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你们回来了

    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清樱不但潜心研究延缓冥王时日的药方,而且屡屡前往灵豹一族,不时给面壁思过的汴宸送去一些灵药,安抚灵豹一族,彻底消除了他们与天帝和天界的隔阂。此外,清樱终于答应了龙族和狐族多年的请求,由天帝下旨在天界开设了一个医馆,将各神族喜欢医术、又有天赋的孩子招进医馆,由清樱亲自教授医术,从而拉近了天界与各神族的关系。

    清樱还改进了冥王研制的药丸,更有效地压制凌天体内的“意乱蛊”。她每隔一两日就会去飞龙阁探望凌天,为凌天诊脉,顺便陪蓝霜说说话,做做女红,帮蓝霜带带碧梧,给碧梧做些好吃的。这样一来二往,蓝霜一家三口和清樱的距离渐渐近了。只是,紫莹对清樱依然很抵触,凤族的人虽然面子上很尊敬清樱,但骨子里对清樱也是有些抗拒的。清樱倒也不急,主动劝天帝搬回飞凤宫陪紫莹,还劝天帝但凡凤族的大事都要出席支持。天帝知道清樱不想让自己为难,更不愿自己因为她失去各神族的支持,心里对她的渴望虽然日渐疯狂,却还是告诫自己以大局为重,隐忍不发。

    正因为如此,两人偶尔因来冥界看望冥王而偶遇,都会格外欣喜。就像一对彼此动情的青年男女,远离了家长的监视,终于可以大大方方地牵牵手说说话。只是,这一次,他们没料到,刚一进入冥界,就看见了正在争执的阿月和灵儿。

    “陛下,仙尊,你们怎么来了?”阿月连忙放开灵儿,给天帝和清樱施礼。

    “朕听司命禀告,说你们的轮回结束了,特意来冥界接你。”天帝的眸光扫过两人,脸上神色淡淡,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陛下,我想先去看看冥王。”阿月心里一滞,记起当初对天帝的承诺,看来自己和灵儿是要分开了。两人刚才这一吵,灵儿她还能接受自己么?阿月心里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接受与否其实都不重要了,因为自己就要前往寻找太虚神境去了。能不能活着回来都还是个问题,与灵儿的感情就先放那里吧。

    “阿月,我和陛下也要去看冥王,不如我们一道吧!”清樱上前一步,挽起灵儿的手臂,“灵儿,辛苦了,十世轮回总算结束了。冥王尚且不知你们归来,等下见到你,他一定会吃惊的。阿月说的对,冥王现在的情况很糟糕,他不能太激动,你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清樱仙尊,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救冥王么?”灵儿抬眼看着清樱,眼泪汪汪的。在她看来,清樱便是救冥王的唯一希望,她好期待能从清樱口里听到自己想听到的答案。

    “灵儿,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冥王和我把能想的法子都用过了,可是,都无法阻止他神魂的消散。”清樱面露遗憾,“现在唯一的希望便是去太虚神境求助创世之神了。相信只有创世之神可以改变冥王的结局……”

    “太虚神境?我知道!冥王曾从那里带给我圣灵果!”灵儿闻言大喜,“我现在就去求创始之神,求他救救冥王!”

    “灵儿,太虚神境在哪里没有人知道。那个地方漂移在三界之外,非常神奇,也很难找寻。不少仙僚都说要想找到太虚神境,难于修仙。而创世之神会不会原谅冥王,我们也不知道,一切只是有可能罢了!”清樱苦笑一下,挽着灵儿继续往前走。

    “我知道,当年冥王也是这么说的,他说自己也是在睡梦中就被召去了魂魄,根本找不到去的路……”

    “是啊,三界之中,去过太虚神境的就只有陛下、冥王和我,但我们三人都是被创世之神召唤而去,魂魄来来回回都是被一阵迷雾所包裹,谁又知道路呢?”清樱叹了口气,“要想找到太虚神境,真的很像痴人说梦。”

    “可是,你刚才还说这是唯一的办法啊……”灵儿一愣,随即也明白清樱说的是实话,如果这么容易找到创世之神,清樱一定早就去找了。

    “灵儿,你知道紫灵果有什么功效么?”清樱停下脚步,看着灵儿。

    “不知道。我只记得冥王说紫灵果是太虚神境中的紫灵树所结的果,十万年一开花,二十万年一结果,三十万年方成熟,非常难得。我当时吃了以后觉得格外神清气爽,灵力也变得充沛起来。”灵儿回想了一下,冥王给自己果子的时候似乎没有说别的。

    “紫灵果便是安抚魂体的圣药,只可惜紫灵树只长在太虚神境之中。”清樱伸手抚了抚灵儿的头发,“那一次冥王之被创世之神召唤,因他刻意向天界隐瞒残粒重生、你已苏醒的消息,被创世之神责罚,挨了整整五十鞭。创世之神的打神鞭与天界的不同,不但会伤及被打者的皮肉,还会让被打者的魂魄也承受一样的疼痛。这伤口用任何丹药都无法恢复,疼痛更是每个时辰发作一次,直到被打之人活活疼上七七四十九天,才会自动消失。”

    “仙尊是说那紫灵果是创世之神责罚冥王之后给他疗伤的?”灵儿完全呆住了,“难怪当年我觉得冥王不对劲,他时常冒冷汗,还莫名其妙地闭关了十五日,原来是因为我。”

    “是啊,那时陛下命阿月来冥界找寻残粒,冥王虽然知道你就是残粒的再生,却因为担心陛下会灭了你而没有告诉阿月实情,故而受到创世之神的责罚。他被鞭打之后,跪求创世之神给你一个机会,并保证引导你修仙,教导你走上正途。在他的一番恳求之下,创世之神答应了他的请求,并给他紫灵果减缓疼痛。可当时你尚且年幼,灵力不足,冥王觉得紫灵果有助于你修炼,所以宁愿自己忍着剧痛,也把果子给了你。冥王对你,确实不是一般的好!”清樱叹了口气,拉着灵儿的手,“灵儿,答应我,等下见到冥王,不管多伤心,你都不要太激动。冥王把生的机会给了你,他希望你开心和幸福,为了冥王,以后你要好好地活下去,把他该有的精彩也活出来。”

    “仙尊!”灵儿咬着嘴唇拼命地点头,眼泪再次不由自主地滑落,从听到冥王会魂飞魄散开始,她就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一样,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却又是那么的伤悲。此前的种种疑点全都浮现出来,一直纳闷那么强大的冥王怎么会因为重伤而昏迷不醒,原来众人都知道原因,唯独自己被蒙在鼓里、后知后觉。冥王,你为何要对我这样好?这么沉重的爱,我怎么承受得起?

    “灵儿,我相信你,你是个坚强的好孩子!”清樱抱了抱灵儿,轻声在她耳边说到,“你可知道,每每想到冥王即将离去,我的心也像要撕裂一样。可是,我们不能就这么颓废下去,我们不能让冥王担心,更不能让当初和地煞一起设计害你的人就这么一直逍遥。好好活着,尽快强大起来,找出那个躲着的奸细,为冥王报仇!”

    “嗯……”灵儿一边抹泪一边应着,四个人不觉已经来到第十殿。

    “陛下,清樱仙尊!”转轮王早已得到秦广王和黑白无常传来的消息,正站在园子里等着,“阿月,灵儿,你们回来了。”

    “转轮王,我回来了,冥王他……”灵儿此时真是又想马上见到冥王,又怕见到冥王。

    “灵儿,冥王还不知道你的历劫已经结束了,等下见到你,他一定会很意外。不过,冥王的情况很不好。他连说话都很累了,如果可能,尽量不要让他多说话,也别让他激动。”转轮王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明白。”灵儿低垂着眼帘,心里涌出无尽酸涩,曾几何时,冥王不再是强大的代名词了。清樱捏捏灵儿的手,似在安慰,又似在给她勇气。灵儿感激地看看清樱,深吸了一口气,和大家一起往内殿走去。

    冥王此刻正在床上躺着,秦广王默默守在他的床边,屋里弥漫着药香。听得脚步声,秦广王抬头看看鱼贯而入的众人,冲大家轻轻点点头。

    虽然已经有了思想准备,灵儿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时的冥王似乎已经只剩下一个淡淡的影子,俊美的五官只留下淡淡的轮廓。他躺在那里,气息微弱,身子覆盖在云被下,几乎看不出呼吸的起伏。这么多人走进来,向来警觉的冥王却并不知道,他的双眼依旧紧闭,长长的羽睫在脸上投射出一弯淡淡的弧形阴影。

    “冥王!”灵儿这一声呼唤终归是哽在喉里,她一手掩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失声哭出来。如果说灵儿此前心里还因冥王刻意隐瞒自己而对冥王有一丝小小的埋怨,在这一刻除了伤心除了难过,什么埋怨都没有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