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天帝的惩罚(1)

    不但奸细没有查出,就连天后也死了,唯一的线索再次中断。最让人想不到的是,天后竟然选择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走得决绝,让人禁不住感概万千,问世间情为何物?!又问世间执念有多重?

    清樱默默地抬起头看了一眼天帝,又将头低了下来。尽管清樱相信天帝对天后并没有爱情,也知道天帝对天后这样的做法不会觉得愧疚,可是天后离去前的那些话还是成功地扰乱了天帝心底的平静。从某种程度上说,天后用自己的死来下了一个赌注,赌自己会永远留在天帝心里,自己的阴影会永远留在天帝的生活里,虽然这个赌注太大,可是她真的赌赢了。

    一时之间,清樱有些恐慌,有些忐忑,有些茫然。自己和天帝才刚刚消除隔阂走到一起,现在天后这么一闹,两人以后要怎么走下去?凤族的人如何看?蓝霜和紫莹又如何看?自己在他们心目中,岂不是间接害死天后的凶手?他们怎么能心平气和地看着自己和天帝携手?众仙又会怎么看?清樱只觉自己心乱如麻。

    冥王站在一旁,自然也看到了清樱微蹙的眉头,他用仅存的一点内力传音给清樱。“清樱,什么都别想,一切皆有因果,但求无愧于天、无愧于心、无愧于人就好!她有今日都是咎由自取,与你毫无关系。是她自己心存不善,不好好珍惜所有,不懂如何留住男人的心,反倒一步步将天帝推给了你。你没有错,天帝也没有错!天帝此刻的心情并不轻松,毕竟他们是结发夫妻,共同生活了几十万年。”

    “清樱,你不能自乱阵脚!天后选择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也残忍地在天帝心上划了一道伤口。此刻的天帝,心里一定是疼的。你要打起精神,好好地安抚天帝,和他一起早日走出阴影,携手走向属于你们的幸福!”冥王不希望清樱失去信心。

    清樱看看冥王,心里百感交集,这个男人总是这般睿智旷达,关键时刻总是这般暖心,实在让人感动。只是,一想到冥王也即将像天后一般烟消云散,清樱的心再次揪起来。如果说,刚才天后消散的那一幕足以让人震撼的话,那么,冥王走的时候,自己又会是什么感受。清樱不敢想,因为就这么一想,她的心都隐隐作痛。虽然已经知道自己爱的是天帝,可是,面对即将要离去的冥王,她的心真的好痛。

    痛哭的紫莹突然转过身来瞪着清樱,那双酷似天后的眼里饱含着泪水,也带着无边的恨意。灵儿恰好在这个时候抬起头来,两人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汇。紫莹狠狠地瞪了灵儿一眼,灵儿在心里说了句“不可理喻”,紧接着淡淡地说了一句,“自作孽,不可活!”

    灵儿的声音不大,可在此刻安静的凌霄殿里却格外清晰,所有的人都把眼光齐刷刷地投向了她,就连龙椅上看上去有些痴痴傻傻的天帝也瞬间回神,向灵儿望了过来。不知为何,灵儿竟觉得天帝的眼神带着几分酸楚,又带着几分杀气,让她不由心里一滞。

    “灵儿,别说了。”感觉到天帝眼里的阴晴不定,阿月心里一滞,低声劝阻灵儿。

    灵儿本想辩白两句,但刚想开口,一旁的冥王就投过来冷冷的眼神,灵儿连忙低头闭上了嘴巴。罢了,此刻天帝的心情一定糟糕到了极点,自己还是不要招惹麻烦了。

    不管天后的行为多么恶劣,她始终是天帝明媒正娶的发妻。即使天帝当众给了她休书,当众废后,可是这也改变不了她曾经是天帝妻子的事实。想必,天后的罪行今日被当众揭露出来,天帝的心里和面子上都不好过吧?!难怪众仙都沉默不语,凡是聪明的人谁会在这个时候去招惹天帝?明哲保身嘛,别人躲都还来不及呢。

    司命和圣元星君在这个时候也重新回到了凌霄殿,虽然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殿内的超低气压,蓝霜、紫莹和凤族一干人等红肿的眼睛,天帝复杂又痛苦的表情,天后不见踪影,这都让两位老狐狸瞬间意识到他们前往飞凤宫找侍女问话的这一段,凌霄殿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

    尤其是注意到冥王苍白的脸色,手臂上滴血的伤口,司命和圣元星君相互对视了一眼,悄无声息地走到二郎神身旁,默默地站定,就连打听的兴趣也不敢有。

    “今日之事,众仙都已亲眼目睹,依据天界律法,朕现在宣布朕的处理决定。”沉默良久,天帝从灵儿身上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扫视了一眼殿内众仙,淡淡地开了口,虽然话里透着一丝疲惫和心累,但仍不失威严。“妖王地煞多年来积心处虑,与三界为敌,修炼邪功,祸害生灵,遁入魔道,残杀神仙,按律当诛。但朕念在其所有修为已被冥王剔除,其体内尚存的些许魔气也被冥王用上古法印封存,成了一只毫无法力的狼,当初母神创造三界之物种何其不易,朕与诸位作为神仙,也应有悲天悯人的情怀。故,朕决定消除地煞所有记忆,将其打入凡界,自生自灭。”

    天帝说到这里手一挥,趴在地上的地煞飞到半空。天帝掐了一个诀,一个金色光球对着地煞飞过去,将地煞包裹在中间,须臾片刻,只见地煞在里面旋转了一番,吐了舌头,翻了白眼,似乎是头晕目眩的感觉,他此前所有的记忆便已经被彻底洗去了。

    金光消散,天帝手一挥,地煞落到司命面前,“司命大人,等下请你亲自将这只狼送入凡界。”

    “是,陛下!”司命伸手一点,地上的狼崽迅速变小,缩得只有两寸大小,司命招手将其放入衣袖之中。

    天帝又望向地上的那把破刀,缓缓开口,“当年黄帝欲用轩辕剑毁去鸣鸿刀,未曾想鸣鸿刀化为一股赤色遁入凡界,并化为了龙牙、虎翼和犬神三大邪刀。朕登基后曾命人多方寻找龙牙、虎翼和犬神,却只找到了虎翼和犬神,虽然将其销毁,封存其残片,但这龙牙却一直躲藏在凡界,最终落入了地煞手中。从此,龙牙邪气日盛,和地煞一起制造骗局,瞒天过海,使众仙失和,相互猜忌。尤其可恶的是,龙牙助纣为虐,和地煞一起大闹天界,诛杀众仙,打破东皇钟,殃及凡界,可谓罪大恶极。虽然冥王剔除了龙牙的修为,但朕依然决定将其销毁,将其碎片与虎翼和犬神的碎片封印在一起。”

    天帝说完,手一抬,龙牙刀飞到二郎神面前,“二郎神,就交给你来办吧!”

    “是,陛下!”二郎神接过龙牙,顺势一舞,破刀迅速缩小,被二郎神别在腰间。此后,二郎神将龙牙、虎翼和犬神的碎片封存在商朝太庙的遗址,若干年之后暗中指引北宋著名铁匠韩蕲发现并开启封印得到三大邪刀的碎片,韩蕲与宫廷铸剑师耗时一年零八天,合力铸造,将碎片铸成代表天下正气的“青天三铡刀”——降龙、伏虎、斩犬,时任开封府尹的“包青天”包拯成为第一个“开封三铡”的持刀人,在后世传为一段佳话。

    “汴宸,身为上神,善恶不分,为谋求权势甘愿堕落为天后的棋子,背地里给仙僚下蛊、下药,制造谣言,破环仙家团结,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念在你并不知道‘意乱蛊’的实情,依照律法,保留仙籍,给予雷霆之刑。行刑后送回灵豹族,面壁思过十万年!”天帝看向地上跪着的汴宸,宣布对他的处罚。

    “汴宸愿意领罚,从今往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汴宸当即服罪。

    “甚好!二郎神,等下由你送汴宸前往诛仙台领雷霆之刑!三十道天雷,一道不少!”天帝转向二郎神。

    “是,陛下!”二郎神答得爽快。

    灵豹族族长听到这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虽然三十道天雷的雷霆之刑也不轻松,但汴宸已为上神,撑下来应该没有问题。大不了失去半条命,总比直接推下诛仙台的好。何况,行刑之后,天帝要他回灵豹族,到时候各种最好的丹药为他调理身子,汴宸应该能在一万年之内重新修为上仙。只有还活着,一切都能重新来过。

    “天后因一己私心而受人利用,对众仙下蛊,无意中成为地煞的帮凶,按律废后位并处以极刑。念其自行兵解,此事不再追究。但,望众仙引以为戒!”天帝这番话说得极不轻松。他一字一句,说完之后仿佛有些脱力,稍微停顿片刻,才又开口,“朕身为君王,对内室教管不严,以至其行凶害人,做出有损天家威严和天界利益之事,难咎其责。依律法,朕领鞭刑,当众缚于诛仙台,领三十鞭,由二郎神行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