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闹剧(1)

    “阿月哥哥已经突破尊君了?!”紫莹的眼里闪过阵阵光彩,“他怎么这么厉害?!他的身子不要紧吧?!”

    “莹儿!”蓝霜忍不住拉了紫莹一下,显然姐妹两人陪天后到此绝不是来谈论阿月的,眼看着自己的妹妹把话题越扯越远,蓝霜只好打断紫莹的话。

    站在天帝身后的清樱也一直没开口。不知为何,一出门看到这样的阵势,清樱心里就有些说不出的难堪,好像是自己背着天后母女三人抢了天帝一般。而看这样子,天后分明就是带着自己的两个女儿前来兴师问罪了。

    “父王,任何一个神仙晋级时都会历劫,十二道天雷打下,身子受损也属正常。不过清樱仙尊医术了得,就算阿月目前再虚弱,相信清樱仙尊也不至于束手无策。”蓝霜上前一步站在天帝和清樱面前,话说得十分得体,“倒是我们一家人很久没有在一起享受过家宴了,今日小梧听说要和爷爷奶奶一起用膳,欢喜得不得了,可是我们等了半天,父王也没有回来,小梧都有些等不及了,我才和妹妹一起陪母后来请父王。父王,要不,你等下再去看阿月好不好,先回家陪我们一起用膳吧。你也知道,凌天出事后,我们一家人还从来没有这样坐在一起用过膳呢。”

    “霜儿,不是父王不想陪你们,而是阿月情况不妙,父王必须马上去映雪阁。要不,你们回去等着,父王一会儿就回来?”蓝霜搬出小梧,又提及凌天,天帝心里自然也觉得亏欠这个大女儿。

    要知道那日沅芷和凌天劫狱之后,沅芷带走了冥王假扮的灵儿,凌天则被天帝单独囚禁起来,为了避免那“意乱蛊”再次作祟,天帝不但在捆绑凌天的捆仙绳上施加了符咒,甚至在凌天的元魂上也加了一道符咒,这样虽然避免了凌天被控制,避免了凌天爆体,但是也让凌天苦不堪言。为了不打草惊蛇,天帝暂时不能用天后的凤凰碧玉簪来召唤凌天体内的蛊虫,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受折磨。一想到自己的女婿因为天界一直在忍受这样的苦楚,天帝就有些于心不忍。

    “父王,阿月……”紫莹刚欲说什么,天后走上前来,站到两个女儿身侧。天后没有像往日那般维持着端庄大度的笑容,相反,此刻的她看上去愁容满面,完全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那脸上的表情带着哀怨,带着压抑,带着心酸,带着无可奈何,更带着一种隐忍。这样的天后落在谁的眼泪都是楚楚可怜的,让人忍不住就会为她心疼。

    “陛下,我知道你很忙,为了天界为了众仙,为了阿月,你总是在忙,忙得没有时间回家,忙得没有时间顾及自己的一双女儿,也忙得没有时间好好休息,没有时间照顾自己的身子。我每日都在想,陛下今日会不会抽空回来坐坐,哪怕只是和我们母女说上几句话。可是,我日日盼,夜夜念,陛下还是不回家。”天后说到这里,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我体谅陛下的难处,也知道陛下作为帝王,很多时候只能把自己把家庭摆在后面,我只是担心陛下的身子会受不了。毕竟那日神魔大战,陛下也受了重伤。”

    清樱垂首听着这一席话,心里不知道是啥滋味,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站在那里好生尴尬。天帝当着蓝霜和紫莹的面也不好打断天后的话,只能任她继续说下去。

    “不过,当我得知清樱仙尊时常和陛下在一起,我便也少了这些担心。想必有清樱仙尊在,陛下就不会没人照顾了。清樱仙尊比我懂医术,比我懂养生,自然是可以把陛下照顾得好好的。这些日子,我虽然与陛下很少见面,但每次见到陛下,都觉得陛下气色不错,想必都是清樱仙尊的功劳吧!”天后说到这里,嘴角泛起一丝酸涩的笑意。

    “陛下当初曾提过要再娶,我也知道,这天界终究是需要一个继承人的,而我始终没能给陛下生养儿子,就算是为了天界的未来,我也会成全这桩美事。我一直在想,陛下与清樱仙尊多年交好,若能娶清樱仙尊进门,倒真真是极好的。能与清樱仙尊一道侍奉陛下,我也觉得万分荣幸。仙尊心地善良,与我也算是故交,想必以后即使为陛下生养了儿子,也绝不会亏待我们母女三人……”

    “够了!”天帝怎么也没料到天后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在紫莹和蓝霜面前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弃妇形象,说得如此心酸,如此无奈,其实绵里藏针,就是在暗示清樱霸占着自己,自己才没有回家,没有陪自己的两个女儿。最可恶的自然是天后还提及了她不能生养儿子的事情,言下之意直指天帝因为继承人一事嫌弃她,才和清樱暗中交好。

    “父王!”蓝霜和紫莹同时唤了一声,并一左一右地搀扶住天后,看得出,刚才天后那番话对这姐妹俩的触动挺大的,现在她们心里估计也都认为天帝确实如天后所说,在感情上背叛了自己的母后,也背叛了自己的家庭。因着这一句再娶,因着这一句儿子、继承人,姐妹俩心里的天平全都倒向了天后。

    天帝的手紧握成拳,看向天后的眼里闪烁着怒火,一想到身后的清樱再次被天后中伤,天帝就气愤不已。他恨不得当即就揭开天后伪善的面具,让自己的一双女儿看清楚她们的娘亲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可是,因为冥王尚未苏醒,地煞的事情尚未解决,那奸细还躲在暗处,天帝心里再恼也不能撕开天后的面具。

    天帝压抑住内心的冲动和愤怒,淡淡地说了一句,“朕是否再娶与继承人毫无关系。至于清樱,她从来都是朕最在意的人,这一点朕从未隐瞒过,也从未否认过。清樱是怎样的人,朕很清楚。若她真像你想的那么不堪,今日你又怎么会站在朕的面前?”

    天帝说完这席话,转身望向清樱,“我们走!”

    未等清樱回答,紫莹就气急败坏地跳了出来,“父王,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分明是被这个女人迷住了,丧失了心智,眼里只看到她的好,把母后和我们全都抛到了脑后!今日女儿明明看见是她死缠着你的。父王,你醒醒好不好?!你若是再执迷不悟,我们这个家就完了!”

    “莹儿,别说了!”天后无力地靠在蓝霜身上,一脸的悲悲戚戚,一脸的心痛无奈。“莹儿,你还小,很多事情你根本就不懂。你父王没有错,清樱仙尊也没有错。何况,无论你父王做出怎样的决定,我们都要理解,要支持!”

    天后的话看似无条件地维护天帝,实则却让听的人觉得她在家里根本没有地位,现在面对天帝与清樱的私情,她只能忍让。

    这看似软弱无力的一句话,却好似火上浇油,紫莹更加激动了,她指着清樱质问天帝,“父王,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她不就是喜欢装腔作势,会点医术么?她有母后那么贤惠么?她待你有母后真心么?这天界众神谁人不知,母后这些年都为你付出了多少?可她这么多年到底帮了你什么?这个女人一直都没成亲,不过是仗着自己是母神之心,仗着身份高贵,仗着天界第一美人的称号,选来选去选花了眼。她根本谁都不爱,她只爱她自己!她只爱被众仙捧着的感觉!父王你为何就要因为这样一个人犯糊涂呢?!一直站在你身后默默支持你的,从来都是母后啊!……”

    “放肆!”天帝这下是彻底地怒了,他衣袖一拂,隔空给了紫莹重重的一巴掌,“父王的事情,你有何资格评论?清樱的事情,岂由得你在这里胡说八道?!”

    紫莹正说得激动,冷不防挨了这一巴掌,脸一下红肿了起来,嘴角渗出一丝血丝,她捂着自己的脸,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天帝,“父王,你打我?为了这个女人,你居然打我?”

    “莹儿!”“妹妹!”天后和蓝霜也大惊,同时上前将紫莹扶住。要知道天帝向来宠溺紫莹,从来连重话都舍不得多说半句,更没有对紫莹发过这么大的火,此刻竟然出手打了紫莹,这给她们母女三人的震撼确实够大的。看来,天帝是护这清樱护到底了。

    不知什么时候,书房外的小花园里面已经集聚了很多人,这些神仙远远地站着,看着这场闹剧,谁也不敢吭声,但谁也不想离去。这可是天界最大的八卦,涉及的可是最高的当权者天帝。虽然这是天帝的家事,可绝对算得上是个爆炸性的消息。尽管谁都知道天帝这么多年来一直对清樱有情,可这清樱什么时候真的对天帝上心起来了,大家还真的不知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