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灵儿的担心

    “阿月,你真的不后悔么?我听陛下说,你当初求他同意你陪灵儿去凡界历劫,曾答应陛下,若归来后灵儿不原谅你,你会重返天界,从此与灵儿再不见面。那,你会娶紫莹么?”

    “仙尊,我在凡界历劫的时候,曾听过这样一句话,‘爱像水墨青花,何惧刹那芳华’。 我想,我不会后悔!”阿月还是那么平静,“就算灵儿不原谅我,我此生也只爱她一个,我不会娶二公主。再说了,我就要动身去寻找太虚神境,怎么可能成亲呢?”

    “阿月,你真的长大了!”清樱无限感叹,“很多时候,想起你和灵儿,想起你们对待感情的执着,我都觉得自愧不如。当年我若是能不那么摇摆不定,早一些看清楚自己的心,很多的事情今日都不会如此,说不定冥王现在仍然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这其实也是清樱内心最觉得亏欠冥王的地方。如果当年自己不是偏执地认为父神之心更适合自己,一心要找到父神之心,而是踏踏实实接受天帝的爱,天帝怎么可能迎娶凤族大公主为天后?若自己和天帝成亲,自己绝不会成为地煞的帮凶,陷害阿月和灵儿,那各种悲剧也就不会发生了。

    有时候,想到这些,清樱也会瞧不起自己。在感情的问题上,她真的太瞻前顾后,太摇摆不定。当年因为父神之心拒绝天帝,可找到冥王之后,却因冥王的冷落无法坚持,重新投入天帝的怀抱。幸好天帝对她一直情有独钟,否则换个人,也许早就将她放下了。所以,对于天后的所作所为,清樱虽然觉得不齿,却也明白自己绝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天后与天帝婚姻的悲剧,自己在里面扮演了一个并不光彩的角色。虽然自己不是小三,可是正是自己的那种藕断丝连、左顾右盼,才让天帝心里始终放不下自己,无法全情去接受天后,这才导致天后因爱生恨,作出近乎疯狂的事情来。

    “仙尊,你就不要自责了。天后的事情,怨不得你。感情这个东西,并不是你有情他(她)就一定有意的。因为得不到便迁怒他人,使用卑鄙手段,换谁都接受不了。”阿月自然也明白清樱的心结,“对了,仙尊,最近凤族的人对你可有什么不妥?陛下和你什么时候会完婚?你们的喜酒我看来是喝不上了。”

    “阿月,天界如今非常太平,有时候我和陛下都怀疑那奸细是不是准备‘黑转白’,彻底做个好人,不与天界为敌了。不过冥王却提醒我们还是要时刻警惕,毕竟这个人不是个简单的角色。”清樱说到这里有些茫然,“凤族自天后兵解之后,一直不曾有什么特别的举动。他们的族长经常来看蓝霜和紫莹,与陛下也常有接触。凌天至今依然软禁在飞龙阁,蓝霜几乎足不出户地陪着他。紫莹则一直对你还抱有幻想,等着你历劫归来。至于我和陛下,如今一心系在冥王身上,哪有心情谈婚论嫁?不少仙家进谏,要陛下重新立后,虽然也有人向陛下推荐其他年轻仙子,但不少人仍上书建议陛下立我为后。只是,冥王这个样子,我根本无心出嫁。陛下倒也没说什么。对于冥王,他也有太多的亏欠。”

    “仙尊,如此我就放心了。想必众仙也明白,天后的事情并非你的错,你也是个受害者。陛下与你,也算修得圆满,有陛下照顾你,我就可以放心地上路了。”

    “阿月,不管是谁都无法代替你,我舍不得你去,舍不得你以身犯险,却也知道无法阻拦你。希望你能平安回来,我和陛下等着你!”

    “仙尊,此去经年,但愿仍有归期。你和陛下多保重!”阿月看向清樱的眼里几许深情。清樱不仅是将他引向仙途的恩人,也是真正关心他、在意他的人,这一别也许就是永别了。

    “你们在说什么?”天帝此刻也走了出来,看看清樱又看看阿月,眉眼中带着丝丝温柔,“阿月,你还是要去么?”

    “陛下,阿月初衷未改,还请陛下成全。”阿月态度坚决。

    “罢罢罢,清樱都劝不动你,朕又能拿你如何?”天帝摇摇头,“虽然明知道你这一去很可能再也不复返,朕还是无法阻拦你。毕竟,躺在那里奄奄一息的是冥王,是与朕同宗同源的冥王,是对朕对天界有恩的冥王,是朕亏欠的冥王。本来应该是朕亲自前往才对。可是,朕若带着清樱这般离开天界去寻找太虚神境,天界就会出现混乱。你是朕最心爱的弟子,你代朕前往,朕无话可说。”

    “多谢陛下成全!”阿月脸上闪过欣喜。

    “去吧,去和冥界的人道别,去和那月灵儿道别。既然决定要去,就早点出发,冥王时日无多,他已经等不起了。”天帝拉过清樱的手,“朕和清樱还要带你回天界,给你交待一些事情。”

    “对,等你辞行我们就回天界。那位尊君的手札我都整理出来了,回去后我还得详细给你说说。”清樱大大方方地牵着天帝的手,一边说话一边将自己的内力输送给他,“这大半年我还炼制了各种丹药,等你出发的时候,全部带上,以备不时之需。”

    “好,我去给转轮王和秦广王说一声即可,灵儿那里,就不告诉她了。”想到刚才灵儿对两人关系的否认,阿月的眼眸一暗,“此事没有必要让她知道。”

    “阿月,难道你不怕灵儿将来会找你?”清樱显然不同意,“若日后她想清楚了,再要寻你,又如何?此事终究是瞒不住的。”

    “仙尊,再强大的神仙都会羽化,若我没有归来,灵儿寻我,你便告诉她我当年强行突破,造成内伤,已经羽化了。”阿月垂下眼帘。

    “难道你不怕她伤心么?”

    “我们的隔阂太多,错过的也太多,既然决定分开,想必她就算日后会寻我,也不会太难过。”阿月抬头淡淡一笑,“不用想那么长远的事了,我这就去向转轮王他们道别!”

    阿月前脚离开,树上突然就飘下来一个人影,刚好落在天帝和清樱面前。

    “灵儿,你的修为恢复了?”清樱一愣,随即观察灵儿的表情,“我和阿月的话你都听到了?”

    “陛下,仙尊,我刚才陪冥王说话的时候便发现自己的修为已经恢复了。”灵儿低垂着眼帘,“我本觉得心里烦闷,隐身在这树上透透气,不曾想意外听到了仙尊和阿月的对话。”灵儿冲出屋子的一瞬,的确是想去花海的,可是一想到残音已逝,如今花妖休眠,叶妖琴幽也已逝,她心里一疼,便飞身上树,隐去身形和气息,独自在那里发呆,结果倒把阿月和清樱的对话都听了去。

    “灵儿,你没事吧?!”清樱和天帝对视了一眼,傻瓜都能看出此时灵儿的情绪有些不对。

    “仙尊,去太虚神境真的很危险么?”灵儿直视着清樱,此前清樱只是告诉她太虚神境很难找到,却并没有说路途上还充满各种危险。

    “灵儿,是很危险。”清樱叹了口气,既然灵儿已经听到了,看来是瞒不过了,“太虚神境非创世之神的召唤不得入内,否则一靠近就会魂飞魄散,直接灰飞烟灭。而且从那位失踪的尊君留下的手札来看,一旦离开三界前往太虚神境,沿途也会有各种各样的危险情况,要想顺利接近太虚神境,几乎是九死一生。”

    “那你和陛下为什么还是会同意阿月去?”灵儿的脸色愈发不好看了。

    “我们不同意,他就不去了?难不成朕把他关起来?”天帝的话里带着几分无奈,“冥王的事情,就像压在阿月心里的巨石,若他不能为冥王做点什么,他一定会抱憾终身。阿月性子沉稳,如今又已是尊君,这一路的危险想必他能勉强应付。朕自然也会告诉他此事尽力就好,如果他真的无法抵达太虚神境,也没有必要白白搭上自己的性命。”

    “他怎么可能中途折返?!”灵儿闻言忍不住就说出了心里话,“他那样的性格,不撞南墙不回头,若他认定了这个事情,就算再多危险,他也绝不会放弃的!”

    “你担心阿月?!”清樱的眼神很犀利。

    “我?”灵儿脸一红,慌忙摇头,“不是,我只是觉得……”

    “灵儿,难道你不想冥王活下去?”清樱打断灵儿的话。

    “自然是想的,如果可以,用我的命和他换,我都愿意。”一想到冥王现在这副样子,灵儿就撕心裂肺地疼。

    “我们都希望冥王可以活下去,所以阿月才会不顾自己的安慰去寻找太虚神境,希望能把握住这最后的机会,为冥王带来一线生机。只要他能找到创世之神,冥王就有活下去的可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