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牵手

    天帝只是怔怔地看着清樱,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有些被这消息弄得措手不及的感觉。

    “天后本就对我有戒心,神魔大战之后,因为阿月的缘故,陛下总往映雪阁跑,还一直住在这书房不回家,天后心里一定是恨我的。我不希望自己的感情得不到祝福,更不希望自己的感情被人诅咒,所以即使我知道我爱上了陛下,我还是不敢向陛下袒露心迹。我不想因为我,影响了陛下对事物的判断,更不想因为我,让陛下落得个抛弃妻子的名声。既然已经知道天后就是那下蛊的人,我想,那就慢慢等吧,等一切真相大白,等众仙谏言陛下休妻之后,我再告诉陛下我的选择也不迟。”

    “可是,我没想到谣言再次袭来,竟将我和阿月扯到了一起。我知道,在陛下心里,我和阿月都是特殊的存在,这样的谣言不但让我难堪,也让陛下难堪。若我被众仙诟病,哪还有资格站在陛下身边呢?我也猜到这谣言是天后找人去散播的,可我虽然委屈,却不能要求陛下查处她,毕竟,地煞尚未抓到,地煞安排在天界的眼线也未查出,这个时候对天后动手,显然对天界不利。为了天界,我明白我只能隐忍。换做从前,我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是,如今的我心里已经有陛下,面对陛下妻子的诬陷和侮辱,要我装作没事人一样,我办不到。”

    “心疼、委屈之余,我决定再次隐匿映雪阁,并让阿月回自己的月夕阁,我想在抓住地煞他们之前一个人静一静。那日对陛下说那些话,只是我心底委屈罢了,其实我心里并不是真的想和陛下划清界限。”清樱的话里透着酸涩。

    “而冥王昏迷的消息传来,我之所以这么担心,这么焦急,是因为我心里虽然已经清楚自己并不爱冥王,但冥王却是我的朋友,我欠冥王太多,天界也欠冥王太多,我急着医治他,想让他醒来,是为了日后想起他不会觉得歉意满满,也是为了让很多人能少些遗憾。这些天,守在冥王身边我一直在想,生命太过无常。即使是强大的神仙,也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一转眼就消失在这三界。在自己有机会有时间的时候,为什么不好好地去爱一场?我不想再给自己留任何遗憾!”

    清樱的声音已经低得不能再低,她的眼里早已是泪光闪烁,“今日我来求陛下,并不是因为要陛下帮冥王才答应嫁给陛下的。这其实也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想再错过陛下,错过自己的幸福。更不想像阿月和灵儿一样,相互深爱却形同陌路……”

    不知何时,天帝已经走到了清樱身边,他长臂一伸,将清樱揽进怀中,轻叹了一声,“阿樱,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为什么要让我猜不透你的心,让我们彼此痛苦?你明明知道,我心里只有你,不管她在天界怎么造谣,怎么贬损你,我都只爱你一个!”

    “陛下,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清樱靠在天帝怀里,眼泪终于掉了下来。“这么多年来,你一直用心待我,可我却总是在刻意地回避。如今我总算是明白了,我的不温不火最最伤人。陛下为我做了太多,种种努力和付出却从未换来我应有的回应,哪怕是该有的感激,我都不曾表示过。是我,一直在伤陛下的心……”

    “阿樱,对不起你的是我,我没能护好你,让你被她这般算计。”天帝捧起清樱的脸,深情地看着她的眼睛,“我知道,你要选择我必定是鼓足了巨大的勇气,因为霜儿和莹儿都大了,要她们接受你绝非易事。可是,我向你保证,我不会让你为难的。从今以后,我会好好爱你,好好护着你,再不让你受半点委屈!”

    “陛下……”清樱的眼泪滚落得更快,天帝轻轻吻住她的脸,将那些泪珠一粒粒吻去,最后,天帝吻上了清樱的唇。这是一个极其温柔的吻,是两人在确认了对方心意之后的一个甜蜜的吻。清樱的双手第一次主动环上了天帝的腰,也第一次主动回应着天帝的吻。天帝拥吻着怀里的清樱,为自己终于得到她的心而激动不已。

    良久,两人依旧靠在一起,听着彼此的心跳,竟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两人沉默着,谁也不愿意打破这一室的温馨。

    突然想起冥王,想起那等着她回去的灵儿,清樱不得已开了口,“陛下,我先回去了,你回家用膳之后一定记得要来映雪阁,阿月和灵儿都等着我把你请回去呢。”

    “谁说我要去用膳的?”天帝拉过清樱的手,与她十指交扣,“我现在就和你一同去映雪阁!”

    “可是你答应了紫莹要回家的啊!”清樱抬头看着天帝。

    “阿樱,你真傻!”天帝宠溺地捏了捏清樱的鼻子,“那里再也不是我的家了。今后,你在哪里,我的家便在哪里!”

    “陛下!”清樱没料到天帝会这么说,脸上飞起一抹幸福的红晕。

    “阿樱,我们走吧!冥王的情况那么遭,我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陪那恶妇用膳?我如今就连演戏也没有心情陪她演下去了!”天帝再次低头在清樱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陛下,这样不妥吧?等下她和紫莹一定又会不满的。”清樱眼里闪过一丝犹豫,“紫莹毕竟还是个孩子,她怪我倒没什么,我担心她会对你失望,毕竟你很久没回家了,哪个孩子不想经常和自己的阿爹在一起呢?”

    “阿樱,你就是善良。”天帝拥着清樱叹了口气,“要来的终归要来,她们不满肯定是无法避免的。何况,当务之急是去救冥王,不是么?朕会用传音符告诉她们的。等冥王的事情解决了,朕再回去看看。你说可好?”

    “嗯,也只能这样了。”清樱点点头。

    “阿樱,我回飞凤宫,你会不开心么?”天帝直视着清樱的眼睛,“如今我回去不过是演戏罢了,毕竟她背后那个人我们还没抓住。”

    “阿樱,你应该明白,我和她之间早就没有定点感情可言。莹儿和霜儿那里,我日后会给她们解释的。相信她们在知道自己的娘亲都做了些什么之后,会理解我的选择。”天帝是真的很担心清樱会因为天后和两个女儿再有所顾忌。

    “陛下,我虽然不喜欢她,却不得不承认她对你是真心的。她做出这么多错事,都是因为她太爱你。正是因为太想得到你的心,她才会步步为营,机关算尽。站在一个女人的角度看,其实她也怪可怜的。若有时间,你还是多抽空回去陪陪紫莹和蓝霜吧,毕竟你们一家四口在一起的机会不多了。”

    “也许,对陛下来说,她是可以替代的,可是,对于紫莹和蓝霜来说,她犯了再多错,也是她们的娘亲,是不可替代的母后。现在你多陪陪她们,日后紫莹和蓝霜才会少些遗憾。”清樱说的都是心里话。

    “阿樱,你真好!你想的和我想的其实是一样的。”天帝拥着清樱,既激动又甜蜜,与自己心爱的人心意相通这真是太幸福了!

    “陛下,为了蓝霜和紫莹,我们暂时还和以前一样吧!”说到这个,清樱又红了脸,“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相守,不是么?”

    “可是阿樱,我现在就好想和你在一起,时时刻刻在一起,一步也不离开!”天帝说着低下头,在清樱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刚才你已经答应把自己交给我,你可不许反悔!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想现在就要了你!”

    “陛下!”清樱的脸一下变得发烫,这种赤果果的情话,她有些不好意思。

    “阿樱,你不是也说你修炼遇到的瓶颈总是不能突破么?我们双修之后你就能突破了!”天帝狡黠地笑了一下,掐掐清樱又红又烫的脸,“我们快回映雪阁吧,不然阿月和月灵儿快等不及了!”

    两人缠缠绵绵地撤去仙障和结界,天帝拿着一道传音符走在前面,清樱低着头跟在他身后走出书房,不曾想,天后竟站在书房门口,一脸悲戚地看着天帝和清樱。天后身旁还站着紫莹和蓝霜,姐妹俩看向天帝和清樱的眼神都很复杂。尤其是蓝霜,她虽然不像紫莹那般面含怒气,但眼神里也隐隐地透着几分疑惑和不满

    “你们怎么来了?”天帝愣了一下,当即摊开手里的传音符,“朕正准备给你们传音,朕没法和你们一起用膳了,朕要和清樱一起去映雪阁看阿月……”

    “阿月哥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一听说阿月的名字,紫莹一下就把自己陪天后来此处的目的给忘了。

    “阿月跑去水汐岭的一个地下岩洞修炼,强行突破了尊君,经历了十二道天雷之后,身子十分虚弱……”天帝当然不可能说出冥王的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