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天后之死(4)【求月票】

    “反常?!”灵儿冷笑一声,“少替她开脱!她向来隐藏得深,最爱装好人,这狠毒的模样才是她本来的面目!”

    天帝在大喝灵儿的同时,人已经飞了出去,衣袖一拂,那道道白光全收入了他的衣袖之中,凤族的人也被这一拂统统拂开。灵儿见状,撤回了分身术,握着虚影剑,朝着天后冲过去。

    与此同时,阿月的身影猛地向前一弹,人一下就落在灵儿身旁,他伸手去拉灵儿,“灵儿,别打了,陛下会处罚她的!”

    “陛下?!”灵儿哼了一声,“若陛下公正,早就处罚她了!我看就是陛下一直包庇她,才使得她这么嚣张。这样的女人居然选来做天后,简直是丢尽了天界的脸!今日将让我替清樱仙尊、替冥王讨个公道!”灵儿说着,将阿月推开,手里的剑一挽,又要上前。

    “灵儿,使不得,她是上神,你不能以下犯上!再说了,滥用私刑、伤害仙僚这可是大罪!”阿月依然挡在灵儿前面。

    “什么以下犯上?她不是已经被天帝休了么?再说了,她是你的天后,不是我的天后!这天界的一切都与我无关!谁要是伤了冥王,我就要为冥王找回来!难道就因为她是上神,我是散仙,我就该忍?!”灵儿一掌将阿月拍开,再次飞身上前。

    灵儿这一掌并不算重,但为了达到冥王的要求,阿月只好装出被重重拍飞的样子,向后飞退了好几步。天帝脸色一变,再次大喝了一声,“月灵儿,住手!”随即,天帝的剑指一并,一道金光对着灵儿和天后飞过来。

    灵儿这一剑显然倾注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当天帝的剑指飞来,一股强力将她和天后分开的时候,灵儿被金光一震,虚影剑一下就脱手飞了出去,灵气十足的虚影剑嗡鸣着对着天后而来,凤族族长连忙一把抓过天后,自己挡在前面,结果被虚影剑一剑刺穿了肩膀。

    在众人的一片惊呼声中,天帝手一抬,虚影剑从凤族族长身上掉到了地上,又飞到冥王脚下,而灵儿则被那金光“捆绑”,瞬间失去了行动力,也给扔到了冥王身旁。

    “灵儿,你太冲动了!怎么能出手伤人?!”冥王一把将灵儿抓住,一脸的严肃,也一脸的不满。

    而天帝则对着灵儿哼了一声,一拂衣袖,飞回了上方的龙椅。

    “灵儿,你的确冲动了。”清樱也拍了拍灵儿的手,话里有些疼爱,“有时候忍一忍不见得是什么坏事。”

    “仙尊,冥王身上的毒都解了么?他的脸色怎么这样难看?”灵儿发现自己被清樱这么一拍,竟又恢复了行动力,她连忙摇摇冥王的手,“冥王,我实在是气不过了。谁让她连续用毒伤你?”

    “灵儿,你太让本王失望了!”冥王的脸一沉,一下将灵儿的手打开,转过头不理她。

    凤族族长伤得倒也不重,只一个修复术,便将那伤口修复了。相比自己的伤,他更担心的是自己的女儿。虽然恨铁不成钢,可凤族族长还是觉得自己的女儿实在是冤得慌。为了一点儿女私情被人利用,最后还被人下蛊,甚至使用兵解之术,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陛下,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她一定是被人害了!否则她不可能当众杀人,更不至于使用这兵解之术!她是被人算计,做了替罪羔羊啊!”凤族族长忽然双膝跪下,不断地给天帝磕头。凤族的几个长老也跪了下来,乞求天帝施法救天后。以天帝的修为,即使天后用了兵解之术,也是可以阻止她魂飞魄散的。

    “父王,女儿求你救救母后!”蓝霜也跪了下来,紫莹自然也跟着跪在她身旁,虽不能言语,也泪汪汪地看着天帝,无声地乞求着。

    “为一个地煞的奸细,你把自己搞成这样,值得么?”天帝看着天后,满脸的沉痛。不管怎么说,天后是自己的结发妻子,是自己两个女儿的母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天后走到这一步,天帝心里并不好受。

    天帝叹了一口气,准备出手控制天后,阻止她的兵解之术。

    谁也没想到的是,天后在这时却狠狠将那刺入左胸的短刀往下一摁,刀身彻底没入她的心脏,只剩了很短的一截刀柄在外面。天后随即喷出一大口黑血,她的脸色瞬间转白,整个人看上去肤色也迅速发生了变化,肌肤先是变得有些苍白,接着渐渐开始有些透明起来。这分明就是要魂飞魄散的前兆啊!

    “女儿!”

    “母后!”

    “公主!”

    凤族族长、蓝霜和凤族的几个长老大惊失色,凤族族长更是一下从地上跃起,将天后抱在怀里。“女儿,为什么?为什么要一心求死?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母后!”蓝霜拉着紫莹也冲了过去,拉着天后的手,不知道该说什么,眼泪像决堤的潮水疯狂地滚落。

    “陛下,我做了什么,我心里很清楚。当日在点神台,看着凌天、沅芷等人突然对众仙倒戈相向的时候,我就明白,我并没有完全了解自己所下的蛊,我很可能被人利用了。我一时心慌想毁了碧玉凤凰簪,但却还是鬼使神差地将它刺入了清樱的后背。也许陛下会问我,为什么这么愚蠢,在事情败露与除掉清樱之间,我居然会选择除掉清樱,而不是求得自保?我的答案只有一个,因为,我太爱陛下,我太恨清樱,恨她即使没有和陛下在一起,依然牢牢占据了陛下的心。”

    天帝没有说话,清樱也没有说话,只是,灵儿看得很清楚,清樱长长的羽睫轻轻地扑闪了几下。

    “当日陛下问我是否用簪子行刺清樱,并谎称已在盛怒下毁了簪子,我将信将疑,便已经做好了事情败露的心理准备。我也很清楚,即使事情败露之后有我父王为我求情,有凤族为我求情,有霜儿和莹儿为我求情,陛下一样会惩罚我。你永远是这天界至高无上、铁面无私的君王,凡事以天界为重,儿女情长在你眼中都算不得什么。当然,唯有清樱,在陛下心里是不一样的,其他的人谁能与天界的利益和天界的安危相提并论呢?所以,我早就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身败名裂,失去一切,彻底失去陛下!”

    “我唯一后悔的是,当年会爱上你,爱上根本不爱我的你。我曾以为只要我不停地付出,你一定能看到我对你的好,只要我用尽手段,你一定会将你的心交给我。可是,我错了。我努力了几十万年,机关算尽太聪明,最终还是一败涂地。我不怨给我‘意乱蛊’的人,因为从第一天起,他就没有欺骗我更没有强迫我,是我自己向他讨要的蛊,也是我自己让汴宸给众仙下的蛊。从我要来这蛊,将母蛊与我的碧玉凤凰簪合二为一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成,我得到你的心,从此你完完全全属于我,再不会去牵挂那清樱。败,我将被众仙唾弃,彻底失去一切,也包括你。如今,我败了,我不再是凤族的骄傲,也成为了霜儿和莹儿的耻辱,所以,我心甘情愿选择兵解之术。我要陛下你永远记得这一幕!即使,你心里没有我,你也再也忘不了我!”

    天后看着天帝,用尽全力说完这一段话,猛地再次咳出一大口黑血,身子愈发透明了。只见天后的身子周围出现了一圈淡淡的金色光晕,她整个人慢慢地淡入这光晕之中。兵解之术,这光晕的出现,便是魂飞魄散之时。即使是创世之神出现,也没有回天之术了。

    “女儿!”

    “母后!”

    凤族族长和蓝霜、紫莹拼命用手去环抱天后,想把她留住,可是他们伸出去的手却好像伸到了空气中,直接穿过天后的身子,什么也握不住。天后就在他们的哭喊声中,在众人的唏嘘中渐渐散去了,前一秒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下一秒就散开成为一缕缕的光束,成为一颗颗粒子,彻底消散在空气中。

    “陛下,我走了,爱也好,恨也好,怨也好,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爱一个人好难,在不合适的时间遇上不合适的人,爱上不该爱的人好累。我真的累了,我再也不想爱了,就让我以自己的死,向那些无辜被牵连的仙家赔罪吧!陛下,保重!”天后的声音越来越模糊,最后也随着那金色光晕一起彻底消散。凌霄殿里只回响着那一句不太清晰的“陛下,保重!”

    坐在龙椅上的天帝不知何时也伸出了自己的手,向来笔直的脊梁此刻也坍塌了下来,无力地靠在龙椅上,他死死地盯着天后消散的方向一动不动,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凌霄殿内气压低得吓人,众仙都低着头,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这样的结果,或许谁也没有料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