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请为我醒来

    “有劳清樱仙尊!”众人从清樱的话里听到了一丝希望,也看到了一丝光明,看着她接过秦广王递上的装有冥王药材的储物盒,带着阿月告辞而去,心里齐齐为冥王祈祷!

    清樱和阿月带着冥王与灵儿回了映雪阁,当即设了仙障。清樱让阿月将灵儿安置在之前他所住的客房,自己则带着冥王直奔浴房,并叫上两个小仙童前去帮忙。

    阿月小心翼翼地将灵儿放在床上,手一挥,褪去了她的外衫,拉上云被为她盖上,又用绢帕为她净了面,随即动手收拾起房间来。阿月一挥手,床幔和窗幔都变成了灵儿最爱的鹅黄色,阳光透过窗棂照射进来,窗边的桌上多了一个花瓶。阿月看看熟睡的灵儿,转身跑出房间去了园子,他亲自动手挑选了几株奇花,折下后拿回房间插在了花瓶里。

    做完这一些,阿月想了想,又站在门口招招手,空中飞来一只翠色的小鸟,落在了阿月的手心里。小鸟的翅膀是金色的,嘴巴是红色,看上去异常可爱。阿月摸摸小鸟的头,轻声说了一句,“小不点,等灵儿醒来以后,你一定要哄她开心哦!”

    小鸟歪着头看看阿月,轻轻点点头,又在阿月手心上轻轻啄了一下,似乎是答应了。阿月开心地点了一下它的小嘴,捧着它走到灵儿床前。

    熟睡的灵儿脸上没有什么血色,眉头轻蹙,羽睫不时微微扑闪几下,身子包裹在云被里,看上去显得有些瘦弱。阿月将小鸟放在床幔上,自己坐在床边,心疼地拂过灵儿的脸,“灵儿,你受苦了!我用我的神魂起誓,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人伤你半分!”

    睡梦中的灵儿似乎感应到阿月的抚摸,轻轻动了一下头。阿月的手立即停下,生怕自己惊扰了她。或许是闻到那熟悉的梨花香,灵儿的脸轻轻靠在阿月的手上,嘴里喃喃地唤了一声“阿月”,眼角随即流下一滴眼泪。

    “灵儿!”阿月心里一疼,低头吻去那颗晶莹的泪珠,唇停在灵儿的脸颊,闻着日思夜想的甜杏仁香味,阿月反反复复只念叨了一句,“对不起,灵儿,我爱你!”

    而浴房里,清樱已经用修复术为冥王处理了身上的外伤,又为他施了清洁术,方才安排两个小仙童将褪去了外衫的冥王安放在大木桶里。两个仙童并不认识冥王,可看到清樱如此在意的表情,想必这一定是个很重要的人物,所以丝毫不敢怠慢,一边一个,既观察着冥王的反应,又时刻监控着水温。

    清樱打开了秦广王给自己的储物盒,看了看冥王收集的药材,又想想自己的各种药材,随即拿出一张纸配起药来。因为冥王的情况非常糟糕,清樱格外慎重,不时停下来思考,比较各种药材,写上的又改,前前后后花了一盏茶的时间才确定好了药材和配量。

    清樱亲自去炼丹房将各种药材取来,又在冥王的药材里选出了自己所需的品种,这才站在那木桶前,按照计划一样一样地将药材放入了木桶中。木桶里的水慢慢变成了褐色,一股浓烈的药香顿时充斥了整个浴房。

    清樱目不转睛地看着冥王露出水面的脸,想看看他泡在这药水中的反应。但半个时辰过去了,冥王还是和起初一样,苍白的脸色,失了血色的嘴唇,乌青的眼圈,没有一丝神采。清樱知道这事急不得,吩咐两个小仙童先看着,自己则走出浴房去为灵儿煎药。

    为了节约时间,清樱用内力点燃了三味真火,不一会儿就将药煎好了,她端着药走进灵儿房里,看到的便是阿月拉着灵儿的手,痴痴地看着灵儿发呆。

    “阿月,这是灵儿的药,她若是醒来,一定要让她第一时间喝下去。”清樱笑笑,将药放在桌上,“不过她一时半会儿还醒不来,不如你陪她躺一会儿吧。你刚刚晋级历了天劫,此时也很乏了,若是一直这样坐着,灵儿还没醒来,你可能就先倒下了。”

    “仙尊,我……”阿月脸一红,他何尝不想将灵儿搂在怀里,自己已经太久没有和她亲近过了,可是他又担心灵儿会醒来,一旦发现自己和她在一起一定会赶自己走的。

    “没事的,阿月,冥界的人给她所施的沉睡符至少还有三日才会失效,你就安心陪她躺一会儿吧。我要去照看冥王,就不管你们了。灵儿若是醒了,你来叫我。”清樱说着就要出门。

    “仙尊,我稍作休息,便来浴房找你!冥王的情况一点都不好,我虽然帮不上太多忙,但至少可以帮着你拿拿药吧。”阿月放下心来,看着清樱走出去将房门关上,连忙设了一道结界和仙障,褪去自己的外衫上了床。

    阿月小心翼翼地将灵儿拥在怀里,怀里这具柔软无骨的身子是他日夜想念的,是他朝思暮想的妻子,也是他无时无刻不在渴望的人,可是刚一拥入怀里,阿月就知道,灵儿瘦了好多。或许是感觉到了温暖,灵儿像只小猫一样在阿月怀里钻了钻,头靠在阿月的心窝处,睡梦中喃喃自语,“阿月,我要忘记你,真的……”

    阿月鼻子一酸,环着灵儿的手臂紧了紧,低头在灵儿的额头上轻轻一吻,“灵儿,这辈子你注定是我的,我也注定是你的。不管我错了多少,你要相信我真的好爱你!我不能没有你,你也忘不了我,我不会再丢下你,你也不要离开我!”

    抱着灵儿,将自己的念力和灵力输入到她体内,感觉到她的呼吸和心跳,感觉到她就在自己怀里,连日来的提心吊胆终于抛在了一边。数月相思成灾,如今终于近在咫尺,阿月的心终于再次安定下来。他慢慢闭上眼睛,和灵儿一起进入了梦乡。

    而清樱则在浴房里不分昼夜黑白地守了冥王三日。虽然冥王在药水中浸泡之后,额头上偶尔会冒出一点薄汗,可他的呼吸依旧十分微弱,而且他的脸色愈加苍白,人也始终没有醒来。清樱把自己能想到的药方都试过了,可是冥王毫无起色,甚至无法向他紧闭的口里喂食药汁,清樱急得眼眶都红了。

    清樱守了冥王数日,虽然心里难过到了极点,可是她却也发现自己对冥王的感情果然与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如今的清樱看向冥王的眼里已经没了爱慕之情,完全是一种朋友之间的感情,是惺惺相惜,是对挚友的心疼和担心。只是,虽然不是爱恋,清樱也一样受不了冥王即将离去的事实。无论如何,她也希望冥王能苏醒过来。

    看着昏迷的冥王,清樱一直在想,冥王对灵儿这么好,为灵儿付出了这么多,若是灵儿知道冥王甚至为了她的安好和清白放弃自己的神魂,灵儿会怎么想?灵儿会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灵儿会不会后悔自己爱错了人?灵儿会不会后悔没有好好陪冥王?

    冥王其实早就知道自己即将离去,所以才会不断地鼓励阿月努力赢回灵儿的心,赢回灵儿的爱。他一定清楚,灵儿心里还是有阿月的,他也清楚,阿月对灵儿是真心的,所以他希望自己走前这一对小情人能够和好如初,重新携手,这样他才能放心地离去。

    同样的,冥王不是不明白清樱对他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可是他坦坦荡荡地告诉清樱自己爱的不是她,让清樱彻底断了这个念想。他告诉清樱她的幸福自己给不了,告诉清樱不要再错过天帝,这不过是他站在朋友的角度与清樱坦诚相对。前世到今生,清樱只是冥王的朋友,是他口里所称的绝不背叛的朋友。能看到清樱得到幸福,这应该也是他临走前的一大心愿吧。

    冥王,你怎么可以这么无私,这么让人感动?清樱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冥王的脸颊,眼里涌动着深情。我们都期待一场可以爱得淋漓尽致的爱情,期待长相厮守,期待遇一人白首,可是往往很多人在波澜不惊的生命里只是用彼此的相逢来成就了一场惊鸿一瞥。此后,我们只能在自己的怀念里祭奠曾经的心动,在回忆里书写某段感情的永垂不朽。

    冥王,这一生,我与你注定不可能相爱。你是对的,我一直都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心,也一直在犹豫不决。现在我明白了,我虽然一直在找寻你,一直期待与你相遇,可那不过是我自己幻想出来的一场爱情。天帝对我的好,我曾经错过了,今后不管再难,我都会紧紧抓在手中。若你可以苏醒,我一定要亲口告诉你,冥王,我爱的是天帝,我会带着你的祝福和他好好地在一起。我会与天帝携手走过今后漫长的岁月,把你来不及活出的精彩好好地活一遍,把你从不曾享受的爱情与幸福好好享受一遍。你放心,我不会再辜负你的好意!但你能否为了我,醒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