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小娃娃

    “他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劈开脚铐离开?”阿月有些奇怪。

    “是啊,看这样子,他并不是在打怪兽升级啊,难不成那脚铐根本就打不烂?”灵儿也很疑惑。

    “不过有没有这脚铐对他来说都无所谓,我看依他的实力,要对付这些怪兽根本不成问题。”阿月说的倒也是实话,此人站在那里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并未把那些怪兽放在眼里,每次都是等它们快要扑到自己面前的时候,才一拂衣袖将它们挥走,似乎也没想过要这些怪兽的命。

    “难道是有更厉害的人把他抓了固定在这平台上,用他来训练这些怪兽?”灵儿又提出了一个新的想法。

    “这个也有可能。”阿月点点头,“不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抓他的那个人不知道有多厉害。”

    阿月说到这里,心里咯噔了一下,如果,如果这个人就是天界失踪已久的那个尊君,那么就很好解释了。他是被困在了此处,所以回不去。而抓他的人……阿月不敢想,难不成就是那创世之神么?莫非这是创世之神在用这样的方式惩罚不经他同意就擅闯太虚神境的人?

    灵儿自然也发现了阿月神色有异,因为两人今日在同行的途中一直在讨论有关太虚神境的事情,所以灵儿很快就反应过来阿月在想什么,她的神色不免也凝重起来,应该说,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

    “不过,若这真的是创世之神的惩罚,那么他选的这些怪兽是不是又太弱了点?至少对于此刻被困在这里的人来说,这些怪兽的杀伤力并不够。”阿月一边沉思一边和灵儿讨论。

    灵儿刚欲说话,平台却剧烈地摇晃起来,就连她和阿月的脚下也在晃动,两人若不是相互扶持,也要摔倒在地。

    只见一道青光冲天而起,紧接着,平台上凭空多出了两个巨无霸一样的怪兽。这两个怪兽一只的头看上去像老虎,而另一只则像极了豹子,每一个的身子足足有其他怪兽的三倍那么大,虽然和之前的怪兽长得几乎一样,但它们的背上都有一对翅膀,头上还有一对尖角,看上去更加古怪。

    “这才是真正厉害的怪兽吧。”灵儿看着这两个大家伙,无限感叹。这个鬼地方,生长出的一切生物都这么奇奇怪怪的。

    只见那两只怪兽仰天长啸了一声,其他的怪兽立即安静下来,集体往后退去,老老实实地在平台边缘围成一圈。紧接着,它们全部跪起两只前蹄,似乎是在朝拜那两个大家伙,又似乎是安心“坐”下来观战。

    “看来免不了一场恶斗。”阿月眉头皱了一下,看向平台中央那人的眼里带着一丝担忧。刚才,这两个大怪兽出现的时候,阿月在此人脸上捕捉到一抹一闪即逝的苦笑。想必,这两个大家伙没有这么好对付吧!

    那两只怪兽并没有急着动手,它们一左一右围着那人走了几步,头上铜铃般大小的眼睛死死地瞪着那人。这几步,它们走得很慢,那神情里明显带着几分蔑视,也带着几分挑衅,就像在傲视自己唾手可得的猎物,考虑要如何将他一点点撕碎,吞进自己腹中。

    灵儿牵着阿月的手不由得一紧,那手心里竟有了一些湿润,这一刻的安静是大战即将开始前的死寂,这安静后面隐喻着说不出的恐惧。阿月眼眸一深,将灵儿揽在了自己怀里。他没有办法带着灵儿离开,一来,这平台刚好出现在他们前进的路上,要想继续向前,就只能等待,他们绕不过去;二来,若要带着灵儿转身离开,阿月也觉得不妥,毕竟他担心那锁在平台中央的便是那位留下手札的尊君,自己没办法视他的生死于不顾。

    两只大怪兽踱着方步走了一会儿,突然同时咆哮了一声,然后身子一跃,对着那人飞了过去。它们的翅膀挥动着,扇动风声阵阵,前肢挥舞着可以开天辟地的巨型板斧,前蹄向前伸展猛踢,血盆大口张开,獠牙露出,摇头晃脑,俯冲上去。

    那人依旧是一拂衣袖,一圈圈金色光波对着两个大怪兽冲了过去。阿月和灵儿自然看得真切,这一次他拂出的光波明显比之前的要密要亮,应该说力度和强度都更大。然而,那两只大怪兽不躲不避,只对准袭来的光波一声怒吼,随着那怒吼声,一道道青色的声波以可见的方式迎着那金色光波冲了过去,只听轰地一声,两种颜色的光波在半空中相遇并炸开。这一瞬,地动山摇,平台也似在风雨中摇摆,晃个不停,而那被脚铐锁在平台中央的人身子也晃了晃,随即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不好!他受内伤了!”灵儿低呼了一声。阿月也紧张地关注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两只大怪兽并没有因为对手受伤就停下前进的步伐,一转眼,它们已经飞到了那人面前。一左一右,两把板斧对准那人砍去,当即将他的左肩右臂各削去了一大块。那人忍着剧痛抬起右手,在身前画出一个隐晦难明的法印,画完后手指向前一弹,那繁芜的法印随着万丈金光闪过,两只大怪兽被推出三丈远。那些匍匐在平台边缘观战的怪兽全都低下头,微微发抖。阿月和灵儿惊异地发现,那人的伤口在这金光中神奇地修复了。只是,他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而那两只大怪兽虽然被推出三丈远,却当即挥动着翅膀卷土重来,看得出,金光并没有真正伤到它们,因为在金光闪起的那一瞬,它们身上自动就闪耀起一圈青色光芒,犹如保护层一样确保了它们的安然无恙。此刻它们再度飞到那人身边,狂吼一声,低头咬住那人的手臂,各自摇头一撕,活生生地将他的两只手臂扯了下来。

    灵儿忍不住尖叫一声,阿月连忙用手捂住她的嘴巴,以免惊动了平台上的怪兽。

    两只大怪兽得意洋洋地咬着断臂,故意向空中一抛,又张口接住,似乎在炫耀自己的战利品。随即,它们夸张地将断臂嚼碎,吞了下去。那人此时面色惨白,没了手,脚被困,就如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阿月和灵儿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就在两只大怪兽吞吃手臂的同时,那人突然咬碎了自己的舌尖再次吐出一口鲜血,但这一次,他是以口代手,喷出的血渍画出了一道古怪的符,鲜红的符咒刚一画完,他的双手竟地长了出来,只是,他的脸色愈加难看了。

    “难不成他的自我修复能力很强,被锁在这里就是要无休止地接受这些怪兽的撕咬,反反复复地受苦?”灵儿福至心灵,突然明白了此人被惩罚的实质。

    两只大怪兽眼见着他恢复如初,立即又扑了上来,又是踢又是拍,又是扇又是砍,不过一会儿功夫,那人玄色的长衫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血红一片。他不停地受伤,不停地修复,人却越来越虚弱了。

    “阿月,你有没有觉得他好像变矮了一些?身子好像也变小了?”突然,灵儿问阿月。

    “是呀,我也正纳闷呢,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我怎么也觉得他比最初小了一圈?”阿月也有些搞不明白。

    两人正轻声交谈,一只大怪兽猛地飞到那人身边,两只前蹄将其踹翻,手里的板斧对准其头部狠狠砍了下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道耀眼的金光闪过,那人突然变成了四五岁幼童大小的样子,身子缩短了一长截,生生躲过了这要命的一板斧。

    在阿月和灵儿惊愕的眼光中,小娃娃的小脚从那脚铐中解脱了出来,他小小的身子在平台上左闪又躲,躲避着两只大怪兽的进攻。虽然他比较灵活,也还能使出些内力和法术,可如今这幼童模样,分明已经不再强大,每一秒都有被怪兽拿下的可能。

    看得出大怪兽唯恐他突然飞身离去,因此戒备地占据了半空的优势,大大的一双翅膀飞舞着,也将他从空中飞走逃离的路彻底封死了。而那些趴在那里观战的小怪兽也站起身来,缓缓地围了上去。

    “这是什么法术?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了孩子?还是他内力衰竭太厉害?”阿月惊异地看着,不知道这位到底炼了什么功。

    “阿月,他这样绝不是那两只大怪兽的对手,我们去帮帮他吧!”不知为何,灵儿对这一幕不忍直视。也许是想起了自己失去的孩子,面对这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娃娃,灵儿好生心疼。

    “好!”阿月一挥手撤去结界,拉着灵儿飞身上前。

    两人克服了重重阻力才落到里平台上,还没等他们站稳身形,那些小怪兽立即嘶吼着掉头冲了上来。

    “阿月,我来对付这些家伙,你去帮那个小娃娃!”不知为何,灵儿直接忽略了那人之前的强大,而将其视为一个孩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