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瘴气幻影阵

    虚空中不时一阵雾霾升起,那雾气里携裹着阵阵死气,让人觉得心情异常压抑。

    “这里怎么这么奇怪,除了虚无就是虚无,好像看不到头,也没有出路。”灵儿吞下最后一口果子,抬脚就要上前。

    “灵儿,等一下!”阿月轻轻抓住灵儿的手,“这里的雾霾是有毒的,不能这样走进去。”

    “什么?!有毒?!”灵儿眼睛一瞪,那双杏仁般的大眼睛看上去更大更圆。

    “这片青色的虚空应该就是那本手札上记载的瘴气幻影阵,倘若这般冒然闯入,不但会中毒还会被幻觉迷失心智。”

    “瘴气幻影阵?!这又是个什么东西?”灵儿一头雾水。

    “你看前方那些不时升起的雾霾,那应该就是一种有毒的瘴气,如果不使用龟息术进入,一不小心吸入瘴气就会当场毙命。”阿月拉着灵儿的手,直视着她的眼睛。

    “就算是使用龟息术,在这片瘴气中行走时间长了,皮肤也难免会接触到空气中的毒气,人就会产生各种幻觉。而这些幻觉都与每个人心底最不想提及的伤痛有关,一旦迷失心智,人很可能会发狂。灵儿,我知道,对你来说,被地煞和龙牙陷害、失去孩子,以及冥王因为你而即将魂飞魄散都是你心底最大的痛,但是,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们齐心协力,一定可以找到太虚神境,面见创世之神,求他施救冥王。等一下进入阵中,不管你看到什么,一定要镇定。”

    此时阿月牵着灵儿的手,手心的温度让人觉得很温暖,一种久违的温情在灵儿心里蔓延。只是,一想到这幻影阵会让自己心底好不容易结痂的伤口再次被撕开,灵儿就有些犯怵。她脸上的纠结被阿月看在眼里,阿月心里自然有些难过,轻轻捏捏灵儿的手,“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

    不过是从前两人情浓时最常见的一个小动作,此时却让灵儿觉得鼻子发酸。她低下头,不让阿月看出自己的情绪变化,只淡淡“嗯”了一声。于是两人牵着手屏了呼吸,一起缓缓走入那瘴气幻影阵。阿月还特意幻化出两张面巾,蒙在自己和灵儿脸上。两人都只露出一双眼睛,谨慎而戒备地前行着。

    一踏入这青色的虚空,灵儿就发现自己好似走进了一片混沌,眼前一片青色的迷蒙,双眼所及之处,全是一种看上去极不真切的青色,多看一会儿便觉得眼睛有些累。偶尔一阵雾霾飘过,像一个个鬼魅的幻影在这青色的虚空中穿行。

    灵儿刚想开口说什么,阿月的手指点上了她的面巾,竖在她的唇上,并用内力传音给她,“灵儿,不要说话,否则会吸入瘴气。”

    灵儿点点头,任阿月牵着自己的手继续向前。只是,她心里非常疑惑,这片青色根本无边无际,也没有其他任何的景物,她和阿月要如何判明方向?如何走出这幻影阵?

    阿月此时也有些茫然,那手札中只说陨石阵之后便是这幻影阵,可要如何走出去却没有任何的记载。此刻面对这漫无边际的青色,阿月也只能凭着内心的感觉,牵着灵儿缓缓走着。

    突然,一层雾霾在两人面前升起,随即,灵儿觉得有人在自己后背上重重一推,她脚下一个踉跄,身子不由自主向前一冲,手和阿月分了开来。

    “灵儿!”阿月只觉得手里一滑,灵儿便脱离了自己,还没等他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雾霾已经将两人彻底隔开。顾不得会吸入毒气,阿月一边大声喊着灵儿的名字,一边向着灵儿消失的方向冲过去,可是不但没有发现灵儿,也听不到灵儿的回答。阿月心里顿时紧张起来。

    “灵儿,灵儿,你在哪里?你听到没有?快回答我!”阿月运足内力,大声喊着,可眼前除了一团白色的雾霾,什么都看不见。

    “阿月,我在这里!我的脚扭伤了!”突然,阿月听到右前方隐隐传来灵儿的声音,他连忙循着声音疾步上前,一边走一边说,“灵儿,你就待在那里别动,也别说话,我马上就来。”

    穿过那团雾霾,阿月终于发现了灵儿。灵儿皱着眉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左脚,面纱不知所踪,一脸痛苦的表情。

    “灵儿,你还好么?”阿月上前蹲下身子,就要去捧灵儿的脚,“刚才你怎么突然冲了出去?”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觉得被人狠狠一推,便冲过来了,脚下一滑,扭伤了。”灵儿一边说,一边把脚往后一缩,“你别碰我!”

    “灵儿,让我看看你的脚。”阿月手下一滞,苦笑了一下,“要不,我背你走吧。”

    “不用了,男女授受不亲,我和你早就已经没有关系了,你不要碰我。”灵儿干脆手一拍,把阿月的手拍开。“你也知道,如今我心里只有冥王,我和你同行只是为了找到创世之神罢了,等他救了冥王,等我重返冥界,我会和冥王成亲,以后再不与你有任何瓜葛。我们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为好。”

    阿月闻言,心里比吃了黄连还苦。虽然这早是他预料之中的事情,可是此刻听灵儿亲口说出,依然让他觉得心痛难当。阿月低垂着眼帘,看着地面,轻声回答,“灵儿,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帮你把脚治好罢了。这瘴气有毒,我们在里面待久了对身子不好。你与龙牙对决受了重伤,才好没多久,不能呼吸太多毒气。”

    说着,阿月轻轻抓住灵儿的脚,脱下她的鞋袜,就要查验她扭伤的地方。没想到的是,灵儿的脸一下就沉了下来,她云手一翻,对着阿月的肩胛骨狠狠一拍。阿月没料到灵儿会翻脸,更没料到她出手会这么重,只听自己的肩胛骨“咔嚓”一声断裂开来。

    阿月捂着自己的肩跌坐在地上,瞪大了眼睛看着灵儿,心里就想被钝器刺伤一般的疼。

    “都说了别碰我,你怎么不听?!”灵儿的脸上竟没有一丝内疚,她冷冷地看着阿月,“你知道么,自从那个孩子没了以后,我就已经不想看到你了。因为一看到你,我就会想起我的孩子,想起你的愚蠢带给我的伤痛和耻辱。看到你,我就会各种后悔,后悔自己还不如自己的神灯明智,如果当初我能和我的神灯一样,选择冥王而不是你,那这种种痛苦怎么可能加诸到我的身上?若不是因为冥王,我才不会愿意和你一起来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接下来的路程,希望你自重,和我保持适当的距离。别总摆出一副要救赎的样子来保护我,不管你怎么做,我们都回不去了。”

    灵儿的这席话,成功地再次重创了阿月的心。他的脸上泛起青灰色的白,那是一种痛到极致的神色和表情。阿月甚至连看灵儿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他埋着头,捂着肩,低声说到,“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不乞求你能原谅,只要你能开心,能幸福就好。冥王很爱你,跟他在一起,你一定会幸福的!”

    “别装出一副圣人的模样!我的幸福做主!我的一切都与你无关!”灵儿突然将身子往前一倾,靠近阿月,在他耳边低语,“你可知道,我特别讨厌你这犯……贱的样子,真希望你离我远点!”话音刚落,灵儿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短刀,对着阿月的心窝狠狠刺了下来,“我这就送你一程!”

    “你不是灵儿,你到底是谁?!”就在这一瞬,阿月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这靠近自己的躯体根本没有灵儿身上那淡淡的甜杏仁味。阿月身子一避,一把抓住这假灵儿挥刀的手,用劲一拧,扭断了她的手,“快说,你把灵儿藏哪里去了?你还有没有同伙?!”

    “哈哈哈,有本事自己找去!”那假灵儿突然化作一团雾气飘散开来。

    与此同时,被从阿月身边推开的灵儿也在一片朦胧的雾霾中四处寻找阿月。因为知道瘴气有毒,知道自己的修为有限,灵儿迅速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一粒解毒的丹药预先服下。她一边在雾霾中摸索,一边留意着身旁的动静。

    突然,灵儿听到不远处有两个人在悄声对话,虽然听不太真切,可她依然可以判断出其中一个就是阿月的声音。阿月在和谁说话?为何他不来找自己?灵儿心里有些纳闷,蹑手蹑脚朝着声音走过去。

    “阿月哥哥,你答应过我,只要将她骗出三界,就会马上除掉她,可是现在你怎么迟迟不下手?”这分明是紫莹的声音。灵儿眉头一皱,显然没想到紫莹也在这里。听这话的意思,是要阿月除掉自己?

    “莹儿,我是答应过你,可是我现在觉得没有必要这么做了。如今冥王要死不活的,根本没有任何威胁。把她留在这里,她也是死路一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