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阿月成尊君

    如今清樱隐匿了映雪阁,唯有阿月才能与她取得联系。可阿月这些天就像蒸发了一样,根本不知道去了哪里。就连“灵儿”被沅芷劫走,他都没有显身。可见事发当时阿月并不在月夕阁,难不成他前些日子去探监,被那冥王假扮的灵儿所刺激了,伤心之余躲了起来?

    “陛下,阿月很有可能是寻了个什么地方修炼提升去了。”司命脑子转得很快。

    “朕也有这样的考虑,此前朕陪他回月夕阁的时候便已经发现,他对自己的修为很不满意,大有苦练之势。加之清樱对他的剑术予以了指点,他一定是躲着修炼去了。可是,如今情况紧急,要如何才能寻到他呢?”天帝有些悲哀,自己永远都不是清樱在意的人,她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给自己一点特殊,当她和映雪阁一起隐匿的时候,即使自己有急事,也一样联系不上她。

    清樱,若你知道冥王即将魂飞魄散,你会如何?如今,联系不上你我心里着急,因为等不起的是冥王,是你心里多年来一直放不下的冥王。我只怕万一耽误了,你会更加怨我。天帝心底幽幽一叹,说不清是什么感受。

    “想必阿月此时应该在天界最边缘的地方,例如大奥山、水汐岭、茻昆顶一类的地方。这几个地方位置偏僻,又长着灵果,适宜修炼,而且终究是天界的范围,他若前去修炼也没有违反陛下所下的不得擅自离开天界的圣旨。何况,如今的阿月心情不佳,独自待在这样的地方修炼也符合他一贯清冷的性格。”圣元星君眼珠一转,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圣元老儿所说有理。如果阿月不是去了这几个偏僻的地方,那他肯定早就知道‘月灵儿’被劫走的事情,早就跑来找陛下了。”司命点点头,看着天帝,“陛下,我和圣元这就去找阿月,争取早点联系上清樱仙尊。”

    “好,你们去吧!”天帝点点头,看着两人匆忙离去。

    独坐在书房里,天帝有些心绪难平。如果说以前他对冥王颇有微词,如今的天帝对冥王的看法却早已有了改观。现在听闻冥王即将魂飞魄散,他的心里无比悲凉。是的,为着冥王这样的选择,天帝无比悲凉。

    岂不说冥王与自己同宗同源,有着一层特殊的关系。就说冥王在关键时刻不计前嫌,无私地给予天界、给予自己帮助,这就已经让天帝心存感激。虽然冥王做这些事说起来是因为灵儿,可是,天帝很清楚,以冥王的本事,既然他已经为了灵儿破了自己的誓言、出了冥界,那么他不与天界合作,迟早也能将地煞抓住。冥王不但没有计较天界对灵儿所做的一切,反而积极配合天帝和清樱的计策,甚至不惜化身灵儿被关进天牢,以自己做诱饵去与地煞对决,以至在神魂消弭、内力减退之际身受重伤,加速了魂飞魄散。这样的冥王,义薄云天,情义无价,让人敬佩,也让人扼腕!此等做法,天帝有愧!天界也有愧!这份情谊,该拿什么来偿还?!

    天帝想到自己当日去天牢的时候,化身灵儿的冥王曾用内力传音给他,告诉天帝千万不要误会,自己心里从来都只把清樱当朋友,当初在冥界所说的那些话不过是为了要天帝想清楚,如果做不到对清樱全心全意,那就不如放手祝福。冥王告诉天帝,清樱对天帝其实有情,她只是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冥王还说,如果天帝要想赢得清樱,就一定要让清樱明白,当初的错过是种遗憾,但这遗憾绝对不是不可弥补的。天后终将成为过去,并不能成为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障碍。

    就在几日前,天后和紫莹送凤灵果到书房来,天帝只咬了一口便觉得那果子不对,可为了不打草惊蛇,他还是不动声色地将果子吃完了。待天后离开后,联系不上清樱的天帝隐了身形和气息去天牢找冥王求助。

    冥王当即就发现这凤灵果里被下了药,而那药足以让天帝的内力再度枯竭。冥王当时就大胆地预测,地煞和他的眼线一定要开始行动了。为了把这场戏做足,冥王当时给了天帝解药却没让他立即服用,而是告诉天帝若近日天界有变,天帝只要发现自己的内力真的出现问题才服用,以免惊动了背后的人。

    当时天帝觉得又气又恨,一想到天后竟然再次沦为某人的爪牙,甚至对自己下手,他心里就说不出的郁闷和愤恨。可冥王却劝慰天帝,不要因当初没能看清天后的真实面目而耿耿于怀,其实,正是经历了天后这一出闹剧,才会令天帝和清樱更明白自己在意的到底是谁,也正是经历了这样的一种特殊考验,日后两人才能更加亲密、更加珍惜。

    当时冥王凝视着天帝的双眼,无比真诚地说,“陛下,本王坚信,清樱的幸福只能由你来给予。也只有你,才能让她此生了无遗憾!”那句话,至今回响在天帝耳边,那种震撼,让天帝这个当事人都觉得汗颜。曾经一度将冥王当作情敌,不曾想,冥王从未曾有过与他抢清樱的念头。

    而且直到那时,天帝才明白,当初自己和清樱内力消失的时候,为何冥王会建议两人在服用丹药之后一起打坐修炼。原来从一开初,冥王便已经在暗暗地撮合他们,为他们在一起制造各种机会。亏得自己当初还常常吃冥王的醋,原来人家一直都是坦坦荡荡的君子!如今,这样一个君子,这样一个无私的人就要魂飞魄散,这不但是冥界的损失,也是三界的损失,更是天帝个人的损失。

    其实天帝心里早已承认,冥王在很多方面都比自己优秀,自从得他宽慰和开解之后更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原本想等除掉地煞之后,好好与冥王交往,可如今看来这样的想法已然是一种奢望。这三界中得天帝另眼相看,得天帝尊敬的人不多,冥王算是第一个真正让天帝折服的人。可他竟要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消失,何其壮烈!一想到这一点,天帝心里就极其难过。他恨不得立即联系上清樱,带着清樱去看看冥王。可是,清樱,你到底在哪里?

    而司命和圣元星君出了天帝的书房,立即马不停蹄地赶赴天界的三个边际之所在——大奥山、水汐岭和茻昆顶。他们先后在大奥山和茻昆顶找寻阿月,寻觅无踪后赶往水汐岭却意外遇上天将十二道天雷,两人心下狐疑,连忙依循着天雷打下的方向找去,在一个地下岩洞里发现了刚刚经历天劫的阿月。当他们看到阿月的时候,司命和圣元星君简直不敢相信,阿月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内,竟然连续突破了几级,一跃成为了尊君。

    原来,阿月住在映雪阁养伤的这一个月里,清樱每日用药浴为他调理身子,不但滋养和修复了他受损的心脉和魂体,也使得他的经脉更加强健。而且清樱每日都换用不同的药给阿月浸泡,使得阿月在一个月内吸收不少灵药的精华,其灵力和念力猛增。加之每日几个时辰泡在那药水中不能动弹,阿月在打坐吸收的同时也在调息运气,无意之举也对他的修炼起到了促成作用。

    这些日子,有了清樱的教授,有了天帝的指导,阿月为静心而全身心地投入到修炼中,立誓要自己强大,以后要好好保护灵儿,再不让灵儿跟着自己受苦。也亏得他无意中寻到这样一个灵气十足的洞子,不分昼夜修炼,修为大大突破。

    司命和圣元星君进入那地下岩洞的时候,十二道天雷恰好打完,刚刚历劫的阿月倒在地上十分虚弱,可当他一听到灵儿重伤,冥王昏迷的消息,立即挣扎着站起来与司命和圣元星君一起往回赶。

    “原来当初假扮灵儿的是那邪刀龙牙?而这次关在天牢里的却是冥王?龙牙趁冥王与地煞对决的时候混进了冥界,重伤了灵儿?冥王神魂消散?!”说到这里,阿月脚下的云一滞,抬头看着司命和圣元星君,一脸的内疚,“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当初灵儿给地煞化身狼崽阿弟骗去了幽冥谷,我和菡萏去冥界,冥王正准备亲自出去找灵儿,转轮王他们就在阻拦,当时他们便说过冥王曾在创世之神面前立下重誓,如若踏出冥界半步,便会魂飞魄散!当时冥王出现在天界的时候,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我这一段只想着自己和灵儿的事情,竟忘记了这一茬!”

    说到这里,阿月悔恨地敲着自己的头,“都怪我,如果当时我没有上那龙牙的当,灵儿就不会受那些冤枉,吃那些苦,冥王也就不会违背誓言冲上天界了。如果我能护得了灵儿的周全,冥王何至如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