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汴宸认罪

    联想到天帝这一月来对天后的冷淡,姐妹俩总算是明白了原因,心里突然就漫起了无尽的悲哀。是该怨父王还是怨母后?为什么心里竟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父王显然早就知情,他隐藏至今到底是为了什么?

    “汴宸,你可以什么都不说,朕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但是,你自己主动说和朕让你说的后果是完全不一样的!”此时,天帝冷冷地望向汴宸,手里把玩着剩下的听音符,一股强大的威压对着汴宸扑了过去。

    汴宸心里一慌,当即腿一软,双膝着地跪了下来。他哪里知道天帝手里的听音符都有些什么内容,他不知道天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自己,准确点说是怀疑天后的。这些听音符里到底有什么,汴宸不知道,但他知道天帝的话没有半点夸张。天帝若要自己开口,那真的是再简单不过了。

    “你这个逆子,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灵豹族的族长飞身上前,一抬手就给了汴宸一耳光,他痛心疾首地指着自己的儿子破口大骂,“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冥顽不化?还不从实招来,争取陛下宽大处理?!”

    灵豹族的大长老也在同一时间用内力传音给汴宸,“小殿下,不能再包庇天后了!你看陛下这阵势,分明就是要拿天后开刀啊!你该说的都说了吧,能往天后身上推的都推到她身上,否则命不保矣!”

    “陛下,我说!”汴宸心一横,事到如今,的确只能说实话了,虽然自己的确是听了天后的话给人下了蛊,可那也是上了天后的当啊,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蛊,自己更没有和地煞相勾结。至于在天界四处造谣,给阿月和清樱身上泼脏水,那也是天后授意的,自己错得再多,也不至于被天帝取了性命吧!

    于是,汴宸跪在那里,将自己和天后相勾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做了交待。天帝面无表情地听着,果然和之前预测的**不离十。

    看着一脸惶恐、胆战心惊的汴宸,天帝几不可闻地冷笑了一声,自己这一招还真是管用,不过一个听音符就让汴宸彻底乱了分寸,毫无保留地将所有事情都招了出来。若他知道自己只是最近才在飞凤宫大殿内藏匿了听音符,根本不知道天后要他给他人下蛊的事情,他还会这么如实招供么?

    凌霄殿里,除了汴宸的声音再无其他任何的声响。随着汴宸的讲述,众仙的脸色可谓变化多端。尤其是那些曾经与天后走得较近的人,此时都和凤族的人一样黑了脸。而那些被天后算计过的,或是自己的至爱亲朋曾被天后算计过的神仙,听到汴宸这样的揭发,只觉得心里压抑多年的恶气终于一吐为快。

    紫莹的脸红一阵白一阵黑一阵青一阵,整个人前一秒还好似在火上炙烤,下一秒便已经坠入了冰窟。汴宸说出的种种给她造成的震撼实在太大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母后为了将父王牢牢掌控在手中,竟然能与汴宸一起做出这样的事来。一时间,紫莹望向站得笔直,毫无表情的清樱,心里无端地又升起了怨恨,如果,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人,父王和母后至于这般疏离么?如果父王对母后多点温情多点爱,母后至于在背后做出这样的事情么?

    心念一动,紫莹猛地冲到汴宸身边,指着汴宸就开始骂,“汴宸,我从来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你这样的信口雌黄,谁信呢?你说是我母后要你去下蛊,要你去在菡萏给阿月熬的汤里面下媚药,还说自己不知道蛊是‘意乱蛊’,有证据么?要我说,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做的,是你一心想做驸马,,所以你才会陷害阿月哥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紫莹妹妹,我没有瞎说,我所说的句句属实,不信你可以让陛下请来天后当面对质!”汴宸看着紫莹,眼里充满绝望和痛苦,他真的很爱紫莹,如今看来,一切的努力都白费了。自己不但毁了前途,也彻底失去了紫莹。

    “谁是你妹妹!你这样的混蛋,我恨你!”紫莹恨不得冲上去给汴宸一脚,她的脸胀得通红,看得出在拼命忍着想出手的冲动。

    “成何体统!”天帝没料到紫莹会这样当众发飙,大喝一声,“莹儿,你立即退下!”

    蓝霜最先反应过来,她冲上来把紫莹抱在怀里,拼命将她从汴宸身边拖开,一边低声在紫莹耳边劝阻,“妹妹,你冷静点,现在不是你发脾气的时候!”

    “姐,他们这样污蔑母后,你难道不生气么?难道你真的相信是母后给姐夫下的蛊?”紫莹脾气一上来就失去了理智,她一把抓住蓝霜,流着泪质问,“母后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她怎么会对姐夫下蛊?我不信!我一点都不信!这都是他们串通好的,是他们想陷害母后!”

    说到这里,紫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抓着蓝霜的胳膊拼命摇晃,手指指向清樱,“对,姐,一定是这样的!汴宸一定是受清樱的指使才这么说的,这些都是清樱的阴谋!她就是想扳倒母后,取而代之!”

    “放肆!”天帝这下彻底怒了,他的手在龙椅上狠狠一拍,随手一点,一道剑指闪着金光向着紫莹飞来。紫莹躲闪不及,当即被这剑指点中,瞬间倒在蓝霜怀里,睁着眼睛,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蓝霜当然明白清樱是父王的逆鳞,要想在父王盛怒的时候保住紫莹,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闭嘴。蓝霜连忙将紫莹环在怀中,轻拍着她的背低声宽慰她。

    “陛下息怒,莹儿所说也是一种可能。保不齐这汴宸就是受人指使才胡说八道的!”凤族族长连忙上前,此时保住天后要紧,这水搅浑了也好。

    “陛下,犬子已经知错,绝不敢再乱说!恳请陛下明查!”灵豹族族长也开了口,此时与天后划清界限,明哲保身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谁不知道天帝最在意清樱仙尊,这个时候说是清樱指使汴宸说谎,那不是自己找死么?

    “灵豹族族长,你儿子是个什么货色,大家都很清楚了,他自己也亲口承认了,这个时候你们推卸责任有用吗?若你们再血口喷人、我凤族与你灵豹族誓不两立!”凤族族长毫不客气地发出警告,“天后乃我凤族公主,自幼循规蹈矩,是非分明,绝不会做任何背叛天界的事情!这当中一定有误会。”

    “凤族族长,别仗势欺人!天后利诱和胁迫汴宸,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我们灵豹一族没什么地位,但也绝不会轻易屈服!”灵豹族族长不甘示弱、反唇相讥,“女人为了争宠什么事情做不出来?要标榜自己贤淑,也要看大家信不信!”

    “就凭你儿子的一面之词,就妄图将所有责任推到天后身上,这是不是太草率了?”凤族族长生气地一拂衣袖,“我看就是你们灵豹一族嫉妒我们凤族,故意往天后身上泼脏水,想抹黑我们凤族吧?!你们自导自演了这一出戏,居心叵测!”

    “胡扯!”灵豹族族长毫不客气地反驳,“我灵豹族向来光明磊落,不用靠这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为族里扬名立万。倒是某些族,表面上风光,背地里尽是些见不得人的手段,遭人唾弃!”

    “你说什么?!”凤族族长大怒,身形一动,就要冲上去。

    “够了!”天帝冷喝一声,手一拂,一股巨大的气流将那剑拔弩张的两人强行分开,“两位族长,事情尚在调查之中,并无定论,你们这样吵来吵去,叫朕如何查下去?你们这是要众仙家看你们的笑话么?”

    “陛下!”两位族长被这强力一震,倒迅速冷静了下来,相互瞪了一眼,同时不甘地看着天帝,“恳请陛下为我族做主!”

    “朕今日查案,就事论事,并非认为哪个神族对天界有异心。不管是谁,暗中使用‘意乱蛊’都违背了朕当初的旨意。若下蛊只是为了一己之私,尚且算不上罪大恶极,但倘若下蛊是为了帮助地煞、残害仙僚、背叛天界,那就绝对不可饶恕。”天帝的话语透着冰寒与威严,他的眼神扫过两位族长,又扫过所有的神仙,眼神里带着警示,更带着审视,凌霄殿里顿时安静下来,空气似乎都在这一刻凝结了。

    “凤族族长,这个物件你可认得?”沉默了片刻,天帝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中拿出一个玉盒,取出一只簪子,手一抬,那簪子飞到凤族族长面前,停在了半空中。

    “陛下,这是天后的碧玉凤凰簪,是她与陛下成亲时凤族送上的陪嫁品。”凤族族长伸手拿过那簪子,仔细地端详了一番,抬头回答天帝。

    “你确定?”天帝的眉毛一挑,尾音不自觉地提高了一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