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天后之死(1)

    紫莹心里又痛又恨,如果不是清樱,母后一定不会对阿月哥哥下手,也就一定不会被奸细唆使,给众人下蛊。母后走到今天,都是拜清樱所赐。而自己和阿月哥哥如今如此疏离,也是清樱的缘故!可怜的母后,可恶的清樱!紫莹真想大声为母后鸣冤,却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只死死地瞪着清樱的背影,在心里不停地诅咒她!

    凤族族长仿佛一下苍老了几百岁,他悲伤地看着自己的女儿,不知道该如何评说。虽然如今的天后是天界的罪人,可她毕竟是自己的女儿,是自己从小最疼爱的公主!当父亲的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往绝路上走?凤族族长明白,若天后能说出谁是母后黑手,那么她还能有有限生机,倘若她执迷不悟,恐怕真的只有送上诛仙台的份了。

    “女儿,听父王的话,告诉陛下是谁给的你‘意乱蛊’?到底是谁要与天界为敌?你快告诉陛下,此人是地煞的人,你中了他的道,白白被他利用了。他到底是谁?”凤族族长一步上前,将天后的手抓住,希望她说出真相。

    “父王,我不会说的!”天后冷静地放开父亲的手,抬头看着天帝,“我知道,陛下恨我,恨我不识大体,感情用事,害了仙僚。我也知道,众仙家笑话我,鄙视我,把我看作天界的罪人。的确,我就是天界的罪人。因为我,沅芷星君等人白白送了命。可是,我不后悔!”

    “因为,我没有得到我该有的幸福,我凭什么要让陛下你高兴?你希望我告诉你谁是背后的人,你以为我会说出来以求自保,以求活命?不,你错了,陛下!我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这种每日独自等待的日子我早就受够了,就算你不处死我,我也没想过还要活下去。我宁愿被推下诛仙台,跳进灭神池,也不想再做这有名无实的天后!”天后的话里透着决绝,也带着一丝疯狂。

    天后此话一出,众仙哗然。宁愿被推下诛仙台也不说出背后之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天后宁愿死,也要维护那奸细?这不是公然与天界作对么?

    就连天帝和冥王也有些意想不到。此前他们做了各种猜想,其中最坏的打算便是天后也是被人利用,从头到尾她根本就不知道给自己“意乱蛊”的人是谁。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天后真的知道,可她却因爱成恨,坚决不说出这人是谁。这到底是天后中了蛊以后,被人操控了意识?还是,她内心里面真的这么扭曲?一时间,天帝和冥王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担忧,看来,想借天后查出那奸细的想法很可能要落空了。

    “天后,你誓死捍卫地煞的人,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也不肯揭发其真实身份,不愿意帮陛下将地煞留在天界的钉子拔除,你居心何在?你说你是因为嫉妒清樱仙尊才对沅芷星君等人下‘意乱蛊’,谁信啊?难道你竟在暗地里投靠了地煞,做了出卖天界的奸细?你和地煞到底有什么阴谋?”灵豹族族长再也忍不住,当众质疑起来。他看了一眼自己一直跪在地上的儿子,一脸痛心地指着天后,“汴宸,你好好睁眼看看,也就是你才这么傻,连人都看不清,这样的女人你也为她卖命,白白被她拉下水,成为地煞的帮凶,你真是蠢到了极点,枉费为父对你从小的培养。”

    汴宸依旧跪着,低垂着头,双手死死地撑在地上,指节泛白,青筋突起,这样的姿态只说明他心里充满了无尽的悔恨。

    “地煞的奸细?!”不等凤族族长反驳,天后轻笑出声,她看了一眼灵豹族族长,又看了一眼那地上伏着的小狼崽,脸上写满了轻蔑,“神魔大战之日,眼见地煞这个魔头屠杀众仙,打伤陛下,我的确曾经恐慌过、担心过、害怕过,可是,我心里从来都看不起他。魔就是魔,妖就是妖,即使是三界唯一的魔头,也不过是只卑贱的狼,怎么能和神仙相提并论?让我做他的奸细,他不配!至于你的儿子,他的确听命于我,可是,我从来没有强迫过他,也没有下蛊控制他,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的。若不是他贪图权势、地位,若不是他一心想成为莹儿的驸马,他能甘愿做我的棋子么?如今东窗事发,就把一切责任推到我身上,你还真没有老糊涂!”

    “我当然不是老糊涂!”灵豹族族长脸一红,随即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你说地煞不配让你做他的奸细,这么说来,你真的纯粹是因为个人感情,因为你那该死的嫉妒心而犯下这样的滔天大罪了?!因为你莫名其妙的猜忌,你把我儿子拉下水;因为你莫名其妙的猜忌,那么多无辜的仙僚白白送死,就连你的女儿和女婿也被你陷害,你何其残忍?你这样的恶妇,真真是死有余辜!”

    “死又如何?!我今日到这里来,就没想过还能活!”天后冷冷一笑,衣袖一拂,身影在原地一转,人已经扑到了清樱面前。在她身影转动的同时,冥王的身影也动了起来,冥王将身旁的灵儿往阿月的方向狠狠一推,自己则飞身挡在了清樱面前。

    众仙都还没反应过来,只听一声闷响,天后一掌推出去,被冥王拂手挡开,可是,天后的左手竟然握着一把两寸长的短刀,她出掌的一瞬,左手的刀也刺了下去。其实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电光火石之间,天后移动到目标面前就开始出手,根本来不及看清楚自己推的和刺的是谁,完全是凭着那股冲力,借力出手,力求快准狠。

    而冥王为了护住清樱,整个身子都挡在那里,即使出掌击开天后那一掌,身子也一动不动、坚如磐石,结果,天后左手的短刀当场就刺向冥王胸前,幸好冥王反应及时,回手一挡,锋利的刀刃当即把冥王的手臂刺伤。不知道天后在刀上抹了什么,只见一股黑色的血流了出来。

    二郎神已经冲了上来,却也不敢伤天后,只是快速将其从冥王身边分开,查看冥王的伤势。天帝的剑指也几乎在同时向着天后飞来,一道金光一闪,天后被包裹在其中,她挣扎了两下,再也动弹不得。

    众仙大惊,尤其是那些仙子只差没有惊呼出声。她们一个个掩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叫出来。谁也没想到,天后会当众对清樱下毒手。就连凤族的一干人和蓝霜、紫莹也给惊呆了。

    “冥王!”被阿月抱在怀里死死护着的灵儿大惊,挣脱了阿月的怀抱冲了上来,眼角噙着泪水,一把抓起冥王的手臂,“冥王,刀上有毒!”

    “没事,小傻瓜!”冥王自然知道。他刚刚苏醒才一日,反映和速度都比此前差了很多,而且顾忌着天后的身份,那一拂手并未用全力,没想到就这么被天后的后招给暗算了。

    清樱也上前点了冥王的穴位,拿出一粒解毒的丹药递给冥王,“冥王,这毒不碍事吧?!”

    “无妨,本王运气将毒逼出来就是!”冥王接过丹药服下,一边用修复术修复伤口,一边运气将毒逼出来,一股黑烟从冥王手臂上冒出,可那伤口并未消失,血液依旧在往外涌,只是颜色由最初的黑色逐渐变淡,最后变成鲜血。

    “冥王,你真的没事么?”灵儿看看冥王有些苍白的脸色,心里有点担心,“这伤口怎么不能修复?”

    “本王能有什么事?刀上的毒素阻碍了血液凝结,等下就好了。”冥王完全是没事人的样子。

    “冥王,我这里有凝血丹!”清樱却不放心,冥王现在的体质若一直这样流血不止,估计要不了一盏茶的时间就会昏厥过去。她拿出一颗丹药掰开,将药抹在冥王的伤口上,血虽然流得没那么快了,却依然没有止住。

    “天后,你竟然敢在凌霄殿行凶!你实在是太猖狂了!难道,朕的一再容忍反倒让你觉得你可以为所欲为么?!”天帝担心地看看冥王又转向天后,话里带着无尽的悲凉,“朕一直都对你心存幻想,所以一再给你机会,希望你能迷途知返、悬崖勒马,可你为何要如此执迷不悟?清樱到底哪里得罪你了?若她真的对朕有什么心思,一百万年前,朕向她示好的时候她就答应了。她为了避嫌,终年隐匿在映雪阁,最近若不是因为阿月在神魔大战中被龙牙重伤,她和朕也不会这般来往。你一再说是因为朕不爱你,所以才会做下这样的事情。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会是什么后果?”

    天后抬起头,淡漠地看了一眼上方端坐的天帝,“要杀要剐,陛下请随意,不必在这里说这些虚情假意的话!反正那背后之人我是绝不会说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