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灵儿哭冥王

    第三日,灵儿醒了。她睁开眼,入眼的是一室的温馨,一只可爱的小鸟从鹅黄色的床幔上飞到她面前,啾啾地叫着,似乎在向灵儿问好。灵儿看着这可爱的小东西,忍不住伸出手,小鸟一下飞到她的手心上,歪着头亲昵地看着她。

    “小东西,你好!你是谁?这是哪里?”灵儿一边好奇地打量着四周,一边回想。自己不是在花海和转轮王他们一道与那龙牙作战么?怎么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昏迷之前的情景一一浮现在灵儿眼前。倒在血泊中惨死的残音,哀鸣不断的生魂,受伤的各殿王,嚣张的龙牙和黑狼……灵儿心里一惊,难道,难道自己落入了地煞的手中?!

    灵儿想到这里,猛地坐起身子,戒备地打量着周围。这一观察,灵儿发现这里不但没有半点魔气,而且仙气缭绕,就连手里的小鸟也沾着几分仙气,桌上花瓶里怒发的鲜花更是仙气十足。而且,灵儿已经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梨花香,那是阿月的味道,是她拼命想忘记却怎么也忘不了的味道。难道,这里是阿月的月夕阁?是阿月救了自己?

    一想到阿月,灵儿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无数次她告诫自己一定要忘了这个人,要放下这个人,要做到心死,可是,怎么也做不到心静如水。每一次这个名字被提及,灵儿都觉得自己早已沉寂的心湖又会再一次死水微澜。

    灵儿正想着,门被推开了,阿月拿着几枝刚摘的花走了进来。

    “灵儿,你醒了?”见灵儿坐在床上,阿月心里一喜,连忙放下手里的花,端起那碗药走了过来,“快把药喝了吧,这是清樱仙尊亲手为你煎的。”

    “我怎么在这里?这是哪里?”灵儿埋下头,并不看阿月,也自动忽略了阿月眼里的深情。她当然已经看出这里不是冥界,可是自己为什么会不在冥界?难道冥王出了什么事么?如果冥王在,他是绝对不可能让人把自己带走的啊。

    灵儿知道,即使自己受了伤,冥王也不可能让清樱仙尊来为自己疗伤。昏迷前龙牙曾说地煞设了局对付冥王,莫非冥王真的中了地煞的奸计,出事了?虽然她不想再和阿月有任何交集,可此刻出现在眼前的只有阿月,虽然一点都不想和他说话,可灵儿只得向他打听情况。

    “灵儿,这是仙尊的映雪阁,三日前我和仙尊收到转轮王的消息,前去冥界将你带了回来,是为了方便仙尊亲自为你疗伤。”阿月坐在灵儿身旁,用勺子将药喂到灵儿嘴边。

    “转轮王让清樱仙尊把我带到冥界?那冥王在哪里?他是不是出事了?”灵儿扭过头不喝药,也不看阿月,眼神漠然地看着一侧,“残音呢?清樱仙尊可有救残音?”

    “对不起,灵儿,我们去晚了,残音她已经走了。至于冥王……”阿月顿了一下,“冥王他也受伤了,仙尊此刻正在为他疗伤。”

    “残音……”灵儿念着这个名字,想起残音惨死的那一幕,心突然就像被掏空了一样,想到冥王猛地又转过头来,一脸的担心和焦急,“冥王受伤了?!他在哪里?”

    “冥王也在映雪阁。”阿月不敢隐瞒,“你不用担心,仙尊这些天一直守在冥王身边的。”

    “阿月上神,我要见冥王,请你带我去见他!”灵儿看着阿月,眼里没有任何男女之情,仿佛两人之间从来没有过任何故事。

    “灵儿,你先把药喝了吧!你之前才受了伤,这次又被那龙牙打成重伤,仙尊说你一醒来就得喝药。”阿月手里的勺子再次轻轻碰了碰灵儿的嘴唇,话里带着乞求。

    “那好,我喝了药你就马上带我去见冥王!”不知为何,灵儿心里有些惴惴不安。以冥王的性格,若不是伤得太重,怎么可能扔下自己不管?而且,冥王的修为那么高,居然受伤了,难道地煞真的那么厉害了……灵儿不敢细想,她从阿月手里拿过药碗,大口大口地把药喝了下去,她一定要马上见到冥王!

    见灵儿如此着急和担心,阿月的眼里闪过一丝难过,他不知道若是灵儿了解了实情会如何,灵儿受得了这个打击么?

    灵儿刚放下碗,阿月已经将一粒蜜饯喂到她嘴边,灵儿滞了一下,本能地想要拒绝,终究还是低头将那蜜饯吞进了嘴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垂着眼帘说了一句“谢谢”。

    阿月心里漫过一丝苦涩,灵儿,如今的你只有在睡梦中才不会拒绝我的亲近么?他压抑着内心的失落,默默地递上绢帕。

    灵儿接过来,头也没抬,“我要换衣服,还请阿月上神先回避一下。”

    “好。”阿月转身走出去,将房门关了起来。

    片刻之后,灵儿打开了房门,她换了件素色的长裙,头发简单地挽了个髻,看上去非常清爽,站在离阿月三步远的地方低着头,话语淡淡的,“阿月上神,请带我去见冥王吧!”

    “灵儿随我来。”阿月带着灵儿向浴房走去,一路上几次想开口告诉她实情,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欲言又止的样子终于引起了灵儿的怀疑。

    “阿月上神,冥王到底怎么了?他的伤势很严重么?”灵儿停下脚步,看着阿月,心里七上八下的。

    “灵儿,冥王的情况很糟糕,你要有思想准备。”阿月看着灵儿的眼睛,有些不忍,此前在冥界大家就已经达成了共识,尊重冥王当初的意思,这事不能告诉灵儿真相,所以阿月并不敢将冥王即将魂飞魄散的消息告诉灵儿,他斟字酌句,唯恐灵儿察觉出异常,“冥王为了抓住地煞,洗清你的冤屈,与仙尊和陛下一起设了个局,他先模糊了你的意识,将你带上天界,当着众人的面带进天牢,然后假装返回冥界,实则是将你带回了冥界,自己再暗中返回天界化身为你关在牢中,让地煞的人劫走。没想到地煞异常狡猾,竟然透过蛛丝马迹看穿了这个计策,在巢穴里设置了火山阵对付冥王,冥王虽然打败了地煞却也受了重伤。他知道龙牙趁他不在潜入了冥界,来不及疗伤便匆忙赶回冥界与龙牙对决,他收服龙牙的时候又受了伤,一直昏迷不醒。仙尊这三日用尽了一切办法,还是没能让他醒来。”

    “你说什么?”灵儿的眼睛一下就瞪圆了,“冥王真的被地煞设计重伤了?他到现在也没醒来?”灵儿的眼眶一下就红了,她摇着头嗓音带着哭腔,“怎么可能?!冥王那么强大,地煞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灵儿,地煞这些年躲在火山底,吸入了大量的火山戾气和能量,修为再次突飞猛进。冥王和陛下都没料到他会看穿这个李代桃僵的局,所以冥王前去的时候很可能是落入了他早就布好的阵法,因此才会被重伤。”阿月心疼地将灵儿抱在怀里,“灵儿,对不起!都怪我!如果不是因为我误会了你,没能相信你、保护你,如今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对不起,灵儿!我的心里也好难过!我也不希望冥王有事!”

    “我要见冥王,立即,马上!”灵儿一把将阿月推开,浑身颤栗,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在她心底蔓延。

    阿月明白冥王对灵儿来说意味着什么,也明白灵儿对冥王的感情有多深,他不再言语,带着灵儿匆匆走进了浴房。

    “仙尊……”阿月刚和清樱打了声招呼,灵儿已经快步走到那木桶前,扑到冥王身前,唤了一句,“冥王!”

    冥王自然还在昏迷,虽然他看上去好像只是在闭眼休息,可他面对灵儿的呼唤根本没有任何反应。此刻的冥王呼吸已经非常微弱了,看上去就和一个活死人差不了多少。灵儿何尝见过冥王这副模样,顿时心里慌乱无比,腿一软,当即就跪在了地上。

    “冥王,我是灵儿啊!你怎么了?!”灵儿的声音打着颤,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是一种潜意识里无法言说的慌张。

    见冥王没有反应,灵儿跪在那里,眼泪成串地掉下来,她伸出手抚过冥王的脸,“冥王,你不要吓我!你不是这三界最强大的存在么?你怎么可能被地煞伤到昏迷不醒?我不信!我真的不相信!你快醒来啊,冥王!”

    “灵儿,冥王他会醒过来的,他只是太累了,耗光了内力,所以暂时没有醒来罢了。等他内力恢复,他一定会醒来的。”清樱眼眶一红,眼泪情不自禁地掉下来,她上前欲将灵儿扶起,“灵儿,快起来。冥王若是见到你这样会难过的。你放心,我一定会继续想办法,争取让冥王早日醒来!”

    “冥王,我伤心你会难过,不是么?那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呢?你快醒来好不好?!”灵儿死死地抓着木桶的边缘不肯起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