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太虚神境

    “这……”阿月无奈地反手托起“小娃娃”的屁股,抬头看着灵儿,“想来他也是累极了,这么快就睡了过去。”

    “真是个奇怪的人。”灵儿摇摇头,“说他是神仙吧,我根本看不出他的本体。说他不是神仙吧,他又这么强悍。他到底会是谁呢?”

    “从头到尾我也看不出他的真实身份。”阿月有些犹豫。“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照他说的往前好了。”灵儿抬眼看看前方那一片没有尽头的荒芜,“想来他对我们并没有恶意,否则以他的本事,我们肯定早就被他拿下了。”

    “我也这么想。”阿月歪歪头轻轻碰碰“小娃娃”的脸,“反正我们也要往前走,送他也无妨。再说了,就算前面遇到什么,他这么厉害,还能帮我们。”

    “那就走吧!”灵儿点点头,和阿月一样缓缓向前走去。

    两人大约走了一个时辰,眼中始终是一片灰蒙蒙。脚下的小路蜿蜒曲折,不知何时才是头。这灰蒙蒙的荒芜看久了眼睛会很不舒服,灵儿便不时和阿月说说话,并将自己的衣服幻化成了一袭宝蓝色长裙。虽然“小娃娃”背在背上一点份量都没有,可灵儿还是担心阿月太累,途中又取出那矮树的汁液喂阿月喝了些,自己也补充了体力,方才陪着阿月继续前进。不过说也奇怪,没有遇到这“小娃娃”之前,两人走在这神秘之境都需小心翼翼,每前进一步都如履薄冰,可此刻背着小家伙,两人反倒觉得走起来没那么吃力,似乎脚下的路比之前平坦得多了。

    终于天色彻底黑了下来,彻骨的寒意阵阵袭来。灵儿将手拢进袖子里,看看阿月背上的“小娃娃”,“要不,我们抱着他走吧,这会儿太冷了,抱着他可以把披风搭在他身上。”

    “那你怎么办?”阿月担心灵儿受不了。

    “我无妨,大不了消耗内力好了。”

    “吵死了!你们两个娃娃话真多!一路上吵得本座都没睡好!”“小娃娃”突然就坐起了身子,撑着头看着阿月和灵儿。

    “你醒了?”灵儿问,“这里离你要去的地方还有多远?要不我们停下来休息一下吧?!”

    “已经到了!”“小娃娃”看了一眼灵儿,懒洋洋地撑了个懒腰,一下从阿月背上滑了下来,站到了两人的前面。

    “到了?!”阿月和灵儿面面相觑,实在看不出这是个什么所在。

    “小娃娃”的嘴角一弯,伸出手指一点,他面前的荒芜波光一闪,出现了一个波纹状的扭曲。阿月和灵儿惊讶地看着他的手伸进那扭曲,活活将其撕开一条口子,不用说,扭曲的便是另一个空间,是被人刻意隐藏起来的空间。

    “走吧!”“小娃娃”说完,率先走了进去。阿月迟疑了一下,也牵着灵儿跟在他身后走了过去。说也奇怪,那口子并不大,可人一靠近,口子一下就扩大开来,待阿月和灵儿走了进去,那口子又自动合上,这三个人只是一眨眼功夫,就消失在了这片荒芜之中。

    一踏入这个空间,阿月和灵儿顿时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快不够用了。这里到处长满了他们不曾见过的奇花异草,高大的树木上各种奇特的鸟儿在歌唱,一些奇奇怪怪的飞禽走兽悠闲地踱着方步,一排安宁祥和、温馨快乐的景象,就连空气似乎也充满了灵气,让人忍不住想深呼吸。

    不少的小动物看到“小娃娃”归来,都亲昵地跑上来和他打招呼,要么飞到他肩膀上站一站,要么在他身上蹭一蹭,看得出,一个个都很兴奋,也都对他忠心耿耿。“小娃娃”也不矫情,来者不拒,谁和他亲昵,他都笑着拍拍对方的头,看得阿月和灵儿一直在腹诽,他到底是谁。

    突然,灵儿发现了一棵树,那树上的果实她似曾相识。灵儿有些诧异地看着,“这是紫灵果?”

    “哦?!”“小娃娃”眉毛一挑,“没想到小女娃娃倒是个识货的!”

    灵儿心里咯噔了一下,正欲再说什么,“小娃娃”打了个哈欠,“本座实在是乏得很,必须补眠。”他顺手指了指前方一丛树木中隐约现出的楼阁,“你们两个小娃娃也休息休息吧。”说完,当即消失了身影。

    “灵儿,你刚才说这个是什么果子?”阿月拉着灵儿,低声询问。

    “紫灵果!冥王曾经给我吃过的。”灵儿抬头看看,又侧身看着阿月,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阿月,难道这就是太虚神境?我记得冥王说紫灵果只生长在太虚神境。”

    阿月不敢轻易断言,他四处打量了一下,“如果这里是太虚神境,他是谁?难道他就是创世之神?”还没等灵儿回答,阿月自己又摇摇头,“如果他就是创世之神,他怎么可能被锁在那平台上,被那些怪兽折腾?!他是创造三界的人,也是这里的主人,怎么会处于那样的危险之中呢?”

    “会不会这里也出了什么问题?有人想谋反?就像地煞一样?”灵儿也有些纳闷。

    “要不,我们让冥王来看看这里到底是不是太虚神境。他来过,自然认得。”阿月眼睛一亮。

    “这倒是个好主意!”灵儿点点头,拿出了养魂葫,可打开一看,才发现冥王根本没醒。

    “无妨,我们就先休息一下吧。此处灵力充沛,哪怕是打打坐、调调息,对你也很有帮助!等冥王醒来再问也不迟。”阿月一边说一边牵着灵儿走进了那座楼阁。

    此处古色古香,与三界有些神似,但又处处透着陌生。两人刚一进去,就有两只小猫大小的灵兽跑上前来,将两人带上二楼的两个相邻的房间。阿月和灵儿虽然不想分开,却也只能客随主便,互相用唇语说了句小心,跟着灵兽进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的摆设很简单,一张古色古香的床,一张小小的圆桌,两把雕花圆凳,看上去简洁不失大气。刚一进屋,灵兽就张罗着给他们倒了杯水,白色羊脂玉般的杯子里盛着湛蓝色的水,水面上不时跳起几粒水珠,散发出一阵阵淡雅的香气,让人忍不住会产生一饮而尽的冲动。

    面对这样的一杯水,面对这么可爱的灵兽,面对如此的环境,阿月和灵儿都收起了自己的戒心,大大方方喝了水。随即一阵倦意袭来,两人上床休息,灵兽安静地退了出去。

    次日醒来,灵儿打开养魂葫,冥王也醒了,灵儿连忙将他到床上,“冥王,这里是太虚神境么?”

    冥王吃力地动了动头,眼珠转了转,又费力地吸吸气,断断续续地答道,“有点……像。”

    看着冥王疑惑的神情,灵儿将自己和阿月遇到“小娃娃”一事完完整整地告诉了冥王,“冥王,你说他是不是创世之神?”

    “不……知道。”冥王显然也不了解这个情况。

    “就算他不是,他也一定知道创世之神在哪里,说不定他就是受了创世之神的惩罚,才会被锁在平台上。”灵儿自打见到了紫灵果,便已经坚信自己已经到了太虚神境,“冥王你放心,我和阿月一定能见到创世之神的,我们一定会求他救你。”

    正说着,阿月推门走了进来,见冥王躺在那里,阿月连忙上前为冥王诊脉,并照顾他服了药,眼看着冥王困倦地合上眼,两人才又把他收进了养魂葫。做完这一切,阿月和灵儿携手下了楼,两只灵兽早已恭候多时了。

    “我们想见昨日那个人,你们能带我们去么?”阿月当然知道灵兽可以听懂自己的话。

    两只灵兽对视了一眼,冲阿月眨眨眼睛,随即悄无声息地在前面领路。

    阿月和灵儿跟着它们七拐八拐,竟走到一处像湖泊的地方。

    这汪水域非常开阔,比八百里洞庭还大。水面波光粼粼,水的颜色七彩斑斓。远远望去,水域的正中央有一个水榭亭台,并非建筑在水中,而是飘忽在水面上。亭台的四周垂着半透明的纱帘,隐隐可以看见里面有一张长榻,长榻上有个人影静静躺在那里。只是阿月和灵儿用尽全力,也看不透那纱帘,看不清躺着的人的身材样貌。

    阿月和灵儿心底暗暗感叹,这家伙还真会选地方,此处甚是安静,根本不会有人来打扰。这么宽阔的水域,却连一叶扁舟都没有,内力不够的人就是想上前也无法靠近。

    此时两只灵兽已经站在水边趴了下来,遥遥望着那亭台,眼里带着膜拜。阿月和灵儿也不敢扰人清梦,只能并肩站在哪里,静静地等着。好在这“湖泊”里蕴含了无穷的灵气,阿月和灵儿一边等,一边吐纳调息,倒也觉得神清气爽,格外舒畅。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空中突然飞来了一些大鸟,鸟背上都坐着不同的灵兽,一个个虔诚地捧着一个像花篮一样的东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