵力充沛,哪怕是四处走走,对你们也是大有裨益的。”

    “好!”灵儿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身和阿月走出了房门。两人这才发现,原来冥王的卧房就在他们卧房的楼下。阿月看出灵儿心情有些沮丧,便牵着她的手走出了楼阁,随性四处走走看看,散散心。

    “灵儿,你看上去有些失落,是因为冥王么?”走出很远之后,阿月压低声音问灵儿。

    “阿月,你有没有觉得冥王比以前更冷更酷了?”灵儿抬起头看着阿月,眼眶有些微红。

    “灵儿,我知道,你习惯了冥王的宠溺,习惯了冥王的嘘长问短,如今他待你与从前大不相同,你一定有些不习惯。”阿月握着灵儿的手,轻轻摩挲,“可是,这是我们换回他性命的代价,不是么?你一定要早日习惯起来。答应我,以后,没了冥王的宠爱,没有我陪在你身边,你也要好好的!”

    “阿月,我只是还未习惯罢了。我会好好的,你放心!”灵儿眼一红,一滴珠泪悄悄滑落。这代价,真的太大了!

    灵儿心里明白,冥王其实并没有忘记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也没有忘记曾为自己付出的种种,只是,他对自己再也不是那样的感情了。曾经,灵儿因冥王的无私而感动,因冥王的情深几许而亏欠,如今,失去了情魂的冥王冷酷无情,按理说对他自己来说应该是种解脱。毕竟,当初他深爱着灵儿,却只能将那份情默默埋藏在心底。可是,不知为何,灵儿还是为冥王不值。在她看来,没有了情魂的冥王不再是完整的冥王,虽然在外人眼里他没什么变化,可是长期与他相处的人都会知道他变了!

    “灵儿,没有两全齐美,我们只能适应如今的冥王。至少他还把你当作义妹,别的,你就不要多想了!”阿月拉着灵儿走进一个小小的园子,这里看上去倒像是凡界的菜地,里面的几畦地刨得整整齐齐,长着一些矮小的植物,每一种都很稀奇。

    守这园子的是只头上长角的灵兽,个头和熊差不多大小。见阿月和灵儿走了进来,它猛地从树上跳下来,警惕地看着两人。阿月和灵儿还来不及说话,一直远远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两只灵兽跑了上来,对着大家伙叽叽咕咕说了几句,大家伙当即走到一块地前,蹲下身子用爪子在土里捣腾。说是土,其实显然不是土,看它刨起来那么吃力灵儿才明白,这看上去像土一样的地竟比石头还坚硬。

    那大灵兽刨了好一会儿,才从一株植物的根部刨出两只像虫子一样的东西来,献宝似地抬头看着阿月和灵儿。只见一对白白胖胖的、透明的像蚕蛹一样的小虫,一动不动地趴在那植物的根部。

    “这是什么?难道是这太虚神境的冬虫夏草?”灵儿眉毛一挑,看看那小猫似的小灵兽,疑惑地指指那像虫子一样的玩意儿,难道这和凡界的冬虫夏草一样宝贝?“它这是要给我们?”

    小灵兽显然能听懂灵儿的话,它们一边点头,一边叽叽咕咕地在一旁比划,那动作分明是示意灵儿和阿月把那虫子吃了。

    “看样子有点像。”阿月看看那大灵兽的表情,“它应该是让我们拿吧。估计这是创世之神的旨意,不然它肯定不敢擅自做主。”

    “这虫子看上去就恶心,怎么吃得下去?”灵儿瘪瘪嘴,她最讨厌这种肉肉的虫子,看着就肝颤,更别说吃了,“他是想整我们吧?!”

    “应该不是,若他要教训我们,有的是机会,有的是苦给我们吃,犯不着这样。我倒觉得这里很可能是他种的各种药材,因为刚刚一走进来,我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药味。”

    见两人只顾说话,大灵兽有些急了,它伸出爪子轻轻拉了一下阿月,又指指那两只虫子,显然是要阿月快点。

    阿月蹲下身子,伸出手,就要去拿,那虫子却瞬间变了幅模样。

    就在阿月的指尖刚要碰到那虫子的时候,原本白白胖胖的虫子突然就变成了青褐色,浑身长满黑黑的毛刺,肚子爆裂,类似肠肚一样的东西流了出来,非常恶心。

    灵儿眉头一皱,连忙拉住阿月,“别动!这样子怎么吃得下?!”

    阿月也被恶心了一把,皱眉看着那团乱七八糟的东西,手僵在那里,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大灵兽巴巴地笑着,那笑明显带着几分暗讽和得意,那是一种捉弄别人成功后的表情。旁边的两个小灵兽“嗷呜”了一声,上前走到阿月身边,它们各自伸出一只小爪子对着一只烂虫子,一道白光闪过,烂虫子变了形,一只变得像个胡萝卜,另一只则有些像小鱼。几乎就在同时,阿月和灵儿分明听到两个小家伙吞咽口水的声音。它们恋恋不舍地缩回爪子,看了阿月一眼,爪子一撤,白光一闪,地上又是两只烂虫子。

    “难道这东西可以用念力改变形态?变成自己最喜欢的食物?”灵儿若有所思。

    阿月伸出手放在烂虫子上,暗暗运用念力,地上果然出现了两块小小的五花糕。

    “上次本想做给你尝尝,谁知道那不过是冥王扮的你。”阿月递给灵儿一块。

    “冥王有带给我,很香。”灵儿接过来轻轻咬了一口,拉住阿月的手,“谢谢你,阿月!”

    “你若喜欢,我以后做了让人给你送来。”阿月的话带着淡淡的忧伤,两人都在小心翼翼回避着同一个话题。两人十指紧扣,两三口就把这五花糕吞下去了。

    一旁的三只灵兽一直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喉咙里一直发出吞咽口水的声音。大灵兽的口水甚至都挂在了嘴边。

    灵儿刚想笑,却突然觉得自己体内的气息翻滚得异常厉害,下一秒,她身不由己地盘腿坐下,闭目调息,周身散发出一圈淡金色的光芒。

    阿月眉心一蹙,这样子灵儿似乎要突破了,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吃了这药?来不及细想,阿月警惕地站直身子,为灵儿护法。

    灵儿此时只觉得一股热流从腹内涌出,瞬间涌向她的四肢,冲向她的心脉。热流所到之处,血脉被强行拓开,血管更粗壮,空气中无数的灵力分子争先恐后涌入,在那不断变强健的血脉中流动。

    灵儿的脸由红到白,又由白到红,后来竟慢慢融入那淡金色的光芒中,看不清五官。倒是她眉心的那一株橙色的仙降草,颜色越来越鲜艳,图案越来越明显,似乎马上就要从她的额头上跳下来。

    阿月紧张地看着,观察着,唯恐灵儿有所异常。要知道灵儿的体质,因与他过早圆房,又失去腹中胎儿,要晋升一级实属不易。如今在这灵力特别充沛的太虚神境突破晋升,是祸是福,实在很难断定。

    三只灵兽早站到了边上,它们远远看着灵儿,眼里充满了羡慕。

    灵儿只觉得体内的灵力分子越来越多,它们不断撞击着自己的血管,将原本细小的血管越撑越粗。那热流非但没有退却,反而愈加强烈,灼烧地她体内的血液像要沸腾了一样。灵儿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在空中划出一个类似太极八卦的图案,她手臂的划动带起一股巨大的气流,就连一旁的阿月也被震退了两步。

    阿月只觉得灵儿的五官越来越模糊,可那株仙降草却越来越鲜艳,娇艳欲滴,似乎马上就要活过来一样。就在阿月的注视下,那仙降草真的发生了变化,叶片中渐渐抽出一株花茎,顶部慢慢长出数个小小的白色花苞。

    阿月瞪大了眼睛,而那三只灵兽也跑到他身旁,鼓圆了眼睛盯着灵儿眉心正在变化的仙降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