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迎战神秘人

    阿月一愣,此刀他虽从未见过,可却在典籍中看到过一张插画,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赫赫有名的大夏龙雀。三界的神刀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来者到底何人?

    “男娃娃,现在是作战的时候,你倒好,瞎想什么呢?给本座好好迎战!”背上的“小娃娃”显然对阿月的走神不满,伸手给了阿月一个爆栗。

    阿月瞬间回神,这才发现来人骑着大怪兽已经俯冲过来。阿月连忙手一伸,青月剑飞回手中,顺势挽出一朵朵剑花,对着那人就迎了上去。

    大夏龙雀名不虚传,确实是把宝刀,来人修为也不比阿月低,杀气腾腾,显然想取阿月的性命。青月剑唯一的优势便是比大夏龙雀长,而阿月因着背上这个神奇的“小娃娃”,当然身手也厉害了很多。

    “小娃娃”死死搂着阿月的脖子,头埋在他肩膀上,奶声奶气地在阿月耳边指挥,“提膝平斩、弓步左撩、带剑前点、跃步上挑、坐盘反撩、转身云剑……”

    说来也怪,来人的刀法虽然精湛,却每每都能被这“小娃娃”挑出瑕疵,阿月起初还按自己的套路去对付,可是后来他发现听从“小娃娃”的指点更为正确,索性不再思考,完全听其口令出招,竟把来人打得节节败退。

    来人眼眸一深,迅速扫了阿月背上“小娃娃”一眼,然后双手一个反转,自己捶了自己胸口一下,吐出一口心头血,手指沾着血渍飞快地画出一个古怪的符咒,向空中一抛,然后低喝了一声,“百兽疯狂!”只见所有的怪兽,不论大小,全部突然掉头,不顾一切地对着阿月冲撞过来。来人骑在大怪兽身上,更是一马当先。

    阿月和灵儿见势不妙,连忙祭起青月剑和虚影剑,两把剑嗡鸣不断,带着千万把分身一起向着发狂的怪兽和来人飞去。来人衣袖一拂,竟从他袖里抛出了玄龟盾,玄龟盾迅速变大,狗腿地挡在前面,自动格挡着飞来的利剑。

    “玄龟盾怎么会在他手中?”阿月大惊,灵儿也睁大了眼睛,这不是地煞收服的神器么?来人怎么会有玄龟盾?他和地煞什么关系?难道此前被冥王打回原形、抽去修为、重入轮回的不是地煞,而是另有其人?难道来人是地煞?阿月和灵儿有些懵。

    就在两人分神的一瞬,来人驱使着大怪兽已经飞到阿月面前,他手一伸,就要去抓趴在阿月背上的“小娃娃”。阿月这才注意到他的手上似乎还戴着一双怪异的手套,咋一看和肤色很接近,可伸到面前的时候还是能发现薄薄的手套上面缠绕着层层诡异的雾气。

    “夺魂手?”“小娃娃”倒是个识货的,他冷冷一笑,手在阿月肩膀上轻轻一按,阿月不知道怎么就迅速转了个方向,来人的手扑了个空。

    “想要本座的命,胆子还真不小!”“小娃娃”奶声奶气地念叨了一句,突然塞了一粒药丸进阿月嘴里,“本座今天就好好陪你玩一玩!”

    阿月根本还没吞咽,那药丸便自动钻进了他的腹中,顿时,阿月觉得体内像有一团烈火轰地一下点燃,这火烧得他浑身发烫,更让他所有的脉络在一瞬间粗壮了不知多少倍。几乎是一种本能,阿月的双手向前一伸,一股巨大的力量排山倒海般冲上前去,将正前方的若干怪兽推到了五丈之外。

    “这?”阿月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不相信自己突然具有了如此神力。

    “看什么看?本座的丹药岂是你这样的人能懂的?!”“小娃娃”抬手又给了阿月一个爆栗,“叫那个女娃娃把所有怪物给本座拿下,不过只能伤不能杀!你替本座好好收拾这个居心叵测的家伙!”

    阿月来不及细细分析这指示,身子便已经动了起来。他冲到灵儿面前,抬手抓住灵儿的手腕,一股强大的内力当即输入灵儿体内,一边将“小娃娃”的指示告诉灵儿。下一秒,两人迅速分开,灵儿手握虚影剑对着那些怪兽冲去,而阿月则再次迎战神秘来人。

    灵儿体内也内力高涨,在怪兽群里左冲右突,简直势不可挡,她要么用剑柄猛击怪兽的头部,要么飞起一拳或是一掌对准怪兽的头直接劈下,顷刻间,被她敲晕了数十头怪兽。这让灵儿愈加兴奋,身子轻盈地转动着,得心应手地继续攻打怪兽。而那凿齿和狻猊也和灵儿一起,齐心协力共同“镇压”怪兽。

    而阿月飞身来到神秘来人的面前,先是青月剑一扫,将大怪兽的脚划伤,大怪兽疼得嗷嗷直叫,在半空中一个反转,就将来人甩下背来。

    来人在空中就势一滚,竟迎着阿月冲了过来,他眼眸一深,直直望向阿月,阿月顿时觉得心里一个激灵,意识竟有些混乱了。

    “摄魂?!”“小娃娃”抬手在阿月头上重重一拍,“给本座回魂了!”

    阿月冷不丁被重重打了一下,顿时清醒过来,他狠狠甩了一下头,有些搞不清楚自己刚才怎么就迷糊了。

    “雕虫小技,不过尔尔,在本座面前玩花样,实在是以卵击石!”“小娃娃”的声音愈加清冷,似乎开始动气了,他在阿月肩膀上重重一拍,阿月顿时觉得自己有大杀四方的冲动,舞动着青月剑,再次刺了过去。

    两人在平台中央对峙,一招一式都拼尽全力。阿月越打心里越清楚,神秘来人的确不弱,或许与冥王不相上下,自己若不是得了背上“小娃娃”的帮助,恐怕早就被他的大夏龙雀给砍得七零八落了。

    或许是知晓那“夺魂手”的厉害,“小娃娃”现在反倒不吭声了,他只死死地看着两人过招,只要那人伸手要碰到阿月,他就会及时在阿月身上一拍,改变阿月的方向,让那人扑空。

    就这么过了两三百招,那人渐渐体力不支,而阿月体内的内力一点都没有衰竭的迹象。大夏龙雀固然厉害,但青月剑也逐渐彰显出“一寸长,一寸强”的优势,让大夏龙雀逐渐招架不住。那玄龟盾更为古怪,本来是狗腿兮兮地跑过来想帮着那人抵挡阿月手里的青月剑的,可是不知道为何才一靠近阿月便偃旗息鼓,啪地一声跌落在地上,再无半点生气。

    灵儿已经将所有怪兽收服了,那些家伙颤颤巍巍地趴在地上,或伤或残,低声呜咽着。灵儿手执虚影剑站在它们中间,飒爽英姿,气势不凡。而凿齿和狻猊则围着怪兽们走来走去,不时低吼两声,像在宣告胜利。

    灵儿直视着阿月与那人对决,眼里充满了骄傲和欣慰。不时暗暗思索着阿月的剑法,在心底跟着他一起比划。

    又过了几十招,那人破绽渐渐更多了,虽然脸上表情依旧毫无变化,但眼神中却开始流露出一丝恐慌。他一边和阿月过招,一边暗暗关注着身边的情况,心里已经在为自己寻找退路了。

    突然,趁阿月一个不备,那人身子一跃,就要逃跑,没想到灵儿及时冲了过来,在半空中直接将其拦住。那人眼露凶光,恨不能将灵儿撕碎,可是,还没等他手里的刀劈下去,阿月已经追了过来。

    “罢了,没甚好玩的,本座不想看了。”此时,阿月背上的小娃娃一手撑着头,一手拿出个小小的袋子,对准那人,“进去吧!”只听嗖地一声,那人就不见了踪影,“小娃娃”拍拍手里乱动的袋子,“给本座老实点,否则立马让你后悔!”袋子里的人立即不动了,“小娃娃”手一点,袋子也消失了踪影。“小娃娃”又招了下手,地上的玄龟盾和大夏龙雀飞到他身边,围着他转了一圈,转眼不见了。

    灵儿和阿月默默看着,越来越对这“小娃娃”的身份好奇了。

    “走吧,送本座回去吧!”“小娃娃”招招手,凿齿和狻猊乖乖地跑了过来,“收起来收起来,本座不喜欢打打杀杀的。”

    灵儿和阿月只差下巴没掉下来,对视一眼,无语地将神兽收了。

    “你们也回去吧,辛苦了。”“小娃娃”转头望着那群怪兽,“本座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让你们受苦了。放心,本座会帮你们讨回来的。”

    阿月和灵儿顿时有种很不妙的预感。

    随即,“地面”裂开,黑色的原形平台慢慢沉了下去,那些怪兽也随之埋入地底。阿月和灵儿再次站到了之前的那条路上,眼前依然是一片荒芜。

    “居然又快到晚上了。”“小娃娃”抬头看看天色,“本座还真是乏了,你们两个娃娃送本座回去吧!”

    “你住在哪里?”阿月小心翼翼问了一句。

    “话真多!”“小娃娃”不耐烦地拍了一下阿月的头,“往前走就对了!”说完,他闭上眼睛,头倒在阿月肩膀上,沉沉睡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