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离开三界

    原来天帝见转轮王和秦广王突破尊君在即,恐那奸细趁机对冥界不利,特意命二郎神前去冥界加强守护。二郎神自然也知道阿月和灵儿此行的目的,众人心照不宣地道别,互说了一声珍重,分别驾云离去,清樱则独自回了映雪阁。

    阿月带着灵儿驾云飞往圣山梅里。两人在山脚下落了云,进入一片原始植被,看上去似乎是在寻找药材。阿月默默走在前面,灵儿静静跟在身后,一时间,谁也没有打破沉默。

    两人渐渐深入腹地,阿月暗中一路观察,确信无人跟踪,这才转身对灵儿说,“我们隐身吧!”随即,两人隐去了身影和气息,悄悄用缩地法向十万八千里之外的另一座圣山凯里雪山而去。

    灵儿虽然没有说话,但心里还是明白如今的阿月和以前的确不同了,这一招声东击西看似简单,却将两人的行踪完全掩盖了起来,过去的阿月显然没有如此谨慎。只是,两人今日虽然同行,却一路无语,似乎近在咫尺,中间却横亘着一堵看不见的高墙。看着身前总与自己保持半步距离的阿月,回想起昨日他说自己是他妻子时的强势,灵儿心里竟有些失落。只是,灵儿不愿意告诉阿月,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她也猜不透如今的阿月心里在想什么。

    凯里雪山终年积雪,山下虽然阳光明媚,半山腰以上却天气多变。阿月带着灵儿飞到凯里雪山的山顶,那里有一处很不起眼的洞穴掩藏在积雪背后。阿月凭着记忆中手札上所画的路线和清樱的讲述,很快就找到了洞口,带着灵儿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

    站在洞内,阿月首先结了一道结界,再结了一道仙障,这才释放出自己的念力和精神力在洞壁上细细找寻那个神秘的路口。灵儿安静地站在一旁,看阿月凝神屏气,她自然不知道,原来这个毫不起眼的洞穴竟是连接三界之外的地方。

    阿月闭着双眼,只用自己的意识去感知,在将洞壁的每一寸都细细“触摸”之后,他终于找到了那个神秘的所在。阿月睁开眼,走到那处岩壁下,伸出自己的手反复触摸那一块看似普通的洞壁,念力和精神力注入其中,顿觉洞壁后方并不是岩石,而是一个旋转的甬道,像一个要吞噬一切的漩涡。阿月心里有了底。

    “灵儿,等下你站到我身旁来,我们要通过一个甬道离开三界。甬道很长,是个陨石阵,如果我们分开了,很可能会有危险。”阿月转过身,看着站在自己身后两步远的灵儿,脸上的表情淡淡的,没有流露出什么特别的关心。

    “好。”灵儿淡淡地应了一句,上前站在阿月身旁。本该是亲密无间的两人,此时就像刚认识不久,有些说不出的疏离。

    阿月垂下眼帘,掩饰着内心的失落,双手在胸前结出一个繁复的上古法印,接着往那岩壁上一推,随着一道白光闪过,那道法印注入到岩壁之上,只见那一处岩壁渐渐出现了变化,原本深暗死板的石壁突然好像活了过来,开始在法印的作用下渐渐旋转,这旋转形成的空洞越来越大,逐渐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里面乌云滚滚,深不见底,不知通往何处。不知为何,或许是其连通的未知世界潜伏着太多的不可知,也潜伏着太多的危机,这漩涡给人的感觉极其的诡异。

    “灵儿,如果你想回去,现在还来得及。”阿月转头看着灵儿,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你能去的地方,我也能去。”灵儿并不看阿月,而是伸手拉住了阿月的衣衫,“走吧,既然来了,我就做好了不能回去的准备。”

    “若我不能护你周全……”

    “啰嗦,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你无关!”眼看着那漩涡里开始出现雷电般的迹象,灵儿忍不住跺了下脚,“还不快走?!”

    阿月低叹了一口气,突然长臂一伸,将灵儿揽在怀里,身形一动,对着那漩涡飞了进去,就在两人的身子落进漩涡的一瞬间,岩壁立即恢复了之前的样子,死气沉沉,毫无生机,仿佛刚才的一切从未发生,一切不过是有人看花了眼。

    而一进入这漩涡,灵儿才发现那看起来平淡无奇的“乌云”有多么的恐怖。

    这漩涡中翻滚的压根不是乌云,而是乌黑的陨石阵,阵中蕴含着无限杀机。两人才刚刚一进入,无数细小的陨石劈头盖脸地就冲了过来,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陨石雨袭击而来。灵儿被阿月抱在怀里,落在她身上的陨石不多,可她却能清楚地听到那些陨石击打在阿月身上的闷响。

    “快用内力护体啊!”灵儿心里自然是心疼阿月的,她不知道阿月为什么不释放内力结出结界,感觉到那落在阿月身上一下下的撞击,她忍不住叫了出来。

    “我没事。”阿月抱着灵儿不时旋转着,眼睛死死盯着飞来的陨石,长袖不断扫拂,将靠近灵儿的陨石打开,而他自己却完全暴露在陨石阵中,被无情地击打着。

    灵儿心里一急,就要释放自己的内力,不曾想她刚一动,阿月似乎就看出了她的心思,一把抓住她右手的脉门,轻声说了一句,“灵儿,我们才刚刚进来,后面还有更厉害的陨石在等着我们,先不要浪费了内力。”

    灵儿被阿月这么抓住脉门,自然也使不出内力,只能任阿月将自己抱在怀里,闻着那久别的淡淡梨花香,灵儿的鼻子不知为何一下就酸了。

    陨石雨大约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终于停止了。阿月却并没有马上放开灵儿。灵儿感觉到有点不对劲,挣脱阿月的怀抱一看,当即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阿月全身上下伤痕累累,就连脸上也被划出了无数的伤痕。白色长袍的背后已经变得乌渍斑斑,还渗透出不少的血渍。可以说,除了护着灵儿的怀抱,阿月身上没有哪一处没被陨石击中。有的伤口皮翻肉裂,有的伤口上甚至还插着小小的陨石碎片。灵儿转到阿月身后,不让他看见自己微红的眼眶,看着那血肉模糊的后背,眼泪差一点就掉了下来。

    “不过是点小伤,不碍事。”阿月不等灵儿说话,已经拿出一粒丹药服下,随即他将灵儿拉到自己身前,暗暗运气,忍痛将那些插在自己身上的陨石碎片飞裂出自己的身体。接着,阿月使出修复术,一道白光包裹下,他身上那些伤口逐渐复原。

    “我们走吧。”阿月对灵儿点点头,带着她往前走去。因为不知道前方还有什么,所以阿月始终走在灵儿身前一步远。不知何时,他的青月剑已经握在了手中,整个人处于一种高度戒备的状态。

    此处与三界不同,并没有真正的地面,一切都像无尽的虚空。人置身其中,踏错一步,便会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里的路很古怪,时而显现时而隐身,要按九宫八卦阵的走法来走,否则就会找不到脚下的路。”阿月一边走一边叮嘱,“如果一时看不到脚下的路,你要么飞到半空,要么站在原地等一等,等路显现出来再说。”

    “嗯,我知道了。”灵儿低声询问,“那这陨石阵到底有什么?”

    “不知道。那手札里没有说,只写了句‘入通道,遇陨石,大大小小,不计其数。’”阿月没有回头,眼睛依然死死地盯着前方。灵儿暗暗上前半步,紧跟在阿月身后,并轻轻动了动右手,虚影剑也握在了手中。

    乌黑的陨石阵继续翻滚,留给两人前进的甬道有些狭窄。甬道被无数的陨石包裹,偶尔从那陨石群里射出一道类似闪电的东西,无声无息的金光一闪,被其击中的陨石当即化为虚无。

    “小心这闪电,它可以分解一切。”阿月轻声提醒灵儿。

    “好!”灵儿自然也看出了这“闪电”的威力,“还是结上结界吧,万一它从我们看不到、想不到的地方袭来,岂不是会要了我们的命?!”

    “也好!不过不要用上十层的内力,这只是第一关的开始,谁也不知道下面还有什么陷阱在等着我们。”阿月同意了灵儿的提议,两人分别用自己的内力结出一道护身的结界,继续前进。

    果然,刚刚行进到甬道的一半,前方突然“跳”出来一个巨大的陨石怪物。

    这个怪物看上去有些像只古猿,只不过是由不计其数的陨石所叠成。它咆哮着对着阿月和灵儿冲过来,一边冲,一边挥舞着双臂,一块块的陨石随着它的舞动,对着阿月和灵儿飞了过来。

    阿月手中的青月剑立即舞动起来,一道道剑花将那些陨石劈开。灵儿也飞身上前,站在阿月身旁,与他并肩迎战这个大怪物。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这般合作过了,此刻再度联手,曾有的默契在一瞬间恢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