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清樱知噩耗

    “阿月,事已至此,再说那些后悔的话已经没用了。我们的心里也特别不好受!”站在阿月一旁云朵上的司命叹了一口气,“冥王的确是个好人,细细一想,我们亏欠他的太多,可他话虽然说得冷淡,心里却从未真正与我们计较过。如今,我们能做的便是立即联系上清樱仙尊,看看此事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毕竟,清樱仙尊的医术也是不错的,就算不能阻止冥王的神魂消弭,至少也能让他醒过来,让他看到陛下为灵儿洗清冤屈,安安心心地走。”

    “若冥王就这么走了,灵儿该有多难过……”阿月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其实,一想到冥王就要彻底消失于三界,他的心里又何尝不难过?冥王给予他的何尝不多?可是这个时候,自己竟然什么忙都帮不上。

    “早知道,我就不出来修炼了,至少当时我可以跟着冥王一起去那地煞的老巢,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阿月非常自责,“每一次灵儿有难,我都不在她身边,而冥王为了她却是连性命都搭上了……”

    “阿月,即使你当时在月夕阁,即使你追随沅芷去了地煞的老巢,你也帮不上什么忙。说不定当时冥王还得时时护着你,他被伤得更重。你就不要再自责了,还是赶紧联系清樱仙尊吧。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冥王能挺过这一关的!”圣元星君也宽慰阿月。

    “嗯!”阿月点点头,抬起了手腕,“仙尊,我是阿月,你在么?”

    “阿月,你的声音听上去怎么这么憔悴?出什么事情了么?”清樱的声音传来,一如往常的温柔。

    “仙尊,冥王出事了,你能马上到神仙殿么?事情紧急,我们见面谈!”阿月一边说一边看看脚下,云朵就要飞抵神仙殿,想着冥王的情况,自然需要先去看看他的神灯树。

    “冥王?!好,我马上来!”清樱的语调一下变了,听得出有些担心也有些质疑。

    这一边司命自然也发出了一道传音符通知天帝,阿月已经找到,清樱也联系上了,众人在神仙殿等着天帝。

    几乎是同时,天帝和清樱一起驾云出现在神仙殿上空,两人在半空中对视了一眼,清樱随即垂下眼帘,施了个礼,唤了声“陛下!”司命和圣元星君不露痕迹地看了看彼此,装作没有发现这两人的异常。

    “免礼!”天帝虚手一扶,说不清内心是什么感觉。两人一前一后落了云,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了阿月的变化。

    “阿月,你晋级了?”天帝的话里带着欣喜,“居然这么快?连跳几级?!太让朕意外了!朕为你感到高兴。”

    清樱则上前一步,轻轻拉住阿月的手,替他诊了一下脉,眼里闪过一丝欣慰,“阿月,恭喜你!不过这次晋级与你之前泡了近一月的药浴有关,你的实力其实还不能完全达到尊君,一定要注意平日的修炼!”

    “多谢陛下,多谢仙尊,阿月的晋级算不得什么。我们还是先看看冥王的神灯吧。”阿月此时一心牵挂着冥王和灵儿,对于自己升为尊君的事情完全没有感觉,尽管这样的突破在天界尚属首次。

    “冥王到底出什么事了?这神仙殿有什么不对的么?”清樱看看阿月,又看看司命和圣元星君,可这三人都没说话,只是抬脚就往神仙殿里面走,清樱满心的狐疑,也紧随其后走了进去,天帝沉默地走在最后。

    “陛下,清樱仙尊,司命大人、圣元星君,阿月上神!”那守护神仙殿的人显然没料到今日这神仙殿会如此热闹,一下来了这么多大神,点头哈腰地上前施礼。

    “平身!朕要看看冥王的神灯树,你带路吧!”自天界出现,天帝、清樱和冥王的神灯便一直存在于神仙殿,而非像其他神仙一样需亲自来神仙殿点亮自己的神灯。因此,这是天帝和清樱第一次来神仙殿,他们自然不知道冥王神灯树的位置。

    “陛下请随我来。”看管神灯的人在前面带路,一边走一边说,“要说这冥王的神灯树也真是蹊跷,以前这树上的九盏神灯可是这神仙殿里最明亮的,但最近这一段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神灯树上的神灯突然就不如从前明亮了,最近这两日更是黯淡了不少。”

    看得出,这家伙平素一个人待在神仙殿也够冷清的,几乎没有人和他说话,如今好不容易来了人,就算是一群大神,他也没有任何顾忌,抓住机会絮絮叨叨个没完,“刚才我还站在神灯树下看了一会儿,觉得那神灯愈加闪烁不定,就连一旁那月灵儿的神灯似乎也黯淡了不少。我心里还真有些纳闷,莫非这冥王生病了?”

    “冥王的神灯变得黯淡,闪烁不定?”清樱闻言心里一惊,神灯的光亮减退意味着什么,她当然清楚。可是,冥王不是好好的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快带本尊去看看!”清樱的话表露了她的担心。天帝并未抬眼看她,但心里自然是有些吃味的。尽管天帝已经知道冥王爱的不是清樱,可眼见着清樱对冥王如此上心,怎么可能毫无感觉呢?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冥王的神灯树前,只见这棵三尺左右、树冠巨大的九层灯树,每一层挂着的那盏灯火忽闪忽亮,火焰忽明忽暗,给人的感觉好像只要有一阵风吹过,这九盏灯说不定就会被吹灭。这还是传说中神仙殿最明亮的神灯树么?众人顿时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你既然发现冥王的神灯有异,为什么不早点禀告陛下呢?”阿月转身看着那人,话里显然带着一丝埋怨。

    “我的职责是一旦发现谁的神灯熄灭了,就马上敲响丧钟通知整个天界。从来没有人告诉我,神灯变黯淡也要马上禀告陛下的。”那人看了一眼阿月,不紧不慢地为自己辩护,“神仙也会有生病、受伤的时候,前一阵阿月上神你的神灯也是如此黯淡,可现在不也一样明亮如昔么?若每个人的神灯变黯淡我都去禀告陛下,陛下管得过来么?”

    “这……”阿月也明白他说的是事实,谁能保证神仙就永远强大呢?

    再强大的神仙也会有出问题的时候,一旦因修炼走火入魔,或是因故受伤什么的,神灯自然都会变得不那么明亮,如果因为这个都去禀告,那天帝岂不给烦死?就连天帝的神灯在神魔大战前后的一段时间里,也出现过变黯淡的情况,那看管神仙殿的人早就见怪不怪了,并不曾觉得有什么。

    “回书房再说吧!”天帝深深地看了一眼冥王的神灯,率先转身向外走去,显然有些话并不适宜在这里说。

    清樱虽有一肚子的疑问,也知道这个分寸,转身也跟着天帝、司命和圣元星君一起向外走去。阿月临走前看了看灵儿有些灰暗的神灯,心里默默念了一句,“灵儿,你等着,我马上就来冥界,你一定会没事的!”

    一路上,驾云的众人都很沉默,清樱屡次想问阿月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担心阿月并不是很清楚,毕竟此前请冥王假扮成灵儿进入天牢诱蛇出洞,阿月也并不知情。因为知道那地煞的眼线极为狡猾,所以大家一致决定瞒着阿月,只为了让这出戏演得更逼真。可是,如今冥王到底是怎么了?他不是应该被那眼线劫走了么?为什么他的神灯树出了问题?难道他假扮的月灵儿受伤了?清樱心里各种思量,却猜不出原因。

    进了书房,天帝当即结了结界。待众人坐下,他掐了个决,书架上的一个暗格自动打开,观像镜飞了出来。天帝手一拂,观像镜上人影绰绰,之前转轮王来天界求助的情景出现在镜面上。

    “灵儿重伤,冥王神魂弥散?”清樱的脸一下就白了。

    “仙尊,我们马上去冥界吧!”阿月看着清樱,眼里充满了内疚,“说起来这事都怪我,当初我和菡萏去冥界寻灵儿就已经知道冥王曾在创世之神面前立下重誓的事情,可是,那日神魔大战,我一门心思都纠结于灵儿的异常,事后又只想着她的真假,对于冥王离开冥界出现在天界并未在意。如果我当时就能想起这事,也许仙尊和冥王一起施药,护住冥王的魂体,冥王的魂体也不至于消散得这么快。”

    “事到如今说这些已经没用了,我们马上去冥界看看吧。”此时的清樱哪里还坐得下去,她当即站起身来,甚至都没有给天帝道别,一拂衣袖破了天帝的结界,直接向外走去。原来,冥王为了灵儿竟可以做到这样的牺牲,而自己以为天衣无缝的计策早就被地煞看出了破绽,直接加剧了冥王的神魂消弭。一想到这些,清樱的心里就难受得好像被人拿刀狠狠剜了一刀一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