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创世之神

    大鸟飞到亭台上空,那些灵兽不约而同地从那篮子里抓出各色花瓣,对着亭台撒了过去。顿时,空中好像下起了一阵花瓣雨。甚至灵儿和阿月远远的都觉得有暗香在空气中流动。

    就在这时,亭台里响起了一阵古琴声,那声音宛如天籁,让人入迷。花瓣在空中随琴声舞动,就像舞娘舞动的身姿一般婀娜多姿。

    终于,一曲终了,纱帘在琴音的尾音中消失了踪迹。一个人缓缓走出亭台,踏着水面,面向阿月和灵儿而来。

    阿月和灵儿自然认得,这就是“小娃娃”,只不过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是四五岁孩子的模样,他已经恢复到了成人模样,甚至比阿月和灵儿第一眼在平台上看到他的时候还要显得略为年长一些,看上去大致接近四十岁的样子,不过他依然那么俊美,而且因为多了些成熟男人的韵味显得更加吸引人,就连阿月这天界第一美人也觉得在他面前有些自惭形秽。此刻,他从水中来,踏着水面,犹如走在平地上一般,头顶是飘舞的花瓣,周身散发着一种强大的神泽,让人只想跪倒在他的面前顶礼膜拜。

    看着那人越走越近,灵儿突然福至心灵,拉着阿月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参见创世之神!”

    阿月一愣,还来不及反应,那人已经笑着开了口,“小女娃娃倒是个聪明的,这样也能看出本座的身份。本座在你们心目中,不是一个需要你们保护的小娃娃么?”

    “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创世之神原谅。”灵儿的嘴巴像抹了蜜似的,“想必昨日的种种都是创世之神对我们的考验吧!”

    “考验?”创世之神哈哈一笑,随即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灵儿,“本座可没那个闲情逸致来考验你们两个小娃娃。只能说是你们运气好,擅闯三界之外的异次元空间,还恰好遇到正在历劫的本座,否则你们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别想靠近这太虚神境。尤其是你这个女娃娃,难道你不知道这里非尊君不得靠近,非本座召唤不得入内?”

    “可是昨日是您要我们来的啊。”灵儿眨眨眼,故意做出一脸的委屈。

    “好个伶牙俐齿的女娃娃!”创世之神淡淡一笑,“都起来说话吧!”

    “谢创世之神!”阿月和灵儿连忙起身,只见创世之神衣袖一拂,下一秒,三人已经出现在了一座大殿内。

    “说吧,你们跑这里来做什么?探险么?”创世之神此刻坐在大殿内正中的一把椅子上,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他脸上带着一抹若隐若现的笑容,非但不让人觉得和蔼可亲,反倒觉得高深莫测。

    “创世之神,我们来寻找太虚神境就是为了找您,我们是来找您求助的。”阿月拉拉灵儿,两人再次跪了下来。

    “求本座?你们违背本座的旨意,擅离三界,连伤陨石人、雾人、山人和树人,就是为了有事来求本座?难道你们认为本座一定会答应?”创世之神的话音很平淡,并未带着怒气,可在阿月和灵儿听来却觉得浑身不自在、如有芒刺。

    “创世之神,我们的确违背了您定下的规矩,可是,我们真的是不得已,如果我们不来找您,冥王他就……”灵儿心一横,照实说了。

    “他就会神魂俱散、灰飞烟灭?”创世之神尾音一挑,直视着灵儿。

    灵儿一愣,瞬间全部明白了,自己和阿月还真是天真,面前这个既然是创世之神,他有什么不知道的呢?什么事情能瞒得过他的眼睛?冥王的事情,自己和阿月来这里的一切动向,他有哪一点不清楚?

    灵儿心里苦笑了一下,顿时有种被戏耍的感觉。原来,三界发生的一切尽在这位大神的掌控之中,而自己和阿月自打来了这里,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控之下。就是不知道自己和阿月缠……绵,是不是也被他偷窥了去?一想到这个,灵儿脸不禁一红,整个人都不好起来。

    “女娃娃,你在想什么呢?本座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再说了,前面几日,本座一直被锁在受刑台,可没时间来偷窥你们。”创世之神可真够直接的,一眼就看穿了灵儿心里所想。

    “创世之神,求求您,救救冥王吧!”灵儿也顾不得害臊了,连连给大神磕了几个响头,“冥王一直都遵守在您面前许下的诺言,如果不是因为我,他是绝不会踏出冥界半步的。如果要惩罚,您就惩罚我好了!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都是我的错!”

    “你倒是个实诚的娃娃。”创世之神又看了灵儿一眼,手指在下巴上轻轻摩挲着,“的确,若不是你,他又何至如此?当年若不是你,他就不会如此,现在又是因为你,难道你真的是他命里躲不过的劫?”

    “我?……”灵儿此时的声音变得幽幽的。

    “当年本座将父神那小子和母神那丫头送去开辟混沌,本是希望他们共结连理,开枝散叶,在那个全新的空间中繁衍生息,可是父神那小子走出混沌,面对自己的心魔始终无法痛下杀手,他不分昼夜地与心魔战斗,明明有很多次都可以一招毙命,却偏偏一次次地放过了心魔,结果这两人一打就打了三十万年,最后虽然心魔被除掉,父神那小子也因此而累死,母神那丫头也随他羽化,真是白白辜负了本座的心意。”创世之神说到此处停顿了一下,上上下下打量着灵儿,“也不知道你到底哪里好?除了模样不算丑以外,本座也没觉得有多特别。可这一世,冥王为了你偏偏又做出些匪夷所思的事来。你刚刚苏醒,天帝感应到了你的重生,冥王却刻意隐瞒这个事实,被本座责罚之后,他竟然还会因为你违背誓言,离开冥界,魂飞魄散也无所谓。你说,本座能说什么呢?本座是不是应该成全他的选择?”

    “创世之神,我明白,若不是因为我,父神当年不会累死在战场上,母神也不会因为独自用自己的精血来创造人类,更不会为了修补被我和父神在大战时捅破的混沌之顶而耗尽心力,彻底累倒。所以,我是祸端,是罪恶之源,该死的一直都是我,不是冥王,不是么?何况,三界没了我无所谓,但若是没有冥王,谁来守护人类的往生?谁来替您维护三界的和平?”灵儿抬起头,看着创世之神,诚恳地乞求,“就用我的命来换冥王的命吧!”

    “灵儿……”一直没有说话的阿月此时听灵儿这么一说,也抬头看向创世之神,非常郑重地提出,“创世之神,灵儿说得很对,三界没有冥王绝对是一大损失!我和灵儿愿意用我们的命换冥王一命,请您救救冥王吧!”说完,阿月重重地给创世之神磕了三个响头。

    “你……”灵儿看看阿月,心里随即充满了感动,阿月这是要和自己同生共死啊,就算创世之神真的要了她和阿月的命,她也是幸福的。

    “本座并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冥王这么多年尽心尽职,本座都看在眼里。但是本座向来赏罚分明,不能因为他的功就不惩罚他的错。你们两个娃娃想要代冥王受罚,本座觉得甚好,冥王倒还真真没有白疼你们一场。”创世之神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阿月和灵儿,“只是,若本座真的要了你们的命,冥王会怎么想本座?三界的人又会怎么想本座?何况,昨日本座历劫时,有人想乘人之危,若不是你们出手,本座也要废上一点气力才能将他拿下。本座又怎么能恩将仇报呢?看在你们千辛万苦来到这太虚神境的份上,本座倒可以考虑考虑你们的请求。”

    “这么说,创世之神是同意我们的请求了?!”灵儿闻言心里一喜,一丝喜色泛上眉梢,“只要您愿意救冥王,不管怎样的处罚我们心甘情愿地承受!”

    “什么处罚都愿意?”创世之神的眉毛一挑。

    “对,只要创世之神能救活冥王,我和灵儿愿意领罚!任何处罚!”阿月也连忙表态。

    “要本座说啊,这世上最害人的就是一个情字。如果不是因为动情,父神那小子当年至于落得羽化的下场?若不是因为动情,冥王又何至落得这般境地?若不是因为动情,你们两个小娃娃哪来这么多故事?若不是因为动情,那天后会犯下那么愚蠢的错误?……”创世之神说到这里,手指在桌面上轻叩,灵儿和阿月都紧张地不敢吭声,安静等待着他的下文。

    “本座若是要救冥王,一定会将他的情魂从三魂中剥离,让他从今以后断情绝爱,安心守护人类的往生。”创世之神突然淡淡一笑,“至于你们两个,一切的一切皆源于你们这段情。如果本座的惩罚是要你们分开,放弃这份感情,今后再也不在一起,你们也愿意?你们能接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