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给众仙一个说法

    何况,紫莹知道,蓝霜爱凌天至深,这个消息对蓝霜来讲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好!”蓝霜此时面如白纸,瞬间就丧失了血色。紫莹对一旁的汴宸使了个眼色,汴宸连忙掐了诀,带着这姐妹俩重新进入了殿内。

    天帝看到蓝霜进来,知道紫莹一定已经把这里面的情况告诉她了,当即用内力传音给蓝霜,“霜儿,别怕,凌天是遭人陷害的,父王今日一定会替你和凌天讨回公道!”

    蓝霜正在心神不宁,忽然听到耳边天帝传来的这一句,心当即安了下来。她抬头看看上方端坐在龙椅上的天帝,感激地在心里呢喃了一声“父王”!

    “冥王,那日你化作灵儿待在天牢,后被沅芷星君带到地煞藏身之处,如今你擒获了地煞,朕想问问,沅芷何在?”看着众人议论得差不多了,天帝终于开了口。众人随即全都望向冥王。

    “陛下,沅芷已经被地煞灭了,地煞吞噬了他的元魂。”冥王将那日的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

    “如此说来,沅芷并不是地煞的帮凶?”天帝追问了一句。

    “依本王看,似乎应该不是,当时沅芷星君的样子应该是中了什么符咒吧,看上去好像意识并不清醒,整个人就像是被操控的傀儡一样。”冥王点点头。

    “傀儡?”司命站出列,“冥王的意思是说沅芷星君看上去像是被人控制了意识,对么?”

    “正是!”冥王点点头,“本王发现沅芷星君眼神涣散,似乎并不是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陛下,如果冥王所言不差,我大胆推测沅芷等人并非地煞的奸细,他们只是被人下了蛊,被控制了罢了。”司命转向天帝,一脸的严肃。

    “下蛊?”

    “谁能给尊君下蛊?”

    “是啊,凌天可是战神啊,一般人想靠近他都不容易,怎么可能给他下蛊呢?”

    “难道这个案子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案中案?今日可真是热闹了!”

    司命话音一落,众仙炸开了锅。就连灵山王母和那各大神族的族长、长老也都对司命的这一说法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这些“老江湖”又岂能不明白,接下来司命将要说的或许才是今日真正的主题,这应该才是天帝请他们前来的目的。

    龙族族长和长老这一刻的脸色尤为复杂。刚才观像镜里显示出凌天等人劫狱的画面,尤其是凌天在南天门与天帝交手的场面,都让他们坐立不安。要知道凌天一直是龙族的骄傲。岂不说凌天是蓝霜的驸马,单说他本身就是条高贵的金龙,从小好战、屡建奇功,年纪轻轻就被天界封为“战神”,这样的殊荣放眼整个龙族的青年子弟,仅此一个,放眼整个天界众仙,也不多。

    在龙族眼里,凌天就是他们的骄傲,是他们的标杆。如果凌天真的是地煞的奸细,这让龙族情何以堪?可是观像镜所显示的画面不可能有假,难道凌天真的想要背叛天界?正当龙族族长和长老心绪不宁的时候,司命却说凌天等人是被人下了蛊,这自然让他们松了口气。同时,从天帝的表情来看,似乎是赞同司命的说法的。这中间到底有何隐情?龙族的人盼着真相大白!

    而司命的话一说出来,汴宸的脸色暗暗一变,看来,事情复杂了,但愿自己和天后没有暴露才好。而蓝霜的脸上则露出一丝欣慰,事发之后,父王一直要她忍耐,今日终于可以还凌天一个清白了。

    看着众仙议论纷纷,对此事表现出极大的关注,天帝甚为满意,他双手一压,众仙连忙停止了讨论。

    “各位仙家,此事朕早在神魔大战之前便有所察觉,但当时并不清楚下蛊之人的意图,又恐引起大家的恐慌,所以朕只告知了少数几个人,让他们暗中调查。今日,地煞被擒,是该揭示真相的时候了。”天帝说完看向蓝霜,“霜儿,你可记得凌天第一次发现自己中蛊是在什么时候?”

    紫莹一愣,尚未搞清楚状况,和她挽手站在一起的蓝霜拍了拍她的手,放看她的胳膊,大步走了上去。众目睽睽之下,蓝霜不慌不忙得讲述了不归山之战以后,凌天疗伤时发现自己中蛊的情况,包括自己探测到那蛊虫时的震惊。

    “大公主,照你这么说,凌天早就知道自己中了蛊,为何不解呢?”有的神仙对这个说法显然持怀疑态度。

    “因为那蛊凌天没见过,不知道该如何解,而且蛊虫在体内并无任何异样感,所以凌天决定暗中观察一段,若有问题再向父王禀报。只是从那以后,那蛊虫似乎一直在沉睡,并没有再发作过,我们也就没有引起重视。”蓝霜据实回答,“直到神魔大战,凌天行为异常,六亲不认,意欲对父王下手,我才知道,那蛊一定是发作了。”

    “霜儿所言不虚,朕曾和凌天私下讨论过此事,当时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朕令凌天装作毫不知情。神魔大战后,朕命人把凌天等人关进了天牢,也令霜儿不许在任何人面前提及此事。朕的女婿被人陷害,朕的女儿面对各种非议忍辱负重,为的就是今日能真相大白,还天界一个安宁。”天帝适时开了口。

    紫莹听到这里恍然大悟,难怪当日在点神台姐姐被姐夫刺伤时,曾经苦笑着要自己不要怪凌天,还说“现在的他不是你姐夫”,原来姐姐早就知道真相,但为了查出幕后黑手,姐姐一直保持了沉默,就连自己和母后面前,姐姐也从未抱怨过。一时间,紫莹看向蓝霜的眼里多了些敬佩,而那些曾对蓝霜和凌天有过非议和怀疑的神仙望向蓝霜的眼里也有了些感叹和赞许。

    “父王,凌天对天界绝无二心,若不是中了蛊,被人控制了意识,他在不归山一战中不会发挥失、连累阿月,更不会行刺父王,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我相信凌天的为人,希望父王明察秋毫之末,还凌天一个清白!”蓝霜此时已经跪了下来,恳请天帝查明真相。

    “陛下,凌天乃我龙族难得的人才,他为人正直,不喜权术,对陛下和天界忠心耿耿,我等也相信他是被人陷害的,请陛下查明此案,给凌天和龙族一个交待!”龙族族长和长老也站起来,出列请愿。

    “各位放心,朕今日定会给众仙家一个说法。”天帝手一抬,蓝霜被一股气流托起身来。天帝看向司命,“司命,不如你来将你调查的情况给众仙做个说明。”

    “是,陛下!”司命点点头,随即从身上拿出了几个听音符,“神魔大战之后,陛下命我调查此事,我曾几次前往天牢,分别询问凌天和沅芷等人。凌天说当时在点神台他正和二郎神等人一起与地煞对战,突然觉得脑子里轰地一响,便什么都不知道了,等他清醒过来,便见自己被捆仙绳绑着,和其他人一起被扔进了天牢,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一点都不记得。沅芷等人也是如此,完全不知道自己那日在点神台都做了什么。”

    司命说着,举起手里的听音符,“这几个便是我在天牢与凌天、沅芷等人对话时所设的听音符,各位仙僚可以听听。”说完,司命手一抛,那几个听音符飞入半空,一道白光闪过,司命、凌天等人的对话依次响起,与司命说的情况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什么蛊?居然这么厉害?”众仙听到这里,都有些吃惊,免不了一番猜测。

    “冥王,这三界之中你最精通医术,不如你给众仙说说这蛊吧。”天帝看向冥王。

    冥王点点头,将“意乱蛊”的基本情况做了个简要的介绍。

    “什么?陛下多年前不是就已经下令彻底销毁这‘意乱蛊’了么?为什么到现在还有人在用?”

    “原来是这个害人的‘意乱蛊’,这东西留不得!”

    “是谁这么大胆,竟然私藏这样的禁品,还用来害人?!”

    听完冥王的介绍,不少年纪稍长的神仙都变了脸色。“意乱蛊”这个东西,他们虽然没用过,也知道是害人不浅。

    “众位仙家,因为‘意乱蛊’很容易被动机不纯的人利用,所以朕的确在一百万年前就下令将其蛊虫及虫卵全部销毁,并将有关记载也尽数毁去。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违背朕的旨意暗中藏起了这蛊,并对仙僚下手,以至神魔大战之日,被下蛊的部分仙僚被控制了意识,成为地煞的帮凶,不日前更是做出了天牢劫狱的事情。若不是冥王提醒朕天界可能有地煞的眼线,若不是冥王化身月灵儿进入天牢,也许就会出现我们无法控制的结果。对此,朕非常痛心,也决心查出这下蛊之人,无论是谁,严惩不贷!”面对众仙的惊愕,天帝率先做了解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