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十世悲剧

    冥王自嘲地笑笑,手指温柔地抚过灵儿的脸,“早就知道灵儿回冥界了,可是本王没法去见她,又不能把她唤到这里来,怕她怀疑。一直以为自己没有机会再见她一面了,没想到上天待本王不薄,走之前还能再见到她。”

    听着冥王话里的不舍,看着他的手摩挲着灵儿的头发,阿月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转轮王和圣元星君也红了眼眶。

    “你们伤心什么,本王还没走呢。你们这个样子,是想要本王走得不放心么?”冥王抬头看着三人,“一群大男人悲悲戚戚的,本王真受不了你们。”

    “冥王……”阿月站起身来,“我出去透透气。”

    不等冥王说话,阿月起身跑出屋子,冲到园子里,对着那棵树狠狠就是几拳。

    “还好你现在没有任何修为,否则这树还不被你打断啊!”圣元星君也跟了出来,站在阿月的身后,“阿月,坦然面对现实吧。你要知道,清樱仙尊为了冥王,几乎将三界走了个遍,所有她能想到的、能找到的滋养魂体、凝聚魂体的药材她都尝试过了,可是冥王依然这般消弭下去。不过,我听陛下说,清樱仙尊的药还是有作用的,否则,这一次你回来根本就见不到冥王了。”

    “星君,冥王的日子到底还有多久?”阿月的心里堵得慌。

    “他还能熬一段。”突然,清樱的声音在两人背后响起。

    “仙尊,你怎么来了?”阿月转过身去,看着缓步上前的清樱。

    “阿月,听说你回来了,我便赶来了。”清樱看看阿月,“此前,我找到了三界仅剩的十粒九转灵果,将其制成了续命丸。冥王每服一粒,便能延长二十天,这十枚丹药,能让他多出大约两百日的时间。只是,冥王靠这药虽然能续命,可他虚弱的状态却无力改变,因此,冥王如今只能一直躺在那里,再无往日的英勇神武。”

    “多出两百日?”阿月叹了口气,“仙尊如此尽力,却也改变不了冥王的命运。”

    “也许,还有一个法子。”清樱低头沉思。

    “那是什么?”阿月猛地抬头。

    “我此前在藏书阁查阅典籍的时候,无意中翻出了一个失踪多年的尊君的手札。他当年一心痴迷寻求三界之外的神秘所在,竟然摸索出了一条通往太虚神境的路径……”

    “仙尊,你的意思是,可以去太虚神境找创世之神,求他救冥王?!”阿月眼前一亮。

    “是的,这也许是救冥王唯一的法子。只是,从这手札上看,要想去到太虚神境是非常危险的,一旦脱离三界之外,就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情况,即使强大如尊君,也难以对付,很可能在途中魂飞魄散。也许这位尊君便是在前往的途中消弭了,这么多年再也没回到天界来。”清樱垂下眼帘,“因此,陛下根本不同意我去。他说要去也是他去,可天界不能没有陛下,我不能让陛下去冒这个险!”

    “仙尊,让我去吧!我愿意前往太虚神境去寻找创世之神,求他救救冥王。”阿月连忙表态。

    “阿月,你根本不知道,太虚神境的所在有多么飘渺。就连我也不知道其真实的所在。我也好,陛下也好,冥王也好,我们都只是在睡梦中受到创世之神的召唤,在他的指引下,以离魂的状态达到过那里。若要我们这样去找,也不能保证能在冥王彻底魂飞魄散之前找到。更何况是你?”清樱苦笑到。

    “不试又怎么知道不能成功呢?!”阿月一脸的坚决。

    “可是,阿月,你一旦进入轮回,命运轮盘就已经开始启动,你的十世历劫是根本停不下来的。除非,你服从司命书写的那个条件,娶二公主。”圣元星君好意提醒。

    “二公主我断然不会娶。不过这也不是问题。”阿月略一沉吟,抬头看着清樱,“仙尊,我想求你件事。”

    “什么事?”

    “我想请仙尊回天界后给司命大人说一下,剩下的九世,尽量让我和灵儿的寿命短一点。既然我和灵儿在每一世的轮回里都有缘无份,不得善果,又何必凄苦到老,浪费时间呢?”

    “冥王待我恩重如山,我希望能为他做点什么。若能赶在他魂飞魄散之前结束历劫,前往太虚神境,也许能为冥王带来一线生机。”阿月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阿月,你真的这么想?!”清樱直视着阿月的眼睛,“你可知道,若你真的这么去了,成功的机会只有不到三成。你甚至可能会为此赔上自己的性命。就算是这样,你也愿意去么?”

    “仙尊,我愿意!冥王之所以落得今日的下场,都是因为灵儿,因为我。我不能眼睁睁看他就这么消弭,哪怕是用我的命一搏,我也要努力去试一次。”阿月的态度异常坚决。“何况,经过这一世,我愈加明白灵儿骨子里的执着和坚持。灵儿是个很纯粹的人,爱就是爱,在乎就是在乎。冥王对她来说意义重大,如果冥王就这么走了,她这一生将永远活在痛苦和内疚之中。我不想见到她不快乐,我更希望自己能为她做点什么以弥补我之前给她带来的伤痛。就算成功的可能很小,为了灵儿,我也愿意试一试。”

    “阿月,看来凡界历劫,又让你成长了。”清樱的眼里各种赞许,“也罢,你继续历劫去,我回了天界就去找司命,让他在不改变既定命数的情况下,尽量缩短你和月灵儿的寿命,缩短你们十世历劫的时间。此外,我会为你做好一切准备,亲自送你前往太虚神境。”

    “多谢仙尊!”阿月拱拱手,“我这就带灵儿再入轮回!”……

    阿月与灵儿的第二世,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体弱多病的她却在及笄前被病魔夺去性命,他心灰意冷,成日恍恍惚惚,失足掉下山崖摔死。

    第三世,他年少轻狂,行侠仗义,执剑走天涯,年仅十五岁便威震江湖。他从匪徒手中救下她,并与她相爱,不曾想大婚之日他被仇家所杀,伤心欲绝的她殉情而亡。

    第四世,她是公主,他是公主的暗卫。公主与暗卫相爱,这是皇家的耻辱。于是,他被赐死,而她则在成亲之日喝下毒酒,追随他而去。

    第五世,她与他一般年纪,可她却是他父亲买来的小妾,受尽大房欺凌。两人暗生情愫,还未来得及私奔,她就被扔入井中,而身为庶子的他则被暴怒的父亲一剑刺死。

    第六世,他并非富家子弟,却有情有义,她乃青楼歌姬,两人一见钟情,却只能书信传情。他发誓要攒钱为她赎身,可她却被微服私访的天子看上,竟要将她带回宫中。她以死殉情,他也服毒自尽。

    第七世,他是砍柴郎,她是采茶妹,一来二去的偶遇中,两人渐生情愫,不曾想两国交战,他被征兵战死沙场,而她在无尽的等待和提心吊胆中一病不起,茶山上又添一座新坟。

    第八世,她是少爷的小丫头,他是少爷的小跟班,当年一起被买进王府,一起在少爷的欺凌中长大,他向她许诺,将来一定求太太将她许配给自己。可是,少爷醉酒,硬要强迫与她同房,她凄惨的哭喊声让他再也无法冷静,推门进去与少爷打成一团,最后她和他被活活打死,扔于乱坟岗上。

    第九世,他是私生弃子,从小长于寺庙。她是富商千金,从小随一心向佛的母亲到庙里烧香祈福。岁月交替,两人相识相知,心里都有彼此。她的父亲生意失败,家道中落,违心将刚刚及笄的她许给花心王爷做妾。她奋力抗争却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于是前往寺庙找他商量,求他带自己远走高飞。他矛盾至极,既放不下心爱的她,又被从小所灌输的清规戒律所桎梏,担心愧对师父,犹豫中没有答应她的请求。伤心失望的她回家后用三丈白绫了断了自己,消香玉损。消息传来,万般悔恨的他也跳入江中,随她而去。

    第十世,她是名门闺秀,从小藏于深闺,他是二皇子,从小被贵妃所生的皇兄嫉恨。一年一度的牡丹会,他爱上了才情兼备的她,而她也爱上了“大皇子”,却不知道她看上的那一个其实是二皇子。奸诈的大皇子从中挑拨,信笺里倾吐对她的爱慕,还说二皇子处处与自己作对,仗着生母是皇后逼着皇上赐婚。二皇子大婚,八抬大轿将她抬入他的府中,没想到,合衾酒刚喝完,他就倒在了地上。“我生是大皇子的人,死是大皇子的鬼。我不能与他携手,却可以帮他除掉你……”话音未落。她发现倒在地上的人才是牡丹会上暗中与自己琴箫合奏的他,惊觉中了圈套,她含恨用短刀抹了脖子。两人携手共赴黄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