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此人隐藏太深

    “谨记冥王教诲!”阿月心悦诚服,自己确实缺了些心机,若是自己有冥王一半腹黑,有他一半的深谋远虑,很多事情也就不至于演变到今日这一步了。

    “走吧!我们回去!”冥王手一拂,两人一个旋转,身影出现在了寝殿。

    “冥王,你回来了?”园子里,灵儿早就在翘首以待了,冥王的身影一出现她便迎了上来挽住他的胳膊,自动忽略了一旁的阿月,只当阿月是个透明人。

    “灵儿,你该休息了。明日我们还要去一趟天界,将地煞和龙牙交给天帝,陈述整个事件很费时的!”冥王揉揉灵儿的头。

    “冥王,一定要去么?”灵儿面露难色,“让人把那两个混蛋带给天帝不就好了?干嘛需要你亲自跑一趟?!你如今才刚刚醒来,必须休息和静养!”

    “事关你的清白,本王必须亲自前去证明。”冥王摇头反对。

    “冥王,我的清白和你的安好相比,什么都不算!天界那些人怎么看我,我早就不在意了。随便他们怎么想,我今后只待在冥界陪着你!”灵儿说这些话的时候根本不看那阿月一眼,阿月心里有些失落,但也算不上难过。毕竟,灵儿是对的,冥王的安好现在才是最重要的。

    “小傻瓜,你不介意本王却很介意。本王的妹妹岂容他人随意诬陷,岂容他人胡说八道?”冥王拍拍灵儿的头,“去吧,歇息去吧!”

    “可是,我想照顾你!”灵儿不放心。

    “有阿月陪本王,你安心歇息吧!”冥王放开灵儿的手,看看阿月,“阿月,你已为尊君,却要屈尊照顾本王,没有意见吧?”

    “冥王,这是我的荣幸呢。”阿月连忙表态,“近身学习,荣幸之至!”

    “你没安好心?!”灵儿突然就变了脸,“冥王如今伤情未愈,你却一心只想着学东西,你还是人么?”

    “我……”阿月哑然。

    “灵儿,是本王主动收阿月为弟子的。你素来对炼制丹药没有兴趣,本王一身的技艺总要收个弟子吧。阿月跟着清樱多年,懂些药理,本王想教他制药。这样也算有人传承了本王的衣钵啊!”冥王连忙打了个圆场。

    “我不管,你现在身子尚未大好,要教也是以后的事!”灵儿瞪了阿月一眼,气呼呼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啪地一声将门关上,表示自己的不满。

    “别管她!”冥王笑着拍拍阿月的肩膀,眨了眨眼睛,压低声音,“至少和你说话了不是?!”

    “多谢冥王!”虽然被灵儿呵斥了几句,阿月心里也是甜丝丝的,这总比冷着脸不说话强。

    冥王将阿月带进自己的房间,拿出几本医书给他,自己则躺了下来。如今的冥王在人前强撑着装做没事,可他很清楚自己的体力越来越不支,休息是必须的。

    阿月看着冥王闭上眼睛,随即用法术遮挡了夜明珠照向床榻的那一部分光亮,自己则翻开医书看了起来。这一看阿月才知道,这些医书竟然都是冥王自己编撰的,上面详尽地写着各种药材的功效、生长季节以及相生相克、入药的剂量等等。一想着冥王将自己百万余年的研究心得无私地给了自己,阿月心里一阵感动。他静静地翻开着,偶尔抬头看看冥王,留意着冥王的呼吸变化。

    天界,二郎神赶回的时候,司命和圣元星君都在天帝的书房里。今日天后上演的闹剧早就在天界传了个遍,司命和圣元星君听闻之后,直觉清樱一定是来请天帝去看冥王的。担心冥王情况恶化,两人约着来找天帝问问,谁知天帝一直待在映雪阁没回来。不知道是冥王情况糟糕,还是天帝要安抚清樱,司命和圣元只好回去耐心等。果然,夜幕降临之后,天帝的传音符就到了。当两人赶到天帝书房,感受到天帝发自内心的欢喜,立即明白天帝和清樱终于要修成正果了。看来,天后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陛下!两位尊君!”二郎神先见了礼。

    “二郎神回来了?!快快坐下!冥界的情况如何?”天帝示意二郎神坐下。

    “陛下,冥界虽然遭此大劫,但在转轮王和秦广王的打理下,一切有条不紊。各殿王和那些小鬼虽然都很悲痛,但却将各自负责的事宜都做得很好。他们对冥界的损失进行了清理,估计最惨重的便是那无辜死去的彼岸花,大约有二十株的样子。冥王回到冥界,马上就召集大家开了会,对今后的事情做了安排,众人并无异议。经过这件事,各殿王闲暇的时候都开始抓紧修炼了。以前有冥王在,他们并没将提升修为当作大事,如今他们意识到冥界的安危是众人的事情,一个个都吸取了教训,将提升修为当作了首要大事。”二郎神将冥界的情况进行了汇报。

    “看来冥王治理有方,冥界遭此劫难,众人一点都不慌乱,实在佩服。”司命感叹到。

    “陛下,冥王说他明日会将地煞和龙牙带到凌霄殿,将这两个祸害交给陛下亲自处理。”二郎神说到这里皱了下眉,“难道真的会像冥王猜测的那样,此人有可能还在酝酿更大的风暴?”

    “陛下,我有一事不明白。”司命犹豫着开了口,“如果明日我们真的要将地煞陷害月灵儿的事情彻底说开,那天后给众仙下蛊的事情,我们要说么?”

    “朕和冥王商议过了,据实说。否则反倒会让那钉子怀疑。”天帝没想过要偏袒天后。

    “可是,万一天后不承认或是不说出背后之人,这要如何收场?”司命有些担心。

    “司命放心,二郎神此前早就在暗中跟踪调查了,明日朕会让她开口的。”天帝尴尬地笑了一下,“何况,朕不认为她有继续偏袒那人的必要。”

    “这样一来还有什么难的?只要天后说出是谁不就结了?”圣元星君眼睛一亮。

    “怕的是天后也不知道此人到底是谁,更担心的是此人身后还有阴谋。”天帝的脸色有些凝重,“冥王走之前也和朕谈了一下,虽然这只是他的一个猜测,并无证据,但我们还是要小心。毕竟就如冥王所说,我们不知道此人到底是谁,隐藏在天界有多久,他是否还有帮凶。若只是他一人,尚且好办。若他也安插了自己的人在天界,甚至其他神族,那这问题就复杂了。”

    “陛下是说,此人隐藏太深,就连天后也可能完全不知道他是谁?!”圣元星君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完全有可能。”天帝点点头。

    “我觉得冥王的建议不错,我们明日若将其他神族的族长和长老都通知前来,便可借机观察一下。”二郎神看看司命和圣元星君,“想必两位尊君也是赞同的吧!”

    “我也觉得可行!”司命点点头,“在你回来之前,陛下已经派人去请各大神族的人了,就连灵山王母那里,陛下也派人去通知了。明日我们可得擦亮眼睛。”

    “其实冥王最担心的是那人和其他神族勾结。毕竟这些年有几个神族的势力越来越大,力量也越来越强,偶尔也表现出了不同的野心。若是他们私下真的有所协议,为了所谓的利益而出卖天界,那么天界的安危自然就会受到威胁。”天帝蹙了下眉,“朕以前的确没这么想过,今日冥王这么一说,朕也有些担心了。总觉得冥王绝非危言耸听,一个小小的奸细能协助地煞布下这么多局,还将那么多仙家拖下水,实在不简单。且不说凌天,就说那沅芷身为尊君修为并不低,要让他毫无戒备地落入圈套,恐怕不是轻易就能办到的。”

    “陛下所言不虚。就算众仙忌惮天后的地位,但也绝不是三言两语便能甘愿听从其差遣的,这背后也许真的有什么利益协议。”司命表示赞同。

    “难道凤族有问题?!”圣元星君看看天帝,“天后与陛下大婚之后,最受益的自然是凤族,近几十万年来其地位一跃居于各神族之上。难道他们的野心也随之膨胀?”

    “凤族既然是既得利益者,又怎么舍得轻易打破现在的格局?”司命摇摇头。

    “司命的意思是那些尚未得到什么好处的神族更可疑?!我也赞同这样的看法!”二郎神附议。

    “没有证据,无端猜测必将导致相互猜疑。这是冥王走前特意提醒朕的,如他所言,这也是天界此刻的大忌!”天帝看着自己最信得过的三人,“天界与各神族唇齿相依,荣辱共存。若有人别有用心从中破坏,我们自己这般猜忌反倒是中了小人的奸计。在一切尚未明朗,且没有证据之前,我们能做的只是暗中观察,小心防备。正如冥王所说,以前我们只将焦点对准地煞,如今地煞已经被擒,这个奸细很可能会暂时停止一切行动,长久地隐匿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