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冥王的交待

    “陛下,本王无意插足天界的事情,只是善意地给陛下提个醒,希望陛下不要误会。”冥王再次转向天帝,继续刚才的话题。

    “冥王,但说无妨,朕知道你是一片好意。”天帝当然明白冥王这个时候要说的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陛下,天后今日这一走,凤族对你不可能完全没有怨言。毕竟,天后对凤族来说意义重大,她不仅与凤族的人血脉相连,而且也是凤族在天界最大的依仗。失去她,凤族不但是失去了至亲,更重要的还在于他们原本固若金汤的地位从此可能会变得岌岌可危。陛下务必格外留意他们的动向,天界某些重要位置陛下也应该不露痕迹地换上自己的心腹。至于,陛下与清樱的婚事也要尽量往后拖一拖。终归是人言可畏,不能让清樱平白无故地受委屈。”

    “冥王!”清樱闻言,眼眶一红,“谢谢你的好意。”

    灵儿愣了一下,这才明白,原来清樱真的和天帝是一对,可是,看这样子,两人应该没有奸……情。那他们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情呢?

    “你刚才还说我们之间无需客气。”冥王笑着一摆手,继续往下说,“今日凤族和灵豹族因为天后,已经产生了隔阂,本王觉得陛下还应暗中派人前往灵豹族进行安抚。汴宸确实有错,被陛下处罚罪有应得,灵豹族虽然不会嫉恨陛下,但肯定会担心陛下因此对灵豹一族有所忌惮。若陛下此时前往安抚,灵豹族会更加忠心于陛下,如果凤族对天界和陛下不利,他们就会坚决地站在陛下这一边。”

    “冥王,你考虑得很周到,这些建议朕都会采纳。”天帝感激地点点头,“说实话,对凤族的担忧朕也有,但是朕相信,一切困难都可以化解。凤族族长还算不得阴险狡诈之人,只要没有人刻意挑拨,凤族应该不会有什么背叛的举动。现在朕最担心的便是那奸细会利用天后的死来制造舆论和矛盾。”

    “的确,凤族族长虽然心疼女儿这样魂飞魄散,虽然内心深处也会埋怨陛下这么多年来未将真心交与他女儿才导致今日悲剧的发生,但他也不会轻易迁怒陛下的。毕竟,凤族的利益,凤族的地位,凤族的权势都还要仰仗陛下,他不可能不考虑这些问题。若没有人别有用心地利用此事,凤族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动。陛下多加小心便是。”冥王又看向清樱,“至于清樱,本王想说的是,你问心无愧,所以就算今日过后会有各种非议,你也不必介意。你和陛下不过是好事多磨,本王还等着向你们讨杯喜酒呢。”

    “冥王!”清樱眼里眼泪开始打转,她深吸了口气,“我的桂花酿都给你留着呢。”

    “甚好,那本王便告辞了!”冥王站起身来,“本王三日后等着陛下派人来送灵儿去凡界历劫。”

    “冥王保重!”清樱看着灵儿上前掺起冥王的胳膊,各种担心只能放在心底,“过几日我会到冥界来看你。”

    “好,本王随时欢迎!”冥王看向阿月,“阿月,走吧,本王回去还要考考你,看本王给你的医书你背熟了没有。”

    “是,冥王。”阿月也随冥王和灵儿向外走。

    “朕送你们吧,等下朕还要和司命等人议事。”天帝也站了起来,有些恋恋不舍地看看清樱,用内力悄悄传音给她,“阿樱,我等下来看你。”

    清樱再次和大家道别,看着一行人出了映雪阁。天帝则亲自将冥王等人送到南天门,途中,冥王因为体力不支,脚下竟打了个踉跄,幸好灵儿一直扶着他,才第一时间站稳了身形。

    “冥王,你没事吧?”尽管天帝知道这是冥王在演戏,故意要在临走前给大家留下自己虚弱不堪的印象,但还是担心冥王这半真半假中,真的成分更多。

    “没事,本王没事。”冥王勉强地牵起唇角,冲天帝拱拱手,“陛下请回吧。本王就此别过!”

    “好,冥王保重!”天帝也对冥王拱拱手,看着阿月和灵儿一左一右地陪着冥王走出了南天门,自己则转身回了书房,召见司命、圣元星君和二郎神。

    冥王带着灵儿和阿月回到冥界,简单将今日凌霄殿上的事情给各殿王陈述了一遍,就带着灵儿和阿月回了寝殿。灵儿知道冥王需要休息,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回了自己的房间。

    阿月看着冥王躺下,方才拿出昨夜所看的医书,准备继续背诵。

    “阿月,这是本王毕生的心血,你一定要好好熟记。就算现在尚不能掌握,也要把它们背诵下来,待你和灵儿从凡界历劫回来之后,你再一一验证,你一定能在本王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本王相信你能好好运用,多做善举。”冥王靠在床上,声音略显疲惫。

    “冥王,谢谢你!我一定会在三日内将这些医书全部记下,日后好好研习,将你的医术发扬光大。”

    “阿月,凡界历劫很辛苦,如果本王没算错,天帝不会让司命为你和灵儿书写有缘的命格。他爱你,也爱自己的女儿,所以他只能如此。天帝的本意是要你们明白人世无常,明白感情善变,他将你看作自己的儿子,自然寄予了厚望,他希望你明白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不要将儿女情长看得过重,希望你能放下执念,更为淡定超脱,所以,这十世,你和灵儿不但无缘,而且还可能会特别坎坷。本王不知道十世之后你会怎么看待感情看待灵儿,若你依然爱她,本王希望你从今以后善待她,包容她,与她再也不分开。若你决定放弃,就要放手得干脆,以后再也不要打扰灵儿的生活,转轮王他们会照顾她,本王也相信灵儿可以勇敢面对没有本王和你的未来。”

    “冥王!”阿月此时已经走到冥王床前,双膝跪了下来,“冥王,陛下待我亲厚,视如己出,对我寄予厚望,这些我都知道。可是,尽管我清楚作为神仙自己都有怎样的责任,也愿意担负这样的责任,但我天性淡泊,不喜权势。在我心里,对灵儿的爱不是执念,而是唯一让我觉得漫长生命中感到温暖的存在。如果说成为神仙,成为天帝的弟子和孩子,我没得选择,那么,对灵儿的感情是我唯一自愿选择和坚持的东西。从头至尾这份感情,经历了太多,走到今天,我愈加明白,我放不下。作为神仙,生命的意义难道只是守护三界的和平么?神仙真的只能淡情薄爱?神仙就不能重情重义、痴爱一生?”

    “不管十世历劫会多辛苦,不管我和灵儿会遭遇怎样的命数,历劫之后,我依然不会改变初衷!我会一如既往地守护灵儿,即使她再也不接纳我,我也永不背叛!冥王你对灵儿的爱是大爱,当初为了成全我们,你默默退出,只像兄长一般守护灵儿。在我们误会灵儿的时候,在灵儿最危难的时候,你不顾重誓、挺身而出,牺牲自己,护得她的周全。最后又不顾自己的身体,力挽狂澜,抓获地煞和龙牙,为灵儿洗清冤屈。若冥王也薄情寡义,一切都不会如此吧!在阿月心里,冥王让我感动让我敬仰,也让我自愧不如。我很清楚,如果当初灵儿没遇到我,她在这冥界得冥王你的守护,日子一定平淡又幸福。如今,冥王你已经做出了这般的牺牲,若我再不能坚守,不能给灵儿满满的爱,我情何以堪?”

    “阿月,本王相信你!”冥王伸出手,轻轻拍了拍阿月的头,“灵儿就交给你了,本王相信你可以给她幸福!本王不能陪着你们走下去了,未来的路,你牵着她的手一直走下去!本王祝福你们!”

    “冥王!”阿月的眼眶红了,声音有些哽咽。

    “起来吧!你必须坚强,否则谁来安慰灵儿呢?!”

    “嗯。”阿月缓缓起身,“冥王,你早点休息吧!明日我来帮你熬制血灵芝。”

    “好!”冥王缓缓躺下,闭上了眼睛……

    天界,清樱彻夜未眠,她隐去了自己的身形和气息,去了藏书阁。清樱将所有的医术典籍翻阅了一遍,待次日破晓,晨曦穿过云雾,她才离开。

    冥王早早醒来,服了丹药,给阿月说了一声,悄悄出了寝殿去见转轮王。

    “天后兵解,刺伤本王,从今日起,本王称病不起,你务必告诉冥界所有人,本王此前闭关修炼时意外走火入魔,以至魂体受损,修为降低,虽然勉强战胜了地煞,却也伤上加伤,在凌霄殿被天后袭击又中了毒,故而有些虚弱,完全恢复还需时日。现在天界并未查出那奸细是谁,为防止此人到冥界滋事,尔等要加强防范。”

    “是,冥王。”冥王这番交待,转轮王自然心领神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