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凡界第一世

    正说着,冥王抬眼一看,正好圣元星君和转轮王走进第十殿的园子,冥王喊了一句,“转轮王,本王觉得这十殿应该重新布置一下了,太严肃,太阴冷,很不讨喜。转轮王你考虑下,怎样才能布置出花前月下的景致……”

    “冥王!”清樱脸一红,迅速瞪了天帝一眼,眉目里带着娇嗔。

    “冥王,这……”转轮王有些搞不懂状况。

    “转轮王,本王的意思是这第十殿应该拾掇拾掇了,否则陛下坐在这里会觉得我们冥界怠慢了他。”冥王狡黠地笑笑,“依本王看啊,园子里那棵树还不错,以后陛下来,本王就与你在树下对弈,树下饮酒,可好?”

    “准了!”天帝爽朗一笑,众人都乐了,原本有些沉闷的气氛终于好转了起来。

    此时的天界,紫莹正缠着司命。

    昨晚紫莹从凤族赶回天界,没想到天帝却告诉她,阿月也要去凡界历劫。紫莹当时就慌了,一个劲埋怨天帝不该答应阿月的请求。直到天帝告诉紫莹,自己虽然答应了阿月去凡界,却不会让司命将阿月与月灵儿的命数写到一起,紫莹才算消停了下来。可她马上又吵着也要去凡界轮回,让天帝头都大了。天帝列举了凡界历劫的种种辛苦,好不容易才将自己这个小女儿安抚好。

    可是,今日紫莹一觉醒来,立马就去找司命。早朝以后,天帝带着圣元星君走出凌霄殿,远远看见紫莹,连忙绕道躲着逃也似地离去了。而紫莹一心找司命说事,倒没注意到天帝的行踪。

    对于这个刚刚丧母,又一贯有公主病的二公主,司命简直束手无策。在紫莹的一番软硬兼施下,司命只好当着她的面大致书写下阿月和月灵儿十世历劫的命数,两人十世皆不能成为有缘人。紫莹这才满意地离去了……

    凡界,阿月和灵儿的十世历劫果然不一般。

    第一世,阿月和灵儿投生兰昆大陆,两人一见倾心,再见倾情。

    只可惜命运弄人。阿月虽贵为月离国国君宇文傲离的三皇子宇文鼎,但一出生就是个天煞孤星,母后难产而死,父王嫌弃他,在他五岁的时候便把他送出了皇宫,扔进了皇家暗卫训练营。灵儿则转世为月离国丞相南宫绝的大女儿南宫梦,兰昆大陆第一美人。两人虽然相爱,却无法携手。

    当时,月离国与南林国交战,月离国大败,大皇子被俘,南林国国君端木骞对月离国前来议和的使臣提出,要么将南宫梦嫁与自己为妃,要么月离国割让三十个城池给南林国。结果刚刚及笄才三个月的南宫梦被宇文傲离封为清梦郡主,送到南林国和亲,从此成为了端木骞宠爱的梦妃。宇文鼎一路护送自己心爱的人前往南林和亲,暗暗发誓终有一天要覆了这天下,救出南宫梦。

    五年后,宇文鼎领兵而起,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攻陷南林国国都,可是,南宫梦却在他到来之前服毒自杀,只留下一具冰冷的尸体。这一世,宇文鼎身边所有爱他的人几乎都为他陪上了性命,母后、母妃、爱人、队友、师父,一个个离他而去,让他在失去的痛苦中倍受煎熬,在对南宫梦的无尽怀念中孤独终老。(关于阿月与灵儿凡界历劫第一世的故事,请参看皮皮的完结文《倾世一梦:和亲王妃》)

    当宇文鼎离世之后,阿月的魂体回到天界,在司命身边醒来,想起自己与月灵儿这一世的遭遇,不觉黯然神伤。可是,当司命劝他答应天帝娶紫莹为妻,结束凡界历劫的时候,阿月坚决反对,“我宁愿孤独终老,也不负灵儿。二公主,我是断然不会娶的。”

    在司命的叹息中,阿月与圣元星君一起返回冥界。一路上,阿月心里各种疑问。要知道,南宫梦比宇文鼎先去世五十年,这就意味着灵儿在五十天以前就已经回了冥界。虽然灵儿如今不会恢复记忆,可是,冥王到底怎么样了?当初不是说冥王的日子不会超过一百天么?那奸细找到了么?他可曾对冥界做过什么?陛下与清樱仙尊如何?天界如今又如何?这许许多多的问题,阿月来不及在天界求证,他只想早点进入冥界,看到冥王,看到灵儿。

    “星君,冥王的情况很糟糕?”阿月站在云上,问身旁的圣元星君。

    “的确很糟。”圣元星君点点头。

    “那个奸细一直没有行动?冥王如今的情况,若他真想动手,可是最好的时机啊。”阿月有些纳闷。

    “没有。我们也想不通。估计他觉得冥王如今这样子,修为尽失,就算是吞噬冥王的魂体也没有用,所以对冥王没有兴趣了。”圣元星君叹了口气,“如今看着冥王这样,大家心里都不好受,奸细的事情反倒成了其次的了。只要他不兴风作浪,就让他继续隐匿吧!总有一天,陛下会把他揪出来的。”

    “陛下没有派人保护冥界么?”

    “陛下在冥界入口处加了一道特殊的禁制,任何人想强行闯入都会惊动陛下,届时陛下会带领天界的人赶到冥界救助,这一点阿月不必担心。等下我们进入冥界的时候,你解开冥王的禁制的同时,我便负责解开陛下所设的禁制。”圣元星君做了解释。

    “原来是这样。”阿月若有所思,却见冥界已在眼前。两人下了云,解开禁制进入冥界。

    一到冥界,阿月便直奔第十殿。远远地,便看见灵儿在第十殿园子里那棵树下站着发呆。听闻身后的脚步声响起,灵儿转过身来,看见阿月,当场一怔,随即泪流满面,“阿鼎!”

    “梦……”阿月明白,此时的灵儿身上仅有南宫梦的记忆罢了。他上前一步,紧紧将灵儿拥在怀里,“梦,我好想你!”

    “阿鼎,你终于来了!”灵儿反手抱着阿月,泪如泉涌,“对不起,我没能等到你攻下南林国的那一天,对不起!”

    “梦,没关系,来生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阿月轻轻拍着灵儿的背,这样的安慰连他自己都觉得心酸,在来的路上,圣元星君已经明确地告诉他,正如司命所说,这十世他与灵儿都不会修成正果。可是,此刻他只能违心地说些假话来安慰灵儿。环抱着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阿月的心里说不出的苦涩。这么多日子以来,终于可以将灵儿抱在怀里了,偏偏她并不记得彼此真实的身份。

    “阿鼎,你知道么,我一进冥界,就觉得这里有一种熟悉感,仿佛以前我曾经来过。这里的一切我看在眼里都觉得似曾相识,这里的每一个人,甚至包括小鬼我都觉得很亲切。真的好奇怪哦!”灵儿靠在阿月怀里,轻声低语。“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里和自己有着非比寻常的联系,似乎这里有什么重要的人在等着我。可是,我想不起来是什么。”

    “或许吧,我也有这样的感觉。”阿月心里一滞,看来灵儿虽然没了记忆,冥冥中还是对冥界有难以割舍的牵挂。真的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她知道所谓的凡界历劫不过是冥王暗中的一种安排,当她知道此生再也见不到冥王的时候,她会不会埋怨众人善意的隐瞒。阿月的手臂紧了紧,“我们生生世世都在此重入轮回,觉得熟悉是很正常的。我们都在这里等待彼此,等待自己最爱的人。”

    圣元星君和转轮王远远地看着两人,不忍上前打扰。倒是阿月抬起头来,暗暗对两人使了个眼色。转轮王会意,手轻轻一抬,一道白光飞来,没入灵儿的后脑,灵儿随即昏睡了过去。

    “转轮王,冥王呢?”阿月抱着被沉睡符催眠的灵儿,询问冥王的情况,“他的情况还好么?”

    “冥王的情况一天比一天遭,他此刻就在第十殿。陛下和清樱仙尊每隔两三日都会来冥界看冥王,为了方便他们给冥王医治,冥王如今就住在我的房里。”转轮王一边说一边带着阿月和圣元星君往后面走去。

    “冥王!”当阿月抱着灵儿踏入房间的时候,看见靠在床上闭目养神的冥王,阿月的心跳漏掉了一拍。这还是那个三界中最强大的冥王么?

    此刻的冥王肤色已经接近透明,眼圈有些乌青,人看上去那么虚弱,他无力地靠在床上,听到声音慢慢睁开了眼睛,“阿月,你回来了?”随即,他的眼光落到阿月怀里熟睡的灵儿身上,脸上闪过一抹温柔的笑意,“灵儿已经等你好久了。”

    “冥王!”阿月将灵儿放在冥王身旁,自己则在床边坐了下来,“冥王,你感觉如何?”

    “阿月,本王如今不过就像个病入膏肓的病人罢了,苟延残喘,也不知道自己哪一天会离去。本王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躺在这里等着那一天的到来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