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真相大白

    “陛下,本王早就说过,有时候我们看到的和听到的只是组成事实的一个片段,但它并不见得是事实本身。”冥王说着手一拂,观像镜里的画面再次向前,这一次是在南天门,圣元星君质问灵儿,可灵儿拒不承认的那一段。

    当灵儿再次看到自己当众说出瞎眼看错了人,并亲手毁掉自己和阿月的结发的发结时,当漫天的神兵对着自己呼啸而来的时候,她看到了云端惊呼一声、靠在清樱怀里流泪的阿月,看到了他眼里的心疼,原来,自己真的错怪了他。

    而这一幕,更是再次掀开了灵儿心底的伤口,自己的孩儿,那个无辜的孩儿,就这么惨死在这些神仙的手中。一想到这个无法挽回的事实,灵儿心里充满了悲愤。

    “灵儿一直没有认罪,各位不觉得奇怪么?你们亲眼所见,她却说不是自己做的,这当中真的没有误会么?”此时冥王停止了播放观像镜,而是扫视了凌霄殿里的众仙一圈。

    众仙面面相觑,没有一人回答。末了,有人在下面小声嘀咕,“如果说当日点神台上的月灵儿是假的,为何与她有夫妻之实的阿月上神,哦,不阿月尊君也没有看出来?这人不但外表一样,就连气息都是一样的,怎么可能是假的?”

    “气息真的是一样的么?”冥王笑了笑,他转向阿月,“阿月,那日在点神台,你可觉得灵儿有异?”

    “冥王,当时我是觉得灵儿浑身充满了邪气,因为以前在幽冥谷地煞曾将灵儿逼得入魔,当时她就是这副模样,所以我并未多想,还以为她不小心又入魔了。”阿月据实回答,“都怪我自己当时没有静下心来好好观察,才会上了那假灵儿的当。”

    “冥王,其实当日在南天门我也发现了一些异常。当时哮天犬在月灵儿身边嗅了一阵,便走回我身旁安静地坐了下来,我直觉不太正常,要知道在点神台上,哮天犬恨不得扑上去撕咬月灵儿。我暗暗深吸了一口气,发现此时月灵儿身上的气息带着一股甜甜的杏仁味,这和她此前在点神台的气息有些不同。”二郎神上前说了两句。

    “其实,各位之所以认定那妖女是灵儿,不外乎就是她的外貌和气息与灵儿一样,可是,你们遗忘了非常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她的本体!”冥王看向众人,大声说出这么一句。

    “本体?”众仙有些吃惊,纷纷抬头看着静静站在那里的灵儿,此时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灵儿的本体就和她眉心处的图案一样,是一株橙红色的仙降草。

    “请问各位,当日有谁注意到灵儿的本体?或者说你们看到她的本体了么?”冥王继续提问。众仙一片沉默,的确,当日谁也不曾看见灵儿的本体是什么,或者说要么没去看,要么没看出来。

    “如果本王没记错的话,第一个发现灵儿与地煞有来往的应该是汴宸上神和二公主吧。请问,当日在北国,你们见到灵儿与地煞在一起,可曾看出她的本体?”冥王此时转向汴宸和紫莹,淡淡一笑,“转轮王曾告诉本王,当日灵儿在天界受审的时候,陛下也曾拿出观像镜,镜中的地煞和灵儿也是看不出本体的,不是么?”

    “当日在北国,我们确实看不出月灵儿的本体,可我认为地煞修为了得,若要成心隐藏自己和月灵儿的真身、气息,那不过是易如反掌。”汴宸喃喃地开了口,他实在没想到冥王会当众旧话重提。

    “的确,如果地煞真的与灵儿有染,两人在凡界偷偷约会,是有必要隐去自己的真身和气息。可是,当日神魔大战,既然地煞和灵儿的关系已经公开,他又有什么必要再隐匿灵儿的真身本体呢?这岂不是多此一举么?”冥王笑着看向众仙,很显然,这个疑点确实让很多人陷入了沉思。

    “本王只想问一句,为何每次灵儿与地煞在一起的时候,你们便看不见她的本体,或者说根本看不出她的本体是什么,你们不觉得奇怪么?她只要不和地煞在一起,你们不都能看出她的本体是仙降草么?难道这不是一个很古怪的事情?到底是地煞刻意在隐匿灵儿的真身,还是那与他在一起的灵儿另有其人?”冥王乘胜追击,抛出自己的问题。

    “的确,当日在南天门我发现月灵儿的气息与之前不太一样时,我用天眼一眼就能看到她的本体,可此前在点神台的时候我却不曾看出。当时我也觉得非常奇怪,但却一直没想明白。”二郎神也证实了这一点。

    众仙依旧沉默,端坐在龙椅上的天帝开了口,“冥王,只是疑问并不足以说明问题,你还得拿出让大家信服的证据!”

    “证据自然是有的!”冥王笑了笑,看着天帝,“陛下,本王那日在南天门带走灵儿的时候,不就已经向你和清樱仙尊出示了第一道证据了么?”

    “朕倒是差点忘记了。”天帝含笑望着清樱,“不如由清樱仙尊来说说,毕竟当时知道情况的只有我们三人,众仙家都不知情。”

    “是,陛下!”清樱缓缓出列,站在灵儿身旁,说起了那日的事情,“当日冥王在离去前曾单独与本尊和陛下说了会儿话。当时冥王结了结界,也设了仙障,所以想必诸位并不清楚我们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众仙听到这里,全都好奇地看着清樱,的确,大家都猜测那日冥王一定是对天帝和清樱说了什么,否则依天帝的个性,不可能这么轻易就答应冥王将月灵儿带走。

    “其实当时冥王是让本尊查验了灵儿腹部流出的鲜血,本尊发现那个受伤的孩子身上没有一点魔气,相反却带着白花紫露草的味道。”清樱陈述着事实,一旁的灵儿的身子轻微地晃动了一下,一想到自己的孩儿被说成是魔胎,被众仙活活杀死,灵儿的心就在滴血。而阿月更是一脸愧疚地看着灵儿,知道她一直最放不下的就是那个孩子,可是自己却再也无法弥补这个遗憾,这样的痛苦活活折磨着两个人。

    众仙哗然,如果清樱说的是事实,这就说明那是阿月的孩子,并不是什么魔胎。

    清樱此时将灵儿拥在怀里,一脸的歉疚,“灵儿,对不起,本尊冤枉了你,没能识破地煞的奸计,害了你和你的孩子。”

    “陛下,本王还有证据。”眼见着灵儿再度陷入丧子之痛,冥王立即开了口,并且衣袖一拂,地上顿时出现了一只小狼崽和一把残破的刀。

    “这是?”天帝露出狐疑之色。

    “陛下,这便是地煞和邪刀龙牙,也就是当日神魔大战的罪魁祸首!”冥王的声音很响亮,成功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也让灵儿抬起头来,暂时将目光投向这两个仇人。

    “这是地煞?这是龙牙刀?”不少神仙眼里写满了怀疑。此时地上趴着的完全就是只小狼崽,不到那浑身上下没有一点魔气,而且看上去似乎还没有断奶。小家伙呜呜地叫着,不停地伸出舌头去添一旁的刀,那叫声中掺杂着惊恐和悲痛。哪里还像个令人敬畏和胆寒的魔王?

    而那邪刀龙牙,众仙自然是认识的。这地上的破刀虽然与龙牙的外形相似,可是一点邪气都没有,更何况刀身上还有那么大一个窟窿,哪里还有半点昔日的风采?

    “陛下,请看观像镜!”冥王手一拂,观像镜上出现了龙牙与黑狼在冥界大开杀戒的一幕。从龙牙在奈何桥上由亡魂化身灵儿冲到花海残杀残音开始,到冥王赶回,亲手打败龙牙为止,观像镜向众仙展示了当日冥界所发生的一切,无需再多说,真相已经大白。

    “陛下,本王受陛下之托,化身灵儿,进入天牢,被沅芷星君劫狱,带出南天门到了凡界地煞藏身的地方。没想到地煞早就识破了我们的计策,并设了火山阵等着本王。本王尽全力与地煞对战,歼灭其所有心腹,并最终将他抓住,为防止地煞日后再生乱,本王散去了他所有的修为。所以,如今各位所看到的地煞只是一只小狼崽!由于阵法和结界的原因,观像镜无法看到本王与地煞对决的场面,不过可请众仙探测狼崽的气息,以证身份。”冥王进行了补充说明。

    众仙这下算是彻底明白了,为什么天帝今日要请各神族的族长和长老前来,敢情他早就知道当日一切是地煞的阴谋,也早就知道了月灵儿是冤枉的,只是为了不打草惊蛇,方才装作不知,只在暗中与冥王合作,一举将地煞和龙牙擒获,并当众在凌霄殿将证据一一列出,还月灵儿一个清白。

    一时间,众人再次感受到帝王的心机与腹黑,更对冥王的强大深感佩服。抓住地煞,这是天界多年来的愿望,却一直未曾实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