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天后受审(2)

    只见大头虫摇晃着胖乎乎的脑袋,看上去只觉得憨态可掬、似乎完全无害。随即,玉盒里有一团血液开始散发出淡青色的光芒,淡淡青光下,那团血液就像活过来一样,开始分泌物质,那青色物质不断向着另一团血液流去,似乎急切地想要融入那团血液之中。

    “这,这是!”灵山王母大惊,“这难道就是蛊虫的血液么?它在分泌东西,并在向菡萏仙子的血液流过去!”

    众人都是神仙,根本不需要靠近,远远地自然都能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而且众人都知道无相玉盒的特点,任何放入里面的东西都能保持原状,若没有外力的因素,储存在内的血液根本不可能分解,更不可能自己流动。不需要天帝再解释什么,显而易见,天后的碧玉凤凰簪便是“意乱蛊”的母蛊,可以催动蛊虫。

    众仙此时望向天后的眼里已经没有丝毫的同情和尊重,有的只是惊讶、鄙夷和愤恨。凤族的族长和长老更是苍白了脸,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与他们刚才的强势完全判若两人。灵豹族的族长和长老们则是一脸嘲讽的笑。

    蓝霜和紫莹面如死灰,她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却又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事实。自己的母后,就是那下蛊的人!

    尤其是蓝霜,她的心情更为复杂。她从来都痛恨为凌天下蛊的人,恨不得早日将此人揪出来,好好地给予惩罚。可是,当她看到这个人竟是自己的母后时,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她已经不知道是该恨还是该怨,她只觉得自己的心好疼,她好想上前问问天后,为什么要用女儿的幸福为代价?她想问问自己的母后,这么做值得么?!

    “灵山王母,相信众仙家都已经看清楚了,请你给这大头虫施加一道沉睡符吧!”天帝又发话了。

    灵山王母当即关上了无相玉盒,手对着大头虫一发力,一道白光闪过,一道催眠的符咒没入大头虫体内,大头虫再次变成了一根碧玉凤凰簪悬在半空中。

    众仙都看着天后,可她依旧端庄地笑着,似乎她的脸上带着面具,除了这得体的笑,根本看不出任何表情。众人第一次觉得这笑容有些渗人。不少人开始紧张起来,尤其是那些平素与天后交好或是与她走得较近的人,纷纷开始担心自己要任何与天后划清界限。更有甚者,开始暗暗用内力探测自己,想要搞清楚自己有没有也被天后下蛊。

    “你现在可有话说?”天帝也看向天后,言语里带着几分痛心,也带着几分惆怅,带着几分怨恨,也带着几分失落。

    “陛下,原来你真的早就怀疑我了。”天后的唇角一弯,“你都看到了,何需再问?”

    本来天后是想抵赖到底的,毕竟,就算是汴宸承认了又如何,就算是天帝手里有听音符又如何,只要自己坚称不曾与汴宸合谋,坚称有人扮成自己陷害自己,这事就会成为无头公案,永远查不出真相。可是,没想到的是,天帝果然还留着这碧玉凤凰簪。看来,天帝对自己的怀疑真的不是一日两日了。一直以为自己擅长演戏,原来自己的枕边人和自己一样擅长伪装。事到如今,顺其自然吧!反正来之前,天后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这么说,你承认了?!”天帝此时心情十分复杂,并没有查明真相的愉悦和舒心,“朕再问你一次,你是否承认自己授意汴宸为沅芷等人下‘意乱蛊’?是否承认自己授意汴宸在天界四处散播谣言?”

    “陛下,我不承认有用么?陛下为了我可真真是用心良苦!”天后再次露出嘲讽的笑容,“原来早在不归山之战以后,陛下就已经察觉有异,陛下的心思真的掩藏得很好啊!众仙都以为陛下不喜冥王,可没想到,陛下与冥王原来早就在暗中结成了同盟。栽在陛下和冥王这样的两大高人手里,我无话可说!”

    “女儿,你不要乱说话,你不能因为和陛下赌气,就把这样的事情揽在自己的身上!”凤族族长大惊,连忙阻止天后说下去,“我的傻女儿,你该不会是气疯了吧?!这样的事情是能随便认的么?”

    “是呀,这样的事情是不能随便承认,可是一旦承认了岂是能随便否认的?”一旁的灵豹族族长一脸的嘲讽。

    “你!”凤族族长转过身来,刚要发怒,却见众仙都用鄙夷的眼光看着自己和天后,就连蓝霜和紫莹也是一脸的震惊和痛心疾首,他当即心里一滞,转身拉着天后的手,“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一定要说清楚。为父不相信这是你做的!是谁陷害你?还是谁骗了你?”

    随即凤族族长抬头看向天帝,“陛下,这个事情恐怕不是这么简单。我以我的性命和凤族的名誉起誓,我的女儿绝不可能是地煞的奸细!这中间一定有误会!还请陛下彻查!”

    “二郎神,不如你当着大家的面取一些凌天的血液吧!”天帝打断了凤族族长的话,只见他手一挥,又一个玉盒飞到二郎神手边。

    “是,陛下!”二郎神抓过玉盒走到凌天身旁,拱拱手,“战神,得罪了!”

    “但取无妨!”凌天一脸的淡然,不就是点血么,只要能查明真相,要他的命又何妨?

    两人话刚说完,二郎神手中已经多了一把锋利的短刀,他拿起短刀挑开凌天手臂上的衣衫,猛地刺进凌天手臂,鲜血顿时流了出来,凌天眉头都没皱一下,倒是一旁的蓝霜捂着嘴叫了一声,满脸的心疼。

    二郎神用玉盒接了凌天的血液,随手施了个修复术,凌天的伤口瞬间消失。“陛下!”二郎神拿着玉盒,抬眼望着天帝。

    “凤族族长,不如你再用簪子刺一下你的女儿,再取一次她的血如何?”天帝的话听上去似乎是商量的口吻,但话音未落,手已经抬了起来,那悬在半空的碧玉凤凰簪立即飞到了凤族族长的面前。

    凤族族长哪里敢不接,只好取过簪子,为难地看着天后。此时他的心里不是一般的矛盾。发生的一切让他措手不及,更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从内心讲,凤族族长不相信这一切是天后所为,可看天后这模样,看着这些铁证,再想想汴宸的证词,他很清楚,自己的女儿和这“意乱蛊”绝对脱不了关系。他想保全自己的女儿,可是,天帝既然选择了当众处理,他能有万全之策么?何况,天后这样子,似乎根本不想为自己辩护。

    凤族族长拿着那簪子,只觉得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女儿……”

    “父王,不用担心,女儿没事,你取就是。”天后莞尔一笑,和没事人一样再次撩起软烟沙,将手臂伸到凤族族长面前。凤族族长一狠心,再次刺了下去,簪子沾上那血液,再次闪过一道青色光芒,化身青色大头虫。

    天帝衣袖一拂,大头虫飞到二郎神手中玉盒的上空,只见盒子里凌天的血液闪过一道微弱的光华,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为什么没有反应?”凤族族长第一个叫起来,他的脸上明显带着一丝激动,“难道这簪子并不是母蛊?!我女儿是冤枉的!下蛊的另有其人!”

    天帝并未说话,而是手指一并,一道沉睡符飞到那大头虫身上,大头虫再次变为簪子,悬在空中。

    众仙也觉得有些奇怪,纷纷看着天帝,希望他能给个解释。凤族的长老和蓝霜、紫莹更是巴巴地望着天帝,想从他口里得到一个自己希望听到的事实,那就是天后是无辜的。

    “冥王,你能给众仙家解释下么?”天帝看着冥王,“你比朕精通医术,当初这菡萏仙子的血液和蛊虫的血液也都是你亲自取出来的。”

    “好!”冥王点点头,转身面对众仙,将事情的原委一一道来。凌霄殿内此时一片安静,只听见冥王浑厚又略带性……感的男中音。

    “不归山之战以后,陛下发现有人给战神凌天下蛊,便命司命大人和圣元星君暗中查探。后来陛下将阿月关进水牢,罚了菡萏仙子鞭刑,奕寒尊君在为菡萏仙子疗伤时才发现菡萏仙子也中了蛊。因为菡萏仙子与本王的义妹月灵儿有些交情,所以便暗中带着两位尊君来冥界找本王求助。那时候,本王才得知这‘意乱蛊’竟然重现天界。而两位尊君告诉本王当年负责销毁古籍、母蛊和蛊虫的那位神仙在多年前早就莫名其妙就羽化了,根本查不出是谁暗中藏了这蛊,在仙僚中作乱。”

    冥王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听说过‘意乱蛊’的仙家应该知道,这蛊虫进入体内潜伏两个月以后便会融入血脉中,而一旦融入便无从查起。换句话说,被下蛊的人一旦超过两月便再也发现不了,意志便会随时受制于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