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讨还公道

    “十三,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灵儿上前一步将十三抱在怀里,“若有缘,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十三,过去的事情已经都过去了。你多保重!凡人的生活几多艰辛,几多无常,你一定要多积福缘。”阿月也冲十三点点头。

    “各位珍重!”十三泣不成声,掉头跑开了。

    冥王没有多说,带着灵儿和阿月出了冥界,直奔天界而来。

    凌霄殿前,冥王亲自擂响大鼓,鼓声阵阵,传遍了整个天界。不多时,天帝等人的身影出现在凌霄殿中,各大神族的族长和长老则在司命和圣元星君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飞凤宫,天后和紫莹正站在一起说话,鼓声传来,一道传音符也飞了进来,天后打开一听,是汴宸传来的消息,“冥王到天界来了?月灵儿和他在一起?”紫莹眉头一皱,“月灵儿之前不是已经被父王关进天牢了么?什么时候又放回冥界了?还是父王刚刚把她放出来了?”

    “也许有什么特殊情况,你父王让冥王将她带回去了吧。或者就是冥王来了,你父王把人给放了出来。”天后皱了下眉,那日灵儿不是被沅芷带走了么?看来,冥王的确厉害,这样也能从地煞手中将人抢回去。如今天帝并不怎么回家,她们母女自然不如以前消息灵通了。何况这样的大事,天帝一概封锁了消息,知道的人自然不多。天后脸上有一丝抹不去的愁容,手一扬,那传音符化为灰烬。

    “莫非冥王抓住地煞了?”对于地煞,紫莹还是恨的,这魔头闹得天界鸡犬不宁,还重伤了天帝,她当然巴不得地煞被抓。只是,紫莹心里又不希望灵儿与地煞毫无瓜葛,如果灵儿真的是被冤枉的,那阿月一定会前去找她,与她重修旧好,这可不是紫莹希望看到的结果。当日自己和汴宸力证月灵儿与地煞有染,如果现在冥王找到证据说那只是个障眼法,不知道阿月得有多恨自己。

    “谁知道呢,你若想去看热闹就去吧,我浑身乏得很,我进屋去躺躺。”天后的确没有看热闹的心情,除非现在有人告诉她天帝要亲手处死清樱,否则她对什么都没有兴趣。

    “母后,那你休息休息,我去看看。”紫莹说罢,招来一朵云,向着凌霄殿飞去。

    此时的凌霄殿里三层外三层都挤满了人,众人看着站在大殿正中的冥王和灵儿,忍不住议论纷纷,猜测着冥王的来意。而当阿月陪着清樱走进殿内,众人先是一静,随即又开始交头接耳。当然,有些聪明人倒是保持了缄默。他们已经看出,如今清樱与天帝的关系绝非从前。说不定,天帝什么时候就真的要娶清樱了,这私下议论的事情还是不做为妙,免得被天帝看见,吃不了兜着走。

    天帝命人在大殿两侧摆上不少椅子,灵山王母坐在首位,其他各个神族的族长依次坐在那里,各族长老则站在身后,他们的表情都很淡然,显然天帝请他们来是要他们看戏的,但这出戏到底要演什么,怎么演,他们事前也不知道。既然天帝要他们观看,那他们就好好看着。

    而那些消息灵通人士,则是一大早就从四海八荒赶到了天界,若不是天帝早早命人修改了南天门的八卦阵,估计四大天王可能根本忙不过来。对于这些前来看戏的神仙,天界此次一律欢迎。只是,这些神仙不知道的是,等下若想离开,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此刻南天门的八卦阵是只能进不能出,若是天帝不开口,谁也出不去。

    正因为闻讯赶来的人太多,凌霄殿才如此热闹。天帝今日还格外开恩,允许没有神职的神仙也进殿旁听。一时间,大家都往殿内走,将凌霄殿的大门堵了个水泄不通。紫莹赶到的时候,也差点挤不进去。幸好汴宸眼尖看到了她,施了个法术,将她带到了自己身边。

    “汴宸哥哥,今日到底是什么事?”紫莹当然没想到会如此热闹,各个神族的人都赶来了。

    “我也不清楚,等下便知。”汴宸虽然不是那种喜欢看热闹的人,但帮天后打听消息却是他的职责。最近天后情绪不好,汴宸更觉得自己必须卖力表现。虽然如今看来天后在天帝面前是失了势,可紫莹同自己母后的关系却明显近了不少。汴宸并不觉得天后会被休,他以为就算天帝要再娶清樱,天后的地位也是不可动摇的。在这个时候自己一如既往地表现出忠心耿耿,甚至更为卖力,那么日后在娶紫莹的问题上,天后绝对会给自己全力支持。只要能娶了紫莹,只要能成为驸马,自己的心愿也就达成了。

    冥王与灵儿站在大殿正中,一语不发,面带微笑。阿月陪着清樱站在离冥王和灵儿不远的地方。天帝坐在上方的龙椅上,眼看着该来的人差不多都来了,暗暗对冥王使了个眼色。冥王会意地点了点头,天帝随即清了清嗓子,凌霄殿顿时安静了下来。

    “冥王,你今日前来凌霄殿可有要事?”天帝率先开了口,语调平稳,带着帝王的威严。

    “陛下,本王今日来是要为灵儿讨个公道。”冥王的话音淡淡,却透着不容置疑。

    “哦?冥王可有证据了?”天帝一副了然的样子,台下众仙望着冥王,也想看看他的证据是什么。虽然大家都已经猜到冥王前来的本意,却很好奇他到底有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说服众仙。

    “陛下,可容本王先问一句,当日天界认定灵儿是地煞的奸细,可有证据?”冥王笑着反问了一句。

    冥王此语一出,众仙哗然,月灵儿是奸细那可是众仙亲眼所见,也是她本人当众亲口所说,哪里还需要什么证据?!

    “冥王,当日神魔大战,众仙都在场,月灵儿自己当众说出自己是地煞的人,肚子里的孩子是魔胎,她还抓伤了阿月。这一切,众仙皆可作证。”天帝不慌不忙地解释。不少仙家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是么?”冥王嘴角一弯,手一抬,一枚观像镜出现在他手中,“陛下可否让本王用观像镜重放当日场景?”

    “素闻冥界也有观像镜,想必与朕的同宗同源,既然今日冥王为求得真相而来,当着众仙的面,朕定要世人口服心服。”天帝手一抬,“冥王请!”

    “甚好!”冥王手一拂,那观像镜便飞至半空,悬在凌霄殿正中,冥王单手结出一个法印,对准观像镜推出一道金光,镜面上渐渐出现了画面和声音。众仙一看,正是从灵儿与十三当庭对质开始的。

    阿月从未亲眼见过灵儿当日在凌霄殿被天帝质问的情景,如今昔日重现,他咬着嘴唇,静静地看着。听着十三的指证,看着灵儿坚决的否认,看着众仙的怀疑,阿月可以想象当时灵儿的孤立无援。

    灵儿则冷冷地看着,一副局外人的样子。她也很好奇,那日自己被地煞抓出凌霄殿便昏了过去,待自己在南天门醒来,天就彻底变了,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连阿月也不相信自己。

    凌霄殿里一片安静,只有那观像镜里的画面和声音响着。灵儿惊讶地看见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子和地煞一起出现在点神台。那个人看起来就像她的孪生姐妹一样,就连眉心处的仙降草图案都一样。可是,灵儿确信那不可能是自己。那样的话自己说不出口,那样的事情自己更做不出来。一时间,灵儿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了。这就是龙牙吧!她怎么可能和自己这么像?难怪十三和阿月也分不清楚。

    或许是感受到了灵儿的心乱,冥王伸过手来握住灵儿的手,轻轻拍了拍,让她安心。

    画面一转,阿月走上了点神台,接着,那一幕惨剧重现。“月灵儿”的魔爪伸进了阿月的胸膛,狠狠地抓住阿月的心脏,又重重地一拍,将阿月拍飞出去。

    “不!”灵儿看到这里,忍不住叫了出来,随即她用手蒙住了自己的嘴巴。她从来不知道,当日那龙牙竟以这样的方式伤了阿月,那残忍的手段,无情的话语,都让灵儿的心为之一颤。难怪自己在南天门看到阿月时,阿月的眼里充满了迷茫,原来是“自己”伤他在前。

    随着灵儿的这一声尖叫,冥王手一拂,画面静止了下来,冥王心疼地把灵儿拥进怀里,拍了拍她的背,“灵儿,都过去了!”一旁的阿月心疼地想要上前,却被清樱拉住了。阿月看向灵儿的眼神充满了怜惜,如果可以,阿月并不希望这一幕被灵儿看到。所有的痛苦自己承受就可以了,何苦让灵儿也再疼一次。

    “冥王,你所放的,都是总所周知的事实,难道你想告诉我们,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天帝非常及时地开了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