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杀出重围

    此时灵儿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杀!杀!杀!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灵儿!封住你的听觉,不要听这声音!这可能是一种魔音,会让我们失去自我,做出不堪设想的事来。你的内力不够,无法应对,只能暂时不去听。”阿月率先反应过来,当即警示灵儿,让她自行选择了失聪。阿月本想用内力抵御魔音,却发现这些家伙人数太多,自己若真要消耗内力,恐怕支撑不了太久,只好也封住了自己的听觉。

    暂时失去听力的两人只能背对背站着,全身戒备,死死盯着眼前不停晃动的人影,生怕一个不小心便着了道。

    突然,人影中杀出一个来到两人面前,两把利刃对着阿月和灵儿狠狠刺了下来。阿月早有警惕,上前一挡,便将这伸出来的两把利刃打到一旁。随即,阿月和灵儿拿出青月剑和虚影剑,变被动为主动,对着那些呼呼转动的人影刺了过去。

    阿月和灵儿快,那些“人”也不慢,即使两人配合默契,却也没真正刺到一个。那些“人”布下的阵法虽然类似桃花阵,但还是很不一样。至少阿月和灵儿与他们对阵了近一个时辰,都只能见到不停旋转的身影,并未有一个“人”在他们面前停下,单枪匹马、实打实地过招。

    有好几次,阿月带着灵儿想要突破这重重包围,可是根本就闯不过去。那虚虚实实的人影变来变去,一会儿重重叠叠,一会儿如大海退潮迅速消失,让两人摸不着规律。

    “这样下去,我们一直被他们困住,迟早累趴下。”灵儿已经看出了端倪,暗暗觉得不妙,一回头看着阿月,眼神中带着一丝焦躁。

    “无妨,我有办法!”阿月对灵儿眨眨眼,要她放心,随即收起青月剑,双手在胸前结出一个法印,猛地向前一推,一道巨大的白色光波对着那些晃动的人影冲了过去。

    只听轰地一声,那包围着他们的光影被震开了一个很大的缺口,阿月抓起灵儿的手,就要突围而去。可是,还没跑出几步远,他们发现,那些“人”再次从地下冒了出来,再次把他们围在了中间。只是这一次,这些家伙与他们的距离稍微拉大了点。阿月和灵儿发现,他们当中有几个面色惨白,捂着胸口,显然是被阿月发出的冲击波打伤了。

    “再来!不要恋战!我们速战速决!”灵儿也看出阿月这一招管用,用唇语提示阿月。

    “好!”阿月点点头,当即故技重施,可是,这一次,他的白色光球刚刚推出去,那些“人”也猛地一起发力,推过来一个绿色光球,两个光球在空中相遇,直直撞在一起,然后轰地一声炸开。阿月生生往后退了三步,咳出一口鲜血。

    “阿月,你没事吧?”灵儿心里一滞,上前拉住阿月,眼里掩不住的慌乱和担心。

    “没事!”阿月指指自己,又摇摇头,虽然他此刻血气上涌,内伤惨重,可他不能倒下,更不能让灵儿担心。

    灵儿自然知道阿月是在骗自己,迅速用唇语说了一句,“马上服药!”随即转身将虚影剑向空中一抛,念动口诀,只见虚影剑一晃,在空中变成无数把利剑,对着那些“人”飞了过去。

    无数把虚影剑嗡鸣着飞舞,挽出朵朵剑花,剑端金色的灵儿两个大字晃花了所有“人”的眼。灵儿双脚一盘,坐在地上,双目微闭,自己也分出几个分身,执剑站在四周,护卫着念动口诀的真身。阿月迅速服下丹药,开始运气调息。

    那些“人”也拿起自己的兵器与无人控制的虚影剑对打。只是,这一次的虚影剑变化多端,时而是长剑,时而是短刀,时而是匕首,让人防不胜防,更神奇的是虚影剑一旦靠近那些家伙,还会出其不意地变成一把软剑,一下将他们缠住,勒得其几乎休克,丧失行动能力,与此同时,其他的虚影剑就会趁势攻来。不过那些“人”动作快,配合也很默契,只要见到自己的同伴被软剑勒住,就会马上扑过来营救,所以虚影剑虽然把他们成功缠住了,却没能真正刺伤谁。

    几个独眼见识了虚影剑的厉害,凑到一起叽里咕噜不知道说了什么,突然消失了身影,下一秒就在灵儿的真身前面冒了出来,齐齐对准灵儿的真身扑了过来。那几个守护灵儿真身的分身,自然不甘示弱地与他们打斗起来。

    阿月刚要上前,盘腿打坐的灵儿抬头望了他一眼,随即缓缓飞到空中,手指不停弹出道道金光,对着那些“人”弹去。金光自然可以灼伤那些家伙,他们灵活地闪躲着,还一边与虚影剑和灵儿的分身格斗。

    阿月清楚,这是灵儿在为自己争取时间。他随即喝了一瓶此前在树林中采集的绿色汁液,继续运气调息。这类似凤灵果的汁液迅速补充了他消耗的灵力,气息只运行了一个周天,服下的丹药就很好地消化了,内伤也彻底好了。这么严重的内伤,阿月只用了半个时辰便彻底修复。可他心里明白,这半个时辰,完全是灵儿拼死为他争来的。

    尤其是现在,不知为何,那些人一见到阿月如此这般,更加像发了狂一样地扑过来,拼命要冲破灵儿法术形成的包围圈,似乎一个个与阿月有深仇大恨似的。阿月眉头一皱,收了功,再次提着青月剑冲上去。

    就在这时,一个独眼握着一把短刀飞身至空中,对着灵儿刺了过来。灵儿用尽全力顺势一抓,竟将那“人”握刀的手死死抓住。与此同时,灵儿的虚影剑飞身过来,对准其心窝狠狠刺了下去,那“人”惨叫一声,从半空中跌落到了地上。非常诡异的是,随着虚影剑从那“人”体内抽出,那“人”胸前流出白色的“血液”,倒在地上竟变成了一棵矮树。

    “矮树?难道这些家伙是那些树?”灵儿和阿月同时大惊,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这些“人”就是树林里那些矮树,那么为何在树林里他们不袭击自己?还有,他们为何要袭击自己?

    “怎么会这样?”灵儿心里一滞,一时停止了念动口诀。虚影剑和灵儿自己的分身全部就在这一瞬消失了,所有的独眼都冲了上来。

    “灵儿小心!”阿月已经看到又有一“人”飞至灵儿身后拿着一把尖刀向灵儿刺去,他连忙上前将灵儿往自己身后一拉,举剑劈了下去,“先别想那么多了!他们人多,我们得先脱困了再说!”

    就在阿月说话的这会儿,周围的那些“人”突然一起发力,一股巨大的引力将两人从半空中拉了下来,两人再想腾空却发现根本飞不起来了。来不及去想,因为那些家伙又开始围着他们转动,光影移动得越来越快,数十把利刃同时从旋转的包围圈里向着阿月和灵儿刺来。

    “火攻!”灵儿大喝一声,“用三味真火!他们既然是树,就一定怕火!”

    “好主意!”阿月闻言连忙掐了个诀,剑指一并,一道道白光中,三味真火向着四周旋转的人影飞去。

    顿时,只听一片鬼哭狼嚎,那些人影迅速退后,一会儿功夫,包围着他们的“人”撤去了阵法,只顾着扑打身上的火苗。那些着火的“人”绝望地嚎叫,在地上打滚,不停地向前奔跑,而没有着火的则哭喊着去帮同伴灭火。可这三味真火那是这么容易灭的,不到片刻,有的“人”已经快被烧焦了。

    不知为何,灵儿看着这一幕有些于心不忍,暗中拉了拉阿月的衣袖,“算了,不要赶尽杀绝。”

    “嗯。”阿月口中念念有词,那些“人”身上的火随即全都熄灭了。

    那些“人”纷纷瞪着阿月和灵儿,眼里有仇恨有哀怨,还有一丝无可奈何。当他们的身份被识破,他们的软肋暴露,他们被阿月和灵儿找到了致命的弱点,如要强攻,显然只有死路一条。可他们似乎又不甘心自己的失败,并没有落荒而逃,而是远远地站在一起,死死地盯着灵儿和阿月,那一只只独眼变成了血红色,那种眼神格外渗人。

    阿月和灵儿站在一起,至始至终都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被这些家伙追杀,而且到了现在这个份上,他们居然都不放弃。

    “如果他们是矮树的话,会不会是因为我们取了他们的汁液才追杀我们?”灵儿皱着眉沉思,“可是为何我们取汁液的时候他们不显出人形反抗呢?”

    “确实很奇怪。”见那些家伙一时不敢再上前进攻,阿月暂时关心起灵儿来。“灵儿,你刚才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你呢?”

    “我的伤已经修复了。”阿月让灵儿放心,“他们配合好默契,若不是你无意中发现他们的真实身份,建议用火攻,不知道还要僵持多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