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灵儿知隐情

    她和他的魂魄携手在黑白无常的带领下走入冥界,踏进冥殿的那一瞬,看到端坐在第一殿的秦广王,灵儿的脑子里一个激灵,突然就恢复了记忆。她不露痕迹地放开阿月的手,身子往一旁站了站,十世历劫的一幕幕迅速在她脑子里闪过。灵儿低着头,尽力以最快的速度消化着这些信息。很难想象,自己和阿月的命运如此交错,每一世都这般惨淡收场。那十世里经历过的甜蜜也好,苦痛也好,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都在这一刻一点点碾磨着灵儿的心。

    “灵儿!”阿月知道,自己和灵儿的凡界轮回,每一世都是悲剧收场,自己在每一世结束的时候都免不了唏嘘感叹,更何况灵儿这是十世的经历同时席卷而来,她此刻心里一定有些悲凉。

    “我没事。”灵儿抬起头,看着阿月,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尽量掩饰着脸上那淡淡的忧伤。此刻的她还不知道如何面对阿月,曾经最爱的人,也是伤自己最深的人,陪自己凡界历劫,却每一世不得善终。这是预示还是提醒?她心里有些乱,干脆不去理会,转身走到秦广王和黑白无常身边,“秦广王,两位无常,冥王在哪里?”

    “冥王他在第十殿。”秦广王嘴巴动了动,并未多说,但他看向阿月的眼神已经让阿月明白,冥王的情况更不容乐观了。

    “那我马上去找他!”灵儿转身就要往第十殿跑。

    “灵儿,等一下!”阿月上前一把将灵儿抓住。

    “干嘛?我要去找冥王。历劫已经结束了,你应该回天界了。冥界不欢迎你!”灵儿手一甩,就想挣脱。

    “灵儿,我有事要告诉你。”阿月说什么也不松手。

    秦广王和黑白无常对视一眼,悄悄离开,前往第十殿报信去了。

    “放开我。”被阿月这般拉着胳膊,灵儿有种怪异的感觉,连续十世,自己爱的人居然都是阿月,可是鲜有如此亲昵。因为很多事情还没说破,灵儿真的有种想逃的感觉。虽然两人此时都还没有恢复修为,但阿月毕竟是男人,力气还是比她大的。灵儿越想挣脱,阿月把她抓得更紧。

    “灵儿,你听我说,冥王他病了。”自打准备缩短历劫的时间,赶在冥王魂飞魄散之前回来,阿月就已经打算把冥王的事情告诉灵儿了。当然,这个决定他也没有告诉冥王,而是要求清樱等人保密,否则冥王一定不同意。转轮王等人一听冥王还有一线生机,自然也都答应向冥王保守秘密。所以,病榻上的冥王并不知道阿月和灵儿的历劫会提前结束。

    “冥王病了?你怎么知道?”灵儿一惊,终于抬眼正视阿月。

    “其实,冥王早就病了。在我们还没有去凡界之前,他的身子就出了问题。他怕你担心,所以才没有告诉你!”阿月尽量把问题说简单点,生怕刺激了灵儿。

    “你是说冥王的伤还没好?”灵儿眉头一皱,立即回想起冥王受伤的事来,“冥王和地煞对决的时候就受了伤,赶回冥界收服龙牙的时候又受了伤,才苏醒过来却被天后那个恶妇用毒刺伤,实在是可气。”

    灵儿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一脸的怒气也变为了茫然,“不对啊!我们都去了凡界这么久了,冥王怎么可能还没好?”她突然意识到有问题,双眼紧盯着阿月,“冥王到底怎么了?!”

    “冥王他……”阿月看着灵儿,犹豫了一下,狠狠心将实话说了出来。

    “魂飞魄散?!”灵儿再次一懵,眼泪刷地一下就掉了下来,“你是说冥王会魂飞魄散?”

    “灵儿,当初冥王曾在创世之神面前立下重誓,永生永世不得踏出冥界半步,若有违背,魂飞魄散!”阿月的痛苦并不比灵儿少,一想到这么好的冥王因为灵儿、因为自己当初分不清真假而面临这样的万劫不复,阿月心里充满了深深的悔恨和自责。

    “不得踏出冥界半步?”灵儿的嘴巴张了张,“这么说,冥王是因为赶去南天门救我,才违背誓言,以致魂飞魄散的?”

    “灵儿,你不要自责,冥王他也是太关心你,才会冲上南天门的。”阿月知道告诉灵儿这个真相很残忍,可是,纸终归包不住火,总有一天,灵儿还是会知道。与其等冥王离去后告诉她真相,让她遗憾终生,不如现在告诉她,让她在冥王最后的日子里好好陪伴。

    “不!这不是真的!”灵儿忍不住哭喊起来,她抡起拳头狠狠地打在阿月身上,“为什么魂飞魄散的不是你这个真假不分的笨蛋?冥王那么好,他为什么要魂飞魄散?!”

    “灵儿,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自己可以代冥王去死。”阿月一把将灵儿拥进怀里,痛苦地摇摇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灵儿此时完全不能接受这个消息,“难道你一句对不起,冥王就没事了么?你把冥王还给我!”

    “灵儿,我会尽力救冥王的,你放心!”

    “就凭你?!你放开我,我要去看冥王!”灵儿拼命推着阿月,“我现在就要去见冥王!”

    “灵儿,你冷静点!冥王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他需要稳定。你现在这个样子去见冥王,只能引起他情绪波动,反倒会加速他的离去。你要知道,为了让冥王的生命能多延续些时日,清樱仙尊费了不少心。如果你不能平静下来,就先不要去看冥王!”阿月死死地抓着灵儿不放开。这是他第一次用这么强硬的态度对待灵儿,搞得灵儿都愣了一下。

    “你凭什么管我?!”灵儿又气又恨,又怒又急,“如果不是因为你,冥王他至于这么惨么?”

    “冥王的事情,我的确有责任,所以我才想尽力弥补。而你,你是我妻子,我必须管你!”阿月的态度出奇地强势,“我知道你在乎冥王,也知道你心疼冥王,可是我不能由着你胡来。冥王求陛下找个理由惩罚你,不过就是希望他魂飞魄散的事情不被你知道,希望他走的时候你不在,不会亲眼目睹,不会悲痛欲绝。我好不容易求了仙尊,求了司命大人,瞒着冥王把你我轮回的时间缩短,也是为了不给你留下遗憾,让你能在冥王最后的日子里陪在他身边。可你这般不冷静地冲到冥王面前,是想让冥王在最后的日子不得安宁么?”

    “我……”灵儿一下就怔住了,她从没见过这般有气势的阿月。要知道,以往阿月在她面前都是温润如玉、百般迁就,可今日阿月一反常态,还真把她给镇住了。灵儿也知道,阿月说的都是对的,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再让冥王情绪波动了。可是,她心里还是憋着一气,忍不住反驳阿月,“我不是你的妻子!”

    “你不是我的妻子?”阿月眼眸一深,拉着灵儿的手紧了紧,话音里却带着一丝黯然,“你我结发成婚,这是谁也否定不了的事实!”

    “成婚?婚书在哪里?结发?发结在哪里?”灵儿的泪突然又涌了出来,“我和你之间早就了结了!不要用那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来说事!”

    “灵儿……”阿月还欲说什么,突然身后传来几声咳嗽,两人回头一看,这才发现清樱和天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们身后不远的地方。

    自打天后兵解之后,天界众仙对清樱的非议并不少。即使众仙认为天后的确因为嫉妒有些疯狂,但面对天后的兵解,面对她最后向天帝做的那番告白,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同情的。尤其是不少仙子心里的天平都偏向天后,毕竟这个女人陪伴了你天帝几十万年,得不到你的心,并因此含恨离去,同为女人肯定都叹息、扼腕。再想到清樱,并未对天帝付出什么,也未给天界做过什么大的贡献,无端被天帝这样爱着,仙子们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嫉妒,甚至不满。

    这暗地和明里的非议和指责自然使得天帝无法顺利和清樱携手。好在清樱本人也没想过要马上和天帝在一起,所以面对各种非议她总是一笑置之,在人前更是刻意保持了与天帝的距离,从无半点亲昵的言行。如今就连映雪阁的禁制也是对天帝保密的。清樱说的理由很简单,时机未到,各自做好应该做好的事情。天帝虽有微词,却被清樱那句“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给弄的哑口无言。知道自己拗不过清樱,天帝只好和她一样暂时把成亲的事情放在了一边。不过,两人虽然没有像热恋中的恋人一般成日腻在一起,暗地里每天也会给对方捎去一封书信或是传音符以慰相思之苦,因为这种情侣间的温馨小把戏,两人的感情反倒愈加深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