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他是谁?

    阿月想想都有些后怕,如果自己下到“水”底之后,是从另一个方向开始找,也许现在也没有找到灵儿,没能脱困,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在这一刻,阿月觉得自己何其幸运。环抱着失而复得的灵儿,阿月忍不住低头再次吻上灵儿的唇,此刻爱在心里,爱却无言。

    灵儿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抱着阿月精瘦的腰,回应着他的吻。经历了这么多,真的再也不想分开了。

    天色大亮,灵儿将冥王扶了出来。眼看冥王愈发虚弱,阿月将最后一粒续命丸给冥王服下。眼看着冥王精神好了不少,他们这才给冥王说了说昨日发生的事情,当然,为了不让冥王担心,遭遇的险境自然是只字未提。待冥王露出倦色,灵儿重新将冥王收进了养魂葫,再次放入了储物空间。两人再次走出结界,牵着手在一片荒芜上慢慢走着。

    “灵儿,如果,如果我们找不到创世之神,你准备怎么办?”这个问题其实阿月早就想问了,可是此前他一直不敢问,如今却觉得有必要正视这个问题。毕竟,两人进入这神秘境地已经三日了,还是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

    “我不知道,我不敢想没有了冥王我该怎么办。”灵儿的话里透着悲伤。即使与阿月重新携手,可是冥王依旧是不可替代的,他的恩情,他的好,灵儿无以为报,也无法忘怀。

    “灵儿,我知道冥王对你来说有多重要,我也非常敬重冥王,他的无私,他的担当都让我自愧不如。可是,这件事情不是你我可以左右的,我们尽力就好。如果真的不能找到创世之神,我希望你能带着冥王的希望勇敢地活下去。你要知道,你不单要活出自己的精彩,还要把冥王的那一份精彩也活出来。”

    阿月停下脚步,直视着灵儿的眼睛,“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我也会永远陪在你身边!”

    “阿月!”灵儿鼻子一酸,“我真的不想见到冥王魂飞魄散!他那么好,那么伟大,却因为我落得这样的下场,我一想到这个就难受。”

    “灵儿,佛祖说一切皆有因果。也许这就是冥王和你的命数,是地煞奸计催生的结果。冥王是个好人,我不相信他会这样离去。也许,创世之神有另外的安排。也许,冥王会离开三界,但创世之神会将他的魂魄凝聚,留他在这个地方看管。”阿月摸摸灵儿的头,“这里这么乱,有了冥王,也许就能大变样了。”

    “但愿如此!”明知道阿月是在安慰自己,但灵儿的心情确实因为这句话好多了。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牵手往前走,前方这片荒芜似乎总看不到头。

    在这里待了三日,阿月和灵儿已经发现如果不是特殊情况,此处最好不要飞行。这里的引力与三界不同,飞行非常消耗体力,而且很容易偏离正确的方向。这样按九宫八卦阵的走法缓缓沿那时隐时现的小路步行向前,虽然慢,但是可以保存内力,而且确保不错过任何线索。

    正午时分,阿月和灵儿再次停下脚步,因为他们的前方又出现了那群由矮树变成的“人”。

    “阿月,你说他们是不是睚眦必报?不顾一切都要对我们赶尽杀绝。”灵儿歪着头看着前方那群独眼,他们当中有的明显带着伤,却一副绝不放弃的样子,似乎追杀阿月和灵儿就是他们必须的使命。

    “果然和我们之前的分析一样,他们能变成人形的时间是有限的。”阿月若有所思,“你有没有发现,昨日他们出现也是在正午的时候?”

    “对,如果我们的分析是对的,夜幕降临,他们又会变成矮树。”灵儿点点头,“对他们来说,每日只有几个时辰可以变成人形。”

    “可是,就是这个几个时辰也够难对付的。”阿月皱了下眉,“他们能在地下来去自如,随时出现在我们的必经之路上。虽然我昨日用三味真火压制了他们的攻势,可他们也用陷阱差点要了我们的命。今日他们再来,想必也是有备而来,我的三味真火还有没有用,我现在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我们一起,总能杀出一条血路的!”灵儿倒想得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

    远处的那些“人”此时全部站到了一起,那硕大的独眼瞪着窃窃私语的阿月和灵儿。这一次,灵儿看得很清楚,这眼神充满了仇恨,大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意味。

    阿月和灵儿做好了迎战的准备,迎着这群怪物缓缓走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强烈的震动从脚下传来。脚下的“大地”开始不停地摇晃和颤抖,阿月和灵儿差点失去重心跌倒在地。再看前方的那些独眼,似乎也一脸的茫然,显然这并非他们的杰作。

    阿月和灵儿正在疑惑,荒芜正中的“地面”嘭地一声裂开了,只见一个黑色的巨大圆形平台从“地底”冒了出来。这个平台有数十丈宽,比天界的点神台还要大上数倍。平台上若干无名“生物”正在嘶鸣、对战。那些生物上身像人,却又和独眼们完全不同。他们的头有的像三界的老虎,有的像三界的豹子,但上肢却和三界的人一样修长灵活,手里舞着像斧头一样的器具。而他们的腰部以下,全都和三界的野马一样,有力的四肢,强健的马蹄不停刨着地面,在你想不到的时候就已经冲上前,挥舞着“斧头”劈头盖脸地便是一顿猛砍。

    还没等阿月和灵儿从这血腥的一幕中反应过来,那些独眼已经变了脸色,甚至是一抹惧色直接出现在他们脸上。他们面面相觑,随即身子一闪,全部消失了踪影。阿月和灵儿还以为他们又要从地下向自己袭来,可等了好半天,都没有人从土里冒出来,两人这才明白,这些独眼全都溜之大吉了。

    一心追杀自己的矮树突然间逃之夭夭,这显然不是什么好的信号,难道这凭空从“地底”冒出的平台,这些奇怪的生物让他们闻风丧胆?这些到底是什么?到底有多厉害?阿月和灵儿心里一下充满了警惕,两人不敢轻易靠前,而是留在原地仔细看着。阿月担心突发情况会搞得两人措手不及,还特意结了一道结界,并不露痕迹地上前了半步,有意无意地挡在了灵儿的前方,这让灵儿心里暖暖的。

    两人这一看才发现,平台上的那些奇怪生物竟然都在围攻同一个人。对,被围攻的那个的确是个人,是个和三界的人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这个人看上去很年轻,大约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只比阿月略大两三岁,而且五官也很俊美,甚至可以说美得让人为之怦然心动。他的那种美是沉静而不张扬的,可只要他往天地间一站,就是一道独特的风景,连日月都会失色。也不知道他是谁,更不知道他怎么会招惹到这样一群怪兽,那些奇怪生物一个个个像发了狂一样冲到他面前,对他又砍又踢又咬。

    看得出,这些奇怪生物非常生猛,它们每次抬头嘶吼一声,蹄子一刨,猛冲上前的时候,平台都会尘土飞扬,地面上发出巨大的轰响,可以想象那气力得有多大。一旦它们靠近那人,精壮的手臂就抡圆了手里的“斧头”对准那人砍过去,或者一边砍还一边张开嘴巴对着那人咬去,大有活活撕掉其一块肉的冲动。

    而那人一身玄色长衫屹立在平台正中,身无长物,手无寸铁。面对不断围攻而来的生猛生物,他毫无惧色,只是衣袖翻飞,便拂出一圈圈金色的光波,一次次打退了那些怪兽的进攻。

    “他是谁?怎么这么厉害?你看他每一次一拂衣袖,那些怪物都会被拂出三丈远,实在太强大了!”灵儿的眼里和话里都带着膜拜。

    “我也不知道!莫非他就是那个留下手札的尊君?”阿月摇摇头,他也正在纳闷,此人看上去像极了三界的人,可所用的招术却是阿月没见过的。在三界,只有天帝、冥王和灵儿使用内力后发出的招术会带有金色,那是因为他们都是同宗同源,来自父神。可此人居然也能发出金色光波,且似乎比当初的冥王还要强大。他会是那位失踪已久的尊君么?可为何不管阿月怎么看,也看不出他的本体。难道他也是和父神有关的神仙?

    “阿月,你看,他似乎是被拴在平台上的,根本动不了。”灵儿突然有了一个重大发现,她指着那人的脚对阿月说。

    因为奇怪生物太多,一直争先恐后向平台中央冲过去,无数的马蹄在平台上踏来踏去,阿月此前的确没有去看那人的脚,灵儿这么一说,他仔细一瞧终于发现,那人的脚上有一副古怪的脚铐,那脚铐是固定在平台上的,因此那人只能立在那里,直面这些怪物的进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